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二十章 化氣池

第二百二十章 化氣池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867

「二祖,你看看這紙上寫的就知道了。」歐陽裔張了張口,感覺和老人解釋不清,還是將信紙遞了過去。

老人皺著眉頭接過,仔細看了看,眉頭瞬間往上移了移,驚奇的說道:「這孩子有這實力?不是說四大家族的人都修鍊至通境巔峰了嗎?」

「是啊,不過之前成弟就寫信來說聽雙實力不俗,在三十二強比試的時候遇見鐵虎都能不落下風,之後能和那些人打成平手也不是什麼稀罕事。」歐陽裔說著,又從懷中取出一封密信出來,遞給了老人。

「原來是這樣……」老人遲疑了一陣,回頭看了看緊閉的石門,想到:「到底要不要告訴連城呢?」

「二祖,你說告訴連城之後會不會影響到他?可是我就怕不說連城心裡又記掛著。」歐陽裔有些兩難的說道。

「其實連城真正閉關還沒多久,不如等等送飯的時候順便把信交給他?」老人想了想,點了點頭,就對著歐陽裔說道:「那就這樣吧,這信我先留著了,老人家怕解釋不清楚,讓連城親自看了,他也能知道的清楚些。」

「是,那我就先上去了。」歐陽裔點了點頭,也就轉身往地面上走去。老人在石洞前忽然嘆了口氣,又仔細把信看了一遍,心中卻是有些複雜起來。

…………

合歡宗內,天月看著手中的密信,眉頭一挑,一邊將紙遞給一旁的水月,一邊說道:「沒想到歐陽聽雙這幾年實力增長的這麼快,現在已經成為西部年輕一輩七大高手了。」

「什麼時候通境巔峰這麼不值錢了,這一屆天峰山比武竟然冒出來六個。」水月在一旁有些詫異的說道:「不過這歐陽聽雙到底有什麼本事,竟然能憑著上通境的修為接連和四名通境巔峰的弟子打平手?」

「這我也無從知曉,不過這次比武比到最後到最後竟然分不出勝負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天月冷笑一聲,說道:「我看是四大家族的那些人怕了吧,這次吹噓了這麼久,竟然只弄出個按年齡排名,真是可笑。」

「宗主是說這次四大世家已經暗中協商好,故意不分出勝負的?」

「可能吧。」天月搖了搖頭,繼續說道:「好了,我們也別去想這些事了,火月在天峰鎮沒有找到採礦的東西,她現在打算從歐陽家入手,不過錢不夠,你帶著五十萬兩金子去靈雲城一趟。」

「是,不過我們這麼做是不是有點浪費,花這麼多錢買下工具,還不如直接和歐陽家他們合作賺得更多。」

「鼠目寸光,那日後要是再發現別的礦洞怎麼辦?不論怎麼說,這工具我們是該貯備一點了。」天月擺了擺手,取出了一沓金票給水月,並吩咐道:「不過這件事也不急,記好了,要是歐陽家出的價錢太高,也不用著急買下來,這五十萬兩是現在宗內不多的閑錢了。」

「是,那我現在就動身。」水月點了點頭,接了金票之後立即往外走去。天月見她走遠,心中暗道:「也不知瓏兒她們修鍊的怎麼樣了,真沒想到歐陽聽雙那小子能和西大家族的人打平手,想來論實力他已經超過瓏兒和白月了。」想著,天月也邁開步子,往合歡殿另一端走去。

幾天之後,凌龍府中,歐陽成一行人終於在天黑之前趕了回來。歐陽聽雙看了看天色,跟來迎接的歐陽裔說了一聲,就直接往宓甯屋子走去了。

這一次出府一月有餘,想來宓甯又該擔心自己了。想著這個,歐陽聽雙卻是又開始頭疼自己上通境修鍊的事來。

如今經驗不過積聚了將近兩千萬,當初風舞給的最後兩瓶華精丹也已經全部服下。加上天刀系統的商城之中也不見有新的丹藥出售,他是真的不知道餘下的經驗要從哪裡拿到。

「不會真的要讓我慢慢在府內修鍊吧,要是那樣的話,不就被歐陽郡說中了?」歐陽聽雙心中一愣,「本來修為就差了一籌,再慢慢修鍊的話那真的要被人甩開了……上通境一共有三個小瓶頸,想來第一個瓶頸我能靠著九轉增氣丹直接跨過。」

心中默默想著,歐陽聽雙已經走進了屋中,只見宓甯欣喜的說道:「雙兒,你回來了。」

歐陽聽雙點點頭,見宓甯已經走來,臉上也露出了笑容,只聽她問道:「這次你拿到了第七?快好哈跟娘說說天峰山上的事,你是怎麼和那些通境巔峰弟子打成平手的?」

「也沒什麼,不過我這第七名來的有水分。」歐陽聽雙無奈的搖了搖頭,就坐下慢慢的把事情說上了一遍。

天峰山上的事本就不多,將打鬥的事情略去,說完之後剛好侍女已經把飯菜端了上來。

「你爹去閉關去了,想來他出來之後聽到你的事,一定會好好獎勵你的。而且你成叔有跟你說過關於族內獎勵的事嗎?想來歐陽家不會虧待你的吧。」

「成叔說了,應該會讓我去化氣池修鍊幾個月。」歐陽聽雙咽下嘴裡的飯菜,心中一動,想到:「也不知這化氣池能給我帶來多少經驗,不過當初的地氣洞每天就有上萬的經驗,化氣池應該也不會差吧?」

「化氣池可是好地方,不過你爹上回跟我說過,似乎當初歐陽敵進去過之後化氣池裡的靈氣已經不多了,這回難道已經積蓄完了?」

「我也不知道,應該弄好了吧。」歐陽聽雙搖了搖頭,這種事情他根本就不曾知道,化氣池這個名字也是當初聽宓甯說的。

「這樣的話應該是弄好了吧。」宓甯喃喃的說了一句,想了想說道:「好了,今天你也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