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一十三章 算計

第二百一十三章 算計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842

下午歐陽聽雙遇見的不過是個普通的中通境弟子,歐陽敵倒是打贏了萬蛇谷的王翼,僥倖晉陞十六強。似乎晉陞十六強的十六人中有一半多人都已達到了上通境,晚上,風舞卻是再次來到了歐陽家的宅子。

「祝賀哥哥晉級成功。」風舞一進門就甜甜的說道。

「這麼晚了你不好好休息,來我這幹什麼?我記著你也晉級成功了吧?」歐陽聽雙詫異的問道。

「我已經輸了一次,想來這一屆的十強跟我無緣了。」風舞搖了搖頭,繼續說道:「不過哥哥還是很有機會的,算起來這一屆突破至上通境的修士正好有十人,以哥哥的實力,最差也能打入八強。」

「八強之後就是捉對混賽了,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每人竟然最起碼要比過兩場。」歐陽聽雙搖了搖頭,這不是要自己的命嗎?自己可沒那本事每一場比武都拼盡全力。

「寒伯跟我說了,若是八強的混賽無法決出名次來,這一屆很有可能不會有冠軍產生。」風舞搖了搖頭,不待歐陽聽雙說話,直接解釋道:「因為四大世家的頂尖弟子修為都差不多,要是真的打到最後,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像今天上午一樣,兩人打成平局。」

「這倒是,通境巔峰所擁有的真氣太多,若是真的用出真本事,恐怕誰都奈何不了誰。」歐陽聽雙搖了搖頭,以如今眾人的身體一口氣能打出的真氣不多,以如今的局面也的確想不出誰能力壓群雄。

「不過所有猜測都要等明日十六強的對決,不過除開你和那幾個通境巔峰的弟子,大多數人,包括金剛門的那個普葉,都已經輸過一場了。」風舞搖了搖頭,說道。

「這麼說來明日只需比試一場就行了?」

「應該是吧,明日可能會直接開始八強的比武。對了,上次我跟哥哥提過的那個風清可是也晉級了十六強,若是明日哥哥遇見他的話,可別手軟啊。」

「放心吧,要是真的遇到了,我不會留情的。」歐陽聽雙淡淡的點了點頭,不過心中卻是不怎麼看好,畢竟明日十六強應該只會比試一場,而風清應該是不會晉入八強的。

「風清那混蛋運氣可真夠好的,居然一次都還沒輸,不過要是他打不贏別人,那機會再多也沒用。」風舞不屑的搖了搖頭,一邊說道。

歐陽聽雙點點頭,風舞最後臨走前還不忘提醒他去風家的事,送走了她,歐陽聽雙也就立即睡覺休息了。

第三日,抽籤卻是碰見了沙火宗的一名叫做狂沙的上通境弟子,不過那人和歐陽聽雙一樣,也只是初入上通境沒多久,靠著刀法和過人的體魄歐陽聽雙自然是十分容易就拿下了這場比試,順利晉入八強。

之後金剛門的普葉勝過風清之後順利晉級,不過風清卻依舊沒有被淘汰,因為他有兩次機會的緣故,還需找一人跟他再比過一次。但此刻十六人已經全部比完,幾名裁判商量之下卻是決定從昨日打成平手的歐陽聽雙和鐵虎兩人中選出一人和風清比武。

「你們兩個要是沒有異議的話就來抽籤吧。」其中一名裁判對著兩人招了招手,說道。

「不用了,就讓我和風清比一場吧。」歐陽聽雙心中一動,卻是直接擺了擺手,一邊對著風清說道:「想來你也不會介意吧?」

風清自知遇上兩人根本就沒有獲勝的機會,也不在乎來人是誰,不過在他眼中歐陽聽雙比鐵虎實力卻是要低上一些,見此自然不會拒絕。

「聽雙兄弟,請指教。」風清雖說長相普通,但說起話來倒是十分老練,兩人還未開打風清就拉著他說了一大推。

「兄台小心了。」歐陽聽雙自然是沒空和他閑聊,不然要是再上演一出當初他和天琴那場戲,回去之後歐陽成都要掐死自己。

手中流金刀一揚,想到風舞的要求,歐陽聽雙打算一上來就全力相逼,讓風清儘快的下台。

但是風清似乎還想再台上多停留一會,更讓歐陽聽雙無奈的是風清嘴裡還在不停的說著,大致卻都是跟歐陽聽雙稱兄道弟的話語,只不過歐陽聽雙沒理他,就變成風清一人在台上自言自語了。

「兄台還是專心比武吧。」歐陽聽雙嘴裡一邊淡淡的說著,體內真氣涌動,根本就沒給風清機會。用驚風刀法整個壓制住風清,一腳踢在風清的劍背之上,也算是給了他面子,讓他體面的下了台。

「聽雙哥哥你好厲害。「風舞站在台下,見歐陽聽雙將風清打下台去,竟然立即大聲的說道,一邊還拍著手,一邊則用崇拜的眼神看著歐陽聽雙。

歐陽聽雙心中一冷,果不其然被風舞這麼一弄眾人都開始議論起來,此刻所有人都等著十六強的抽籤,四大家族的人更是來齊了。

本來歐陽聽雙將風清打下台去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此刻歐陽聽雙都不知道那些人心中會怎麼想他和風舞的關係。

「這丫頭,還是著了她的道。」心中懊惱的暗罵一聲,臉上則沒有絲毫表情,還以為這次和風清比武是件好事,硬生生被風舞給攪合了。

「歐陽聽雙啊歐陽聽雙,跟你說了天上不會掉餡餅,你怎麼就沒忍住呢。」心中不停的指責著自己,歐陽聽雙安靜的走下石台,好在場上的裁判可不會管這麼多,見比武結束立即就讓晉陞十六強的弟子上台抽籤。

歐陽聽雙隨手就拿起一根竹籤,之後就往歐陽郡的方向走去,歐陽郡見他走來,不滿的哼了一聲並說道:「我說風舞為什麼老是來找你,恐怕你們兩個人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