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一十六章 藏火

第二百一十六章 藏火 (1/3)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4222

「聽雙兄,久聞大名,今日就討教了。」司徒炎穿著一身寬鬆的布衣,面容十分穩重,有點少年老成的味道。

「哪裡,既然是比武那大家就各施所長吧。」歐陽聽雙拱手回禮,淡淡的說道。

只見司徒炎用的是一柄暗紅色的長劍,恐怕這劍是火屬性的寶器,歐陽聽雙心中一動,這次的特殊任務獎勵是拿不到了,也不知自己的九荒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兌換出來。流金刀雖然是中等寶器,但屬性和自己不符,每每用起來還沒有之前的金銀刃來的順手。

心中想著,手上卻不慢,好整以暇的擺好一個架勢。此刻司徒炎忽然一笑,打出一道透明的掌風出來。

「他想跟我比拼真氣的強弱?不對,他是想試試我的麒麟真火……」歐陽聽雙心中一動,司徒炎的地火真氣近乎無色,要不是真氣之中有幾縷墨綠色的線條,還真的和歐陽家的無形劍氣差不多。

司徒家本就是玩火的高手,想來知道了歐陽聽雙的火屬性真氣之後,試探的心思必定是有的。此刻正好司徒炎遇上了歐陽聽雙,司徒家的用意可想而知。只見這地火所過之處周圍空氣略微扭曲了一番,歐陽聽雙看了看,自己的麒麟真火的高溫能把這空氣扭曲的更加嚴重,想來只論溫度的話自己的麒麟真火要勝過太多。

「修為不如你,更不會無聊到跟你玩這種把戲。」歐陽聽雙心中冷笑一聲,司徒家是四大家族之一,自然極為看重自家所傳承的地火真氣。若是真的跟他對上這一掌,後面還不得煩死。

司徒炎只見歐陽聽雙身子一閃,直接就躲過了自己打出的那道掌風,直直的往自己襲來。見歐陽聽雙沒有按照自己的想來,司徒炎也只好苦笑著搖了搖頭,看來歐陽聽雙不似那些愣頭青,遇上些挑釁就硬著頭皮非要比出個高低。

「這麼一來是麻煩了……」長劍一伸,在見識過歐陽聽雙和鐵虎的比斗之後,司徒炎自然不會坐等歐陽聽雙攻來,已然打算要和歐陽聽雙正面比劃比劃。

暗紅色長劍突然往前一刺,卻是司徒炎不知何時移動到了歐陽聽雙身側,這一劍來勢洶洶,速度倒是極快。

歐陽聽雙練的本就是快刀,見此絲毫沒有慌亂,流金刀微微一動,立即就用刀背擋住了劍尖。

刀身上赤紅色烈焰猛地燃起,司徒炎眯了眯眼睛,這火焰真氣的確溫度奇高,比自家的地火真氣根本就不再一個等階上。

「看來這真氣的特性就是爆裂以及高溫了,也不知還有沒有什麼其他特殊的地方。」司徒炎一邊跟歐陽聽雙比試著,卻是更關心歐陽聽雙的火焰真氣,這卻也是司徒家兩位長老交代給他的任務。

歐陽聽雙見司徒炎牢牢纏著他的,心中卻也是知道原因。「想要了解我的真氣,沒那麼容易,你想慢慢打的話,那我偏要強攻。」

心中想定,今日卻也不似前天和鐵虎的比試,今天歐陽聽雙心中沒了擔子,打起來也更加放的開手腳。特別是幾招過後見司徒炎只顧著防守,打的更加肆無忌憚起來。

「這小子倒是挺會得寸進尺的,我看那司徒炎快要忍不下去了。」天妖嘴角露出一絲笑容,見歐陽聽雙不管不顧的硬頂著司徒炎的反攻猛攻了幾招,倒是逼得司徒炎一陣手忙腳亂。

「司徒家的司徒炎是想要親身試試歐陽聽雙真氣的威力吧,看他招式雖然都在進攻,但大多都有迴轉的空間,卻是想要讓歐陽聽雙施展真氣攻來,然後自己再揮劍擋住。」凶厲男子在天妖一旁說道。

「不錯,不過司徒炎卻又不想因此失了先機,畢竟雖然歐陽聽雙修為差了一點,但還是能威脅到他的。可惜歐陽聽雙個性太虎,見此竟然直接揮刀猛砍,這下司徒炎就受不了了。」天妖笑著搖了搖頭,在他脖子上流鳳依舊騎在上面,不過她此刻正聚精會神的看著歐陽聽雙比斗,根本就沒空理天妖說的話。

「不過這小子應該是修鍊了煉體功法,不然身體哪會這麼強悍。」天妖摸了摸下巴,遲疑的說道:「既修鍊刀法,也修鍊肉身?這手段怎麼這麼像萬獸宗……」

「大人多慮了,我聽說歐陽連城大小就天賦異稟,力大無窮。這歐陽聽雙或許也只是遺傳了他父親的天賦,頗有些力氣罷了。」凶厲男子在一旁說道。

「不會,是不是天賦我最清楚。這小子全身筋肉以及骨骼……一看就不是先天得來的,絕對是後天修鍊造就的。」天妖搖了搖頭,道:「不過雖然他的確有修習過煉體功法,可我又看不出其中的門道。他肉身在同輩之中算是強悍了,不過煉體功法大多都會有幾種特殊的地方,這小子看上去只是肉身強悍,莫非他修鍊的是黃階的功法?」

「這……煉體功法在大陸上廣為流傳,像歐陽家這種家族,再不濟也應該有幾本玄階功法的。」凶厲男子有些摸不著頭腦的說道。

「是啊,所以我也弄不清楚了……」

「接我這招。」司徒炎見歐陽聽雙刀勢越來越猛烈,也不著急,慢慢的積蓄真氣,之後立即將歐陽聽雙的刀彈開,持劍反身攻去。

歐陽聽雙見司徒炎攻來,也沒多管什麼,如常的施展出驚風刀法,畢竟鬼脈刀法不善於正面應敵,偶爾施展還有效果,一直用奇招卻是很有可能被司徒炎抓到機會。

「咦?」遠處的天妖嘴角一咧,卻是最快發現了司徒炎的異常。「看不出來這小子倒是挺陰的,也不知道歐陽聽雙發現沒有?」

「大人,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