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一十四章 八強

第二百一十四章 八強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422

「阿爹,你快看聽雙哥哥又要上場了。」流鳳此刻突然用手拍了拍天妖的腦袋,天妖只好無奈的說道:「好,我知道了。」

「這次哥哥怎麼和一個裹著圍巾的人打?那個人怎麼和狐姨的裝扮這麼像?」流鳳有些詫異的問道。

「那是沙火宗的人,這個門派勢力可不小。「天妖一邊對流鳳解釋著,眼神一轉,此刻歐陽聽雙一上台就立即動起了手。

沒有多說那些廢話,歐陽聽雙立即就用鬼蹤步近身,看著面前骨瘦伶仃頭上纏著褐色頭巾的狂沙,歐陽聽雙絲毫沒有異色,一刀刀平穩的砍出,立即就佔據了上風。

狂沙眼中閃過一絲掙扎之色,不過沙火宗的刀法本就適合偷襲刺殺,正面對上其他修士勝算本就不大,何況還是面前的歐陽聽雙。

「閣下刀法精妙,在下領教了。」狂沙猛地退後了幾步,對著歐陽聽雙拱了拱,自知沒有機會獲勝,沒打兩招就直接認輸了。

「不錯,類似這種刀法最忌諱的就是被人摸清了路數,那個狂沙認輸的也算明智。」天妖見狂沙跳下石台,不由得點了點頭。

歐陽聽雙負手提著刀,立即走下台去,身後傳來裁判淡淡的聲音,宣布他晉級八強。歐陽成一臉喜色的看他走近,一邊說道:「好,這樣一來你就穩進前十了,算來族長的要求你已經達到了。」

「族長只是要我擠入前十?」歐陽聽雙詫異的問道,這也太容易了吧。

「你以為前十很簡單嗎?要不是你的刀法和強橫的身體,哪有這麼容易就贏下比試,這一屆光是上通境的弟子可就有十人啊。」歐陽成有些感嘆的搖了搖頭,要知道上一屆奪冠的程武當時也就中通境的修為。

「看來下一場比武就要動真格的了,也好,再讓我好好比過一場。」歐陽聽雙扛起流金刀,心中卻是有些憋屈,卻是因為風舞的事。

「八強的比賽各自最少都要比試兩場,要是輸了一場的話,還要多比上一場。你現在一次都沒有輸過,那恐怕一共要比上四場。」歐陽成算了算,有些頭疼的說道。

「這麼可能,要真是那樣我寧願棄權。」歐陽聽雙擺了擺手,心中打定主意最多儘力比上兩場,再多的話自己恐怕真的要吃不消了。

「再看看吧。」歐陽成雖然對歐陽聽雙消極的態度十分不滿,但四場比試的確有些強人所難,何況歐陽聽雙的修為不佔優勢。

下午陸陸續續的有好幾名通境巔峰的修士比試,歐陽聽雙是沒什麼興趣,而其他人則看得津津有味。

是夜,歐陽聽雙回到屋中,只見風舞果然匆匆走來,對著歐陽聽雙說道:「聽雙哥哥果然信守諾言,我在這兒就先謝過哥哥了。」

「你倒是算計的不錯,我還是著道了。」歐陽聽雙心中不悅,嘴上冷冷的說道。

「哥哥你在說什麼呢?人家怎麼會算計你呢?」風舞一臉疑惑的說道,歐陽聽雙見此冷笑一聲,卻也怪罪不了她。

「這是當初答應哥哥的華精丹,風舞可是將自己修鍊的一瓶都送給哥哥了呢,哥哥不就別生氣了。」風舞笑嘻嘻的走近,將手中的兩瓶玉瓶遞給歐陽聽雙。歐陽聽雙有心拒絕,但此刻話到嘴邊就是說不出口。

「這是我打敗風清應得的,想來這丫頭之後也算計不了我了吧。」歐陽聽雙心中仔細想了想,還是把玉瓶給接了過來。這幾天他不在凌龍府,正好需要這些丹藥來修鍊。

「這麼一來這幾天的時間也不會浪費。」歐陽聽雙心中想著,兩瓶華精丹又可以用上半個月了。

「明日的比武哥哥要加油哦,不過我估計這幾場比武是打不完的。」風舞搖了搖頭,一邊說道:「四大世家的人估計都會留手,不過和哥哥的比試嘛……」

「他們看我修為低,想要贏過我。」歐陽聽雙把話接了過來,直截了當的說道。

「哥哥知道就好,不過只要哥哥真的撐過兩次比武,想來他們也會認可哥哥的。」風舞見此急忙一臉關切的安慰道。

「好了,我知道了。」歐陽聽雙點點頭,站起身來並說道:「你回去休息吧。」

「我今天被那個冷狂打下台來,明天哥哥要是遇上他的話,一定要為我出氣。」風舞臉上一變,可憐兮兮的說道。

「我能不能打贏還兩說,你就別再打這個念頭了。」歐陽聽雙擺了擺手,對此是一點想法都沒有。

「哥哥要是願意給我出氣的話,風舞自然有丹藥獻上,那我就先走了。」風舞擺了擺手,之後立即走出房門往外走去。

歐陽聽雙無奈的嘆了口氣,將華精丹統統收入天刀系統之中,之後立即服下了一枚。

「明日肯定有場硬仗要打,我還是先休息吧。」歐陽聽雙疲憊的上了床,很快就睡著了。

此刻在風家租下的屋子中,風清和風練一同呆在白髮老人的房間中,只聽風清問道:「莫非歐陽聽雙真的站在了風舞那邊?」

「我看未必,你沒看見今天歐陽聽雙聽到風舞的話的時候那難看的臉色嗎?而且風舞之前也從沒有提起過歐陽聽雙的事,只是最近兩年老是把歐陽聽雙這個名字掛在嘴邊,我看他就是想要硬把他拉上船。」

風練搖了搖頭,眼神卻是轉向了白髮長老。白髮長老點了點頭,說道:「當年風聞和歐陽連城結拜完全就是一場交易,我看兩人結拜之後也沒有過多的來往,倒是我們風家因為這層關係和歐陽家關係變得不錯。這次不能單單以風舞的態度評判歐陽聽雙的立場,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