|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三十三章 煉體

第二百三十三章 煉體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4199

一股火辣的觸感從全身各處傳來,歐陽聽雙浸在這黑色的葯汁之中,苦苦忍受著這藥水傳來的刺痛感。

好像這藥水是用數十種毒蛇的血液和毒液混合而成,而歐陽連城介紹過他的師傅是一位劍法大師,同時對煉體也十分有見解。這蛇蓮體算是他門中一門頂尖的煉體功法,要是修鍊完全,身體的平衡能力會有巨大的加強,算是玄階煉體功法中作用極大的了。

煉體功法不似武技秘術,普通人開始接觸煉體功法的話,大多都是從黃階開始起步,就算你有玄階煉體功法的秘籍,卻也沒那身體強度能直接修鍊。

而當初的歐陽連城不一樣,他天生神力天賦異稟,所以一開始就可以修鍊玄階的蛇蓮體。而歐陽聽雙算是在天刀系統好幾枚煉體丹藥的幫助下,也跳過了黃階煉體功法這一步,開始直接從蛇蓮體開始練起。

雖說他的力氣比不上當初的歐陽連城,但身體強度還算馬馬虎虎,歐陽連城說過他一開始接觸蛇蓮體就達到了第六層的地步,他卻是拍馬也趕不上了。

「老頭子說的什麼鬼,這是一點點疼痛嗎?也太難熬了吧。」歐陽聽雙在葯池中皺著眉頭,幾次入定都以失敗告終,他除了要忍受身體傳來的刺痛,這葯汁的味道也十分難聞,吸入鼻腔有種辛辣感,第一天進行葯浴的時候他可沒忍受過來。

「四少爺,水來了。」屋外走來兩名頗有姿色的侍女,低聲對著歐陽聽雙說了一聲,就把一桶熱水加入了歐陽聽雙所在的木桶之中。

這墨綠色葯汁一接觸到熱水就傳來一陣絲絲的響聲,最表面竟然冒起了白煙,而那兩名侍女似乎也知道厲害,對著歐陽聽雙說了一聲也就急忙退下了。

歐陽聽雙整個腦袋被這白煙籠罩,只覺臉上都傳來火辣辣的刺痛感,眼角的青筋跳了跳,想當初第一天進行葯浴的時候,他可是被歐陽連城壓著在木桶里葯浴完一個周期的。

「這也太難熬了,老頭子的藥方是不是出錯了,他不會把他第六層蛇蓮體用的藥水給我用上了吧?」歐陽聽雙心中不確定的想著,吸了一口氣再次嘗試入定起來。

「太難了……我不如服下一枚元體丹,看看效果怎麼樣?」歐陽聽雙心中一動,這清心護體丹他在化氣池中用了不少,手上卻是沒多少了,而且這丹藥五百點券才能買下一枚,他可不想就這樣用掉,心中一動卻是想起這稍差一籌的元體丹來。

「反正因為之前的簽到禮包,這東西我還有六百多枚,現在就拿一枚來用用吧。」歐陽聽雙心中想著,立即就點開了一枚元體丹。

不論是元體丹還是清心護體丹,就算是最差的速修丹,都能對身體進行一定的調節。果不其然,服下元體丹之後歐陽聽雙立馬覺得身體好受上不少,就連體外的那些葯汁都覺得有些親切起來。

感到自己的身體再不由自主的吸收藥水中的藥力,歐陽聽雙鬆了口氣。當初歐陽連城跟他說過他只用兩個時辰便可把藥水中的藥力吸收乾淨,歐陽聽雙一開始還傻傻的信了。

他卻是忘了自己和歐陽連城的區別,歐陽連城天賦異稟吸收起這藥力來自然十分快速,而以他的資質,第一次修鍊花了四個多時辰也不見得將藥水中的藥力吸收完全了。

歐陽聽雙還清楚的記著歐陽連城當時怪異的臉色,只聽當時他問道:「你這小子不是說能在地氣洞里修鍊三個半時辰嗎?怎麼這麼沒用,該不會是騙我的吧?」

「我哪裡有騙你,這什麼破藥水,快把我痛死了。」歐陽聽雙說著,就想從木桶中站起來,歐陽連城一手就把他牢牢的按了回去。

「臭小子給我老老實實呆在裡面,這藥水可不便宜,這麼一份平攤下來也要兩萬多金票吧,不許給我浪費。」歐陽連城說著,用力的一拍歐陽聽雙的後腦勺,道:「要是被我發現你敢擅自走出來,有你受的,給我老實點。」

想到這裡歐陽聽雙就有些頭疼,此刻服下元體丹之後,只覺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似乎忽然變得有了靈性,開始主動的吸收起周圍藥水中的藥力起來,倒是和之前在葯閣修鍊的時候差不多。

因為修為的緣故,這些日子裡他只需兩個多時辰就能將葯閣中藥水的藥力吸收乾淨了,也沒再想過要再次同時服用元體丹之類的丹藥,沒想到之前就忘了有這出。

「呼」歐陽聽雙鬆了口氣,這回終於如願的入定下來,而門外的侍女則依舊在不停的給他倒著熱水。

…………

宓甯屋中,歐陽連城依舊在此討好的跟宓甯說著話,兩人正說著,歐陽連城臉上浮現一抹奇怪之色,卻是轉過頭看向了門口處。

一名侍女十分慌張的跑了過來說道:「連城老爺,夫人,你們快去看看四少爺吧,不知道怎麼回事少爺在木桶里一動不動,而且少爺身上…身上好像有什麼別的東西……」

「什麼?有什麼東西?」宓甯臉色一變,急忙站起身來問道。

「我也不知道,老爺夫人你們快去看看吧。」侍女搖了搖頭,宓甯轉頭對著歐陽連城問道:「這是怎麼回事?你給的藥方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不可能,師傅當年說過,這些蛇毒蛇血混合之後只有微微的一絲毒性,就連普通人都毒不倒,怎麼可能傷到雙兒。」歐陽連城雖然有些詫異,但還是搖頭說道。

「我不管,要是雙兒出了什麼意外,我…我也不活了。」宓甯慌張的說道,說著,兩人早就已經走出房間往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