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二十九章 對練

第二百二十九章 對練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739

半個月之後,歐陽家秘境之中,化氣池前的石門緩緩打開,披頭散髮的歐陽聽雙也一臉疲憊的從裡面走了出來。

「聽雙,在裡面修鍊的怎麼樣啊?」那位一臉老態的老人和藹的笑著問道。

「還可以吧。」歐陽聽雙仔細算了算,四個月一共修鍊了將近三千萬經驗,算來一天就能激發一次九轉增氣丹的藥力。

「倒是這四個月竟然用了二十三枚九轉增氣丹,一下子就少了十二萬點券。」歐陽聽雙心中想著,因為一直靠著靈氣和九轉增氣丹修鍊,途中遇上的小瓶頸根本就沒給他造成困難,直接就突破了,想來有了這次在化氣池中的修鍊,下一個瓶頸也不會是難事。

「既然是這樣,那你就趕快回去吧,你娘四個月沒見你應該著急了吧,還有你爹也已經出關了。」老人笑著擺了擺手,說道。

「我爹出關了?他還在凌龍府嗎?」

「放心吧,他半個月前才突破的宗武之境,不管怎麼說也應該呆在凌龍府中鞏固修為。」老人點了點頭,歐陽聽雙聞言也立即就托著手裡的大缸往外走了。

老人有些受不住的擺了擺手,笑著罵道:「怎麼這麼大味,這孩子真是。」

凌龍府大殿之上,歐陽裔轉身見披頭散髮的歐陽聽雙疾步走來,急忙揮手讓底下的執事從他手上接過大缸,一邊問道:「聽雙,在裡面修鍊的怎麼樣?」

「就那樣吧,還是沒能修鍊到通境巔峰。」歐陽聽雙搖了搖頭,算來他在上通境還有一半的路要走。

「修鍊了半天也才修鍊出一半的經驗,這上通境怎麼就這麼難呢。」心裡有些無奈的想著,跟歐陽裔說了兩句就急忙往外走去了。

在化氣池中呆了四個月,出來第一件事自然是去宓甯屋內去見宓甯了,歐陽聽雙一路小跑,雖然他四個月沒有清理過身體,但好在在化氣池內也沒什麼灰塵泥土,加上他身體耐熱也不出汗,四個月過去了也就頭髮和鬍鬚茂盛了些。

歐陽連城和宓甯此刻正在屋內閑聊,突然歐陽連城臉色一動,伸手對著一旁屋角的流金刀一揮手,暗金色的寶刀就呼嘯旋轉著往外飛去了。

「你小心傷了雙兒。」宓甯一愣,之後立即責怪的說道。

「放心吧,這小子沒這麼弱,我已經感應到了他體內那洶湧的真氣了。」歐陽連城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絲興奮之色,繼續往屋外走去。

宓甯看著歐陽連城的背影,也急忙站起身來追了出去。

屋外,歐陽聽雙正疾步往宓甯屋中走去,冷不防有一柄刀晃悠悠的從屋中飛出,嚇得他立刻出了一身冷汗。

體內真氣運轉,急忙將正對著自己飛來的長刀接下,熟悉的觸感傳來,這不是自己的流金刀嗎?

往前看了看宓甯的屋子,硬生生把嘴裡要罵人的人憋了回去,能在這個地方把流金刀丟出來的,也只有老頭子了。

「爹,你說你玩什麼不好乾嘛非要把刀扔出來,要是我沒接到怎麼辦?」歐陽聽雙不無抱怨的說道。

「臭小子你都什麼修為了,接個刀都這麼囉嗦,要是你連這點警覺都做不到,那以後還是老老實實的呆在家裡吧。」歐陽連城哈哈大笑,不留情面的說道。

「在家裡哪裡會警覺這種東西,還是在我剛剛從化氣池出來的時候。」歐陽聽雙小聲的嘟囔了一句,剛才那一刀卻是真的把他嚇到了。

「你說的什麼屁話,難道在凌龍府內就是安全的嗎?要是有人想要偷襲或者暗殺你呢?這點警覺都沒有,小心日後吃大虧把命給丟了。」歐陽連城罵了一句,之後對著歐陽聽雙揮了揮手,道:「好了,這次聽說你在天峰山上拿到了第七的成績,還被人稱為西部七大年輕高手,你爹我今天就好好試試你這小子的實力。」

「爹,我這才剛從化氣池裡出來,你就饒了我吧。」歐陽聽雙無奈的把刀扛在肩上,不耐煩的說道。

「你說什麼?聽你的還是聽我的?現在立馬就攻來!」歐陽連城又呵斥了一句,之後四處看了看,似乎想到了什麼,繼續說道:「突然忘了既然讓你這小子展開手腳,這地方就有些小了,這樣,我們去練武堂。」

「爹,我真的不想打,改天再去吧。」歐陽聽雙搖著頭,看著從屋內走來的宓甯,急忙對著她說道:「娘,你勸勸我爹,我在化氣池裡修鍊四個月,現在可累死了。」

「甯兒,你少聽雙兒胡說,在化氣池裡修鍊最多就是悶了點,在靈氣浸泡之下哪裡還會累?臭小子今天你是不去也得去。」歐陽連城搶在宓甯出口前說道,之後怒哼一聲,身形不知如何就立即閃到了歐陽聽雙身前。

歐陽聽雙本就矮了歐陽連城一頭,此刻歐陽連城伸手用力一提,歐陽聽雙就被歐陽連城拎著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宓甯見此心中自然大急,也急忙邁步往練武堂走去。

練武堂中,一處無人的擂台之上,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歐陽連城兩父子的身影,此刻只聽歐陽連城說道:「臭小子身上怎麼一股子怪味,好了,我們快打完,之後就回去洗澡去。」

「你也知道我要洗澡。」歐陽聽雙不忿的說道,鬆了松筋骨,一邊說道:「爹,你明知道我打不贏你,還比什麼?」

「廢話,你這小子要能打贏我那還得了?現在只是試試你的修為到底到了什麼地步。」歐陽連城輕輕哼了一聲,對著一旁招了招手,一柄鐵劍就飛了過來。

「咦,這是控氣武技吧?這些日子來我倒是忘了蝠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