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一十七章 平局

第二百一十七章 平局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656

「天象護體刀!」歐陽聽雙心中默念,立即用反手拿過流金刀,用右臂緊緊貼上刀身,之後一股股早已凝聚完成的麒麟真火立即從手臂處溢出,全部打入流金刀之中。

只見流金刀上立即出現一道赤紅色的氣盾,以流金刀為中心往歐陽聽雙身上流去。此刻流金刀忽然變成了一個噴涌的泉眼,不停的將真氣從刀身向外釋放而出,此刻的赤紅色火焰卻是像流水一般不停的在歐陽聽雙身邊流動著。

「速度好快,他果然早有準備嗎?」司徒炎心中一動,自己施展地蓮劍不過用了一息的時間,而歐陽聽雙反應也這麼快,那就只有這一個解釋了。

暗紅色的劍尖還未觸碰到流金刀,司徒炎就感到一股莫大的阻力,前進之勢立即慢了下來。

「好獨特的招式,這似乎就是當初打敗清風的那一招。」司徒炎心中一動,卻是想起當初的情報中有提到過這一招。

歐陽聽雙用盡全力控制著麒麟真火,此刻司徒炎前進之勢越來越慢,只見他忽然用左臂壓住自己的右手胳膊,之後低低吼了一聲。

隨著司徒炎的動作,只見那無色蓮花「啪」的一聲,猛地合攏起來,恰恰將暗紅色劍身全部包裹住,之後司徒炎前進之勢猛增。歐陽聽雙心中一動,稍稍偏移了一步,用流金刀中心刀身迎上了司徒炎的劍尖。

身子一震,歐陽聽雙只覺刀身上傳來一股巨力,不過如今他全身都做好了準備,此刻不過稍稍向後滑行了幾步,就穩穩的將這招給接來下來。

麒麟真火溢出的速度陡然加快了幾分,面前的司徒炎見歐陽聽雙將地蓮劍擋了下來,暗道不好,不知為何司徒炎陡然發覺自己附著在劍身上的地火真氣慢慢消散了幾分。

知道肯定是歐陽聽雙所為,司徒炎立即就想將長劍抽離,不料此刻歐陽聽雙的刀上傳來一股吸力,竟然牢牢的將他的劍給吸附在刀身上。

「不好!」司徒炎心中一驚,顧不得其他,急忙運轉真氣將長劍抽離。歐陽聽雙見此也不再運轉天象護體刀的吸附之力,猛地加快了周身麒麟真火的流動速度,將其全部收復迴流金刀刀柄處。

「好小子,這一招攻守兼備,這一下那小子卻是大佔上風了。」天妖笑著搖了搖頭,道。

而不遠處的寒伯也感嘆似的說道:「歐陽聽雙看來早就發覺了不對,沒想到他竟然會將計就計,和司徒炎玩起這種把戲來。」

「這一刀能打敗司徒炎嗎?」風舞臉上一動,問道。

「這我也不知道,看他這一刀的威力吧?不過這刀施展起來也太慢了吧,司徒炎都已經退了一丈多遠了。」寒伯有些詫異的搖了搖頭,風舞卻是想起了當初和司徒家的人一起去歐陽家拜訪的事。

說時遲那時快,隨著真氣全部收回,歐陽聽雙順著真會往後一個轉身,凝聚完全的天象刀猛地就打了出來。

只見流金刀上赤紅色火芒大作,更像是發亮起來,一道有三四丈高的刀芒猛地從流金刀刀身上躍出,隨著流金刀往下一劈,立即就打向了正在後退的司徒炎。

「地石蓮結!」

司徒炎此刻只覺天上一暗,抬頭看一道巨大的刀氣斬來,自知不妙,立即大吼一聲,直接用出了還從未在眾人面前施展過的絕技。

只見司徒炎瞬間將長劍鬆開,雙手處多了兩團小小的火蓮迎上了天象刀所化的刀氣。刀氣下落之勢陡然一緩,不過依舊慢慢的往司徒炎臉上逼去,但此刻司徒炎周身的真氣越來越凝厚,漸漸的在他腳下出現了一朵巨大的蓮花。

另一邊,歐陽聽雙見司徒炎儘力抵抗,自然用再次運轉麒麟真火,而司徒炎見刀氣逼來,慢慢的彎下了腰,此刻台下的司徒家眾人卻都為司徒炎緊張了起來。

見刀氣離自己越來越近,最後都到自己眼前,司徒炎雖然被這刀氣的高溫逼得有些睜不開眼,但臉上卻絲毫沒有異色。腳下的巨大蓮花此刻也凝聚完成了,司徒炎閉上的雙眼猛然睜開,而那朵綻放的蓮花此刻也猛然向上合攏。

司徒炎似乎也因此得到了莫大的助力,怒吼一聲竟然把歐陽聽雙的天象刀氣整個破碎開來。歐陽聽雙見況不慌不忙,再次揮刀施展一招波殺斬,打出一道刀氣之後立即就探身朝著司徒炎襲去。

司徒炎重新拿回長劍,剛剛把刀氣打散,之後急忙舉劍,扛下了歐陽聽雙襲來的一刀。

「聽雙兄好手段,在下佩服。」司徒炎臉上絲毫沒有惱怒之色,笑了笑竟然不顧相交的刀劍,主動出掌打向歐陽聽雙。

歐陽聽雙見此也只好伸手和司徒炎對上了一掌,只覺司徒炎手中的真氣詭異,弄得他手上有些發癢。而司徒炎則覺著手上傳來一陣高溫,他都差點忍不住要提前將手縮回來了。

「這歐陽聽雙的真氣溫度怎麼這麼高,好歹我修鍊的也是火屬性真氣啊。」司徒炎心中詫異的想著,一邊運轉體內的地火真氣,卻是想要和歐陽聽雙比拼真氣起來。

這一對掌就是十幾個呼吸,歐陽聽雙臉上汗水低落,卻是知曉了司徒炎的想法,心中暗道不好。

就算剛剛兩人對招司徒炎真氣損耗的比他多上一些,但司徒炎的修為擺在那裡,自己是不可能在這上面佔到上風的。

「赤龍勁。」心中一動,歐陽聽雙立即就運轉起赤龍勁的運氣法門來,而對面的司徒炎只覺歐陽聽雙掌中真氣沒有後續,被自己的地火真氣慢慢往歐陽聽雙手中經脈逼去。

「他真氣不足了,不可能這麼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