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一十二章 判決

第二百一十二章 判決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849

只見此刻鐵虎皺著眉頭,伸出了剛剛緊握大劍的雙手,只見手掌內側早已通紅一片,已經整個浮腫了起來。

「那個歐陽聽雙的真氣溫度有這麼高?」領頭男子看著鐵虎的手掌,詫異的問道。他們鐵家對火本就十分熟悉,煉器的時候要承受的高溫也不低,沒想到在短短的幾招之間,鐵虎的手會被燙成這副模樣。

「南哥,你來看看黑鐵劍就知道了,剛剛的溫度再高點,都夠黑鐵劍回爐重造了。」魁梧男子將大劍拿起,指著剛剛和流金刀碰撞的那處劍刃,一邊彈著一邊說道。

領頭男子接過大劍,伸手小心的摸了摸,之後仔細打量了一下說道:「黑鐵劍劍刃有些受損,回去之後去打磨打磨,看來那小子用的算是中品寶器中的精品啊,竟然如此鋒利。」

「哈哈,看起來那個小子的火焰溫度挺高啊,要是那個小子是我們鐵家的人就好了,日後煉器也方便點。」魁梧男子搖著頭,一邊笑著說道。

「你說話注意著點。」領頭男子沒好氣的呵斥了魁梧男子一聲。另一邊,歐陽成和歐陽嶺早就繞到了石台另一側,謝過司徒家和程家的人之後就靜靜的等著歐陽聽雙。

此刻歐陽聽雙費勁力氣,最終才將反噬倒流的麒麟真火重新馴服控制,感受著手臂上的經脈有些發脹刺痛,這卻也是施展滅生魔刀五式常有的事,一般來說休息一晚就能恢復了。

不過想來下午還有場比武,自己最多服下一枚回體丹,這種輕微的傷勢很快就能復原,歐陽聽雙也沒將其放在心上,調息好之後就立即睜開了眼睛。

首先入目的是一襲杏黃色的紗裙,歐陽聽雙眉頭一挑,發覺身前這人應該就是程情竹了。

悠悠站起身來,低頭看著身旁的流金刀,見流金刀旁的幾顆白色的碎石此刻被刀身上的高溫灼燒得發黑。比起鐵虎的大劍,自己流金刀上的溫度卻還要高的多,當時自己都覺得手中一團火熱,而且比起自己的手,歐陽聽雙卻是更加擔心流金刀到底能不能受得住如此高溫,畢竟流金刀上擁有的是腐毒寶石,可能扛不住太高的溫度。

「公子調息好了嗎?」程情竹輕柔的聲音傳來,歐陽聽雙回過頭看著她,道:「可以了,多謝姑娘。」

程情竹點了點頭,歐陽聽雙此刻也沒有和她多說的心思,回過頭見歐陽成正和程武閑聊著,而歐陽嶺見他起身則走近關切的問道:」怎麼樣?沒傷著吧?」

「嶺叔你放心吧,我沒事。」歐陽聽雙擺了擺手,見流金刀拔起,見刀身上依舊十分灼熱,不由得直接用力將刀身全部插進了泥土之中。

「唉,你要是嫌刀燙就讓它自己冷卻,這樣做小心你的刀有什麼損傷。」歐陽嶺見歐陽聽雙莽莽撞撞的樣子,不由得說道。

「我是怕刀上的溫度太高把我的刀鞘給燙壞了,這刀鞘可是我娘特意做的。」歐陽聽雙擺了擺手,背後用來背流金刀的皮質刀鞘雖然是他從庫房要來的,但背著的皮帶卻是宓甯特地縫製的。

「刀重要還是刀鞘重要,你這孩子怎麼就分不清呢。」歐陽嶺無奈的說道。見歐陽聽雙將流金刀重新取出,再放回背後,之後就擺了擺手,帶著他往歐陽家眾人處走去了。

程情竹聽到歐陽聽雙這番話,在竹笠中卻是露出了一絲笑容,突然發覺這歐陽聽雙似乎有些與眾不同。

歐陽聽雙走至歐陽郡身旁,此刻只見那裁判又重新飛上石台,大聲的宣佈道:「這次比武因為兩人都飛出了擂台,所以就按平手處理,若沒有異議,那就請死靈派的冷狂和地火堡的木磊上台比試。」

歐陽聽雙聞言心中鬆了口氣,這個結果他還算滿意,在歐陽郡身旁坐下,之後趁著眾人不注意急忙服下一枚回體丹。

死靈派中的冷狂已然走出,走上剛才歐陽聽雙和鐵虎比試過的石台上和地火堡的木磊比試起來。而站在死靈派一旁的幻仙此刻對著靜長老說道:「這歐陽聽雙的刀法的確了得啊,怎麼當初火月跟我說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無賴呢?」

「火月長老對歐陽聽雙有偏見你不知道嗎?」

「嘻嘻,上次你跟我說歐陽聽雙在合歡殿上調戲火月是怎麼回事?」幻仙一邊笑著,一邊摟著靜長老的腰,靜長老不耐煩的將幻仙的個拿掉,惱怒的說道:「幻姐姐你能不能消停點,我看你要是真的寂寞了不如就去找歐陽聽雙聊聊,我想他會很樂意讓你摸個夠的。」

「哎呀,阿靜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無情了,我可不喜歡歐陽聽雙那種毛頭小子。」幻仙不管不顧的重新將手放了回去,一點都沒有被靜長老的語氣嚇到。

「哼。」靜長老冷哼一聲,無奈之下也只好任由幻仙去了。

「我們現在要不要去接觸歐陽聽雙?」

「不用了,宗主說過只要知道西部各大勢力的年輕一輩弟子的實力就行了,你說歐陽聽雙和鐵虎和東部的弟子比起來怎麼樣?」

「嗯,除開東部那幾個天才弟子,想來西部這些人在各方面都勝過了東部的弟子。」幻仙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其實宗主完全沒必要讓我過來的,參照之前我們魔教九門的標準,這個年紀的通境巔峰弟子全部都是值得培養的。」

「西部不比東部,你看四大家族的那些人一個弟子就耗費了這麼多資源,哪裡能歸結為是他們的天賦和資質。」靜長老搖了搖頭,似乎對幻仙的話不是很贊同。

「那也是他們的本事不是嗎?」幻仙幽幽的說道,靜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