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零九章 鐵虎

第二百零九章 鐵虎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418

「哈!」

耳邊傳來台下鐵家眾人的驚呼聲,只見此刻流金刀繞著鐵虎的黑色大劍旋轉著朝鐵虎的臉上直直的打去,鐵虎不防被驚得大聲喊了一聲,情急之下身上陡然浮現一抹黑色真氣,歐陽聽雙只覺身前襲來一陣涼風,而流金刀被這黑色真氣一撞,立即就被彈開往斜上方飛去。

歐陽聽雙反應極快,身形一動立即就躍上了半空之中,拿迴流金刀之後體內真氣涌動,只見流金刀上瞬間被一層赤紅色火焰覆蓋,開始熊熊燃燒起來。

鐵虎就在歐陽聽雙不遠處,自然感受得最為清楚,只覺周圍傳來一股熱浪,鐵虎心中一動,差點以為自己回到了鐵家的煉器堂裡面,詫異的抬頭,見歐陽聽雙已然攜著燃燒的寶刀直直的砍下,急忙用玄鐵真氣加持這黑色大劍擋了下來。

場中傳來一聲巨響,台下眾人只見歐陽聽雙一刀之後瞬間佔據了主動,之後得勢不饒人,手中寶刀連連揮舞,場中也乒乒乓乓響個不停。

「這混蛋刀法倒是挺厲害的。」天琴此刻在台下,不由得讚歎道,見歐陽聽雙進攻之間也不忘了退守,鐵虎好幾次反攻都被他輕易的擋了回去。

「他修為比那鐵虎是差了一籌,現在搶攻是最正確的選擇。不過鐵虎畢竟是鐵家如今的門面,實力自然不是說著玩的,雖然現在歐陽聽雙佔據上風,但若是真的再這樣下去,輸的還是他。」

獵戶男子搖了搖頭,繼續說道:「要是再打不開局面,那歐陽聽雙這樣搶攻,卻是加快了自己的敗勢,畢竟進攻的話比起防守真氣和體力消耗的更多。」

此刻台上又有了變化,鐵虎畢竟是鐵家兩名修鍊至通境巔峰的弟子之一,此刻被歐陽聽雙如此壓制,心中自然不服,只見鐵虎的黑色大劍上灰黑色真氣猛地增多了幾分,對著襲來的流金刀狠狠一揮,刀劍碰撞之下歐陽聽雙只覺右手手臂一麻,身子立即暴退。

台下鐵家的領隊長老搖了搖頭,說道:「虎兒怎麼這麼沉不住氣,這個時候肯定是要等歐陽聽雙主動出手,這麼一來卻是正中歐陽聽雙下懷了。」

「這天峰山上圍觀的人太多,小虎被歐陽聽雙這麼壓著打,心中自然有些想法,年輕人嘛,衝動也是正常的。」身旁的魁梧男子笑著說道,對此卻是沒什麼怪罪的意思,畢竟在他看來歐陽聽雙表現的再強,也不會是鐵虎的對手。

「這次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接我這一招。」歐陽聽雙心中默念,這番比武早就拿出了真本事,剛剛身形暴退也是他催動鬼蹤步,想要拉開距離施展這一招波殺斬。

「可惜試刀訣在正式比武中沒多大用處,這招太廢時間了,不然波殺斬的威力還能更上一重樓。」心中想著,手上卻不慢,鐵虎打出那一劍之後心中就知道不好,畢竟這招有多少威力他心裡是清楚的,最多就是把歐陽聽雙打退幾步,不可能把他打飛這麼遠。

果不其然,下一刻一道厚重的類似海浪的半圓形刀氣直直的朝著他看來,此刻鐵虎剛剛想要把大劍上的真氣褪去,但見此只有再次強行催動還未退去的玄鐵真氣,硬著頭皮迎了上去。

只見這刀氣呈現赤紅色,一層層的火浪湧現間就知道這一道刀氣威力不凡,獵戶男子在台下搖著頭說道:「這一下卻是那鐵虎上頭了,給了歐陽聽雙機會,就看他此刻能不能把握好了。少主,你可要記好,和人比武最為忌諱的便是讓情緒主宰了你的身體,高手過招勝負都只在一招一式之間,接下來歐陽聽雙很有可能以弱勝強,贏下這一局。」

天琴看著滔滔不絕說個不停的獵戶男子,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二叔,我知道了,還是看歐陽聽雙之後怎麼打吧。」

此刻台上,知曉這一道刀氣不可能直接打敗鐵虎,歐陽聽雙竟然毫不停頓,打出刀氣之後立即就催動著鬼蹤步往鐵虎襲去。

他這一動,台下的幻仙眼中的疑惑之色就越發濃了起來,只聽她對著靜長老問道:「阿靜,你說歐陽聽雙這小子運轉的步法像不像屍鬼派的鬼蹤步?」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和屍鬼派的人打交道。」靜長老擺了擺手,百年來西部的魔教三門早就偃旗息鼓,多年來根本就沒看過屍鬼派的人施展身法,故而也根本不知道鬼蹤步到底是什麼模樣。

「這倒是,這幾年來我們三門潛心發展,什麼時候跟人動過手。仔細算算我們三門這幾十年來這麼低調,那歐陽聽雙應該也不會得到屍鬼派的身法才是。」幻仙想了想,心中雖然依舊有些疑惑,但還是覺得是自己想差了。

「不錯,而且身法這種東西有些本就極為相近,特別是低等的身法,相似也是正常的,你就別一驚一乍的了,就算是真的,也不關我們的事啊。」靜長老淡淡的將幻仙的手推開,一邊說道。

幻仙一邊點著頭,一邊卻是想著要去屍鬼派好好問問關於鬼蹤步的事,這步法算是屍鬼派的一門高階步法,幾年前卻是有幸在一名屍鬼派長老身上看過。

台上,鐵虎硬挨歐陽聽雙一記波殺斬,被刀氣打得雙手顫抖不已,而且大劍上還傳來一陣高溫,幸好他自幼在鐵家長大,對煉器一道也頗有接觸,此刻才能如常的握住發燙的劍柄。

沒等他緩口氣,歐陽聽雙早已如鬼魅般出現在了他右側,直直的揮刀砍來。鐵虎心中叫苦,不敢怠慢,左腿後撤了一步,揚起重劍還是擋住了這一刀。

這番強攻下來兩人體力都消耗了不少,台下眾人沒想到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