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零七八章 不巧

第二百零七八章 不巧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624

「這孩子怎麼說個沒完了,唉,回去之後一定要讓風伯好好說說他。」歐陽成見歐陽聽雙跟一台上的天琴說個沒完,以為他紈絝的性子又犯了,不由得說道。

「堂弟不會輸了吧。」歐陽敵有些擔憂的說道,畢竟自己剛剛輸了一場,此刻自然不希望歐陽聽雙也輸了。

「除開那幾個人,誰能打敗你堂弟,要是他真的輸了,等他下來……不,回去之後一定要如實跟連城大哥還有風伯好好說說,讓他們教訓他一番。」

歐陽成重重的呼出一口氣,此刻他只是以為歐陽聽雙看野狼閣的少主頗有姿色,才會更她廢話這麼久的。

站在不遠處的幻仙也有些詫異的看著石台上兩人說個不停,對著一旁的靜長老說道:「這小子還真是有些粗枝大葉的,不知道台下這麼多人看著嗎?還敢這麼跟野狼閣的那個姑娘說個沒完沒了,這歐陽聽雙贏了還好,要是輸了不被人笑話死。」

「哼,那小子的膽子可是出奇的大,當初在合歡殿上當著宗主的面調戲火月長老,可沒把火月長老氣死。」靜長老想到這事,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幻仙撩了撩頭髮,繼續說道:「不過那個野狼閣的姑娘也的確有趣,這麼不知羞的和一個男子說這麼久。」

「小姐這是在幹嘛?」野狼閣的執事有些著急跟獵戶男子說道,獵戶男子也是苦笑著搖了搖頭,啞口無言起來。

而在不遠處的天妖等人看到這個情況,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只聽天妖詫異的說道:「這小子倒也有趣,不過想來野狼閣的那位少主也不知道那小子的身份,不過要是日後真的知道了,也不知那小姑娘對歐陽聽雙會有什麼想法。」

「野狼閣的少主實力比歐陽聽雙差了些,這場比武其實已經沒有懸念了。」凶厲男子搖了搖頭,倒是天妖肩上的流鳳不住的搖晃著腦袋,有些苦惱的說道:「天琴姐姐和聽雙哥哥碰上了,不過天琴姐姐肯定不是哥哥的對手。」

「鳳兒,我看天琴對你可不錯,你就一心期盼著歐陽聽雙贏?」天妖抬起頭詫異的問道。

「可是聽雙哥哥對我更好呀,而且跟天琴姐姐也沒認識多久。」流鳳搖了搖頭小聲的說道。

「你這孩子。」天妖搖了搖頭,對自己女兒這樣一邊倒的倒向歐陽聽雙倒是有些不滿。

「聽雙公子,你還是出手吧,想來這麼久過去了,台下的人都等急了。」天琴四處看了看,察覺其餘三個石台第一輪的比斗早已結束,此刻已然換人了,而自己台下的眾人早已議論開了,對著兩人指指點點的。

「就算你再不在乎,我不信你一個女子在這方面還能跟我比。」歐陽聽雙心中竊笑,依舊慢吞吞的跟天琴說道:「沒事,我和天琴姑娘這麼久沒見,多說兩句又怎麼了,天琴姑娘不會在意別人說的閑話吧?」

「這個混蛋!」天琴心裡暗罵,卻是暗自惱怒自己怎麼就犯傻跟這個紈絝說起話來了,手中長劍一動,立即朝著歐陽聽雙刺去。

歐陽聽雙用刀微微一挑,天琴作為女子本身力道就不是很足,況且這劍速度快是快了,卻沒有太過注意劍身的位置,被歐陽聽雙這一挑,天琴就直接露出了胸前一片空檔。

「天琴姑娘何必如此心急,我們再好好聊上一會,豈不痛快?」歐陽聽雙並沒有直接強行將天琴打下台去,畢竟天琴跟他說了這麼多,他也不好意思一腳或者一掌打飛她,要是傷著了她就有些過意不去了。

但此刻在天琴眼中歐陽聽雙就是故意在為難自己了,只聽天琴臉上閃過一絲羞怒之色,低聲說道:「歐陽聽雙你這混蛋,竟敢故意調戲老娘!」

「咦,天琴姑娘這麼說話可和你的身份不符啊,我可是好心不想傷著了你,你這麼對我你的良心過意的去嗎?」歐陽聽雙擋住天琴攻來的長劍,一邊不慌不忙的說道。

「哼,你能安什麼好心,你就是故意的,我真是看錯人了。」天琴不管不顧的罵道,手上長劍愈加沒了章法,對著歐陽聽雙亂砍一通。

歐陽聽雙見此也只好拿刀擋著,見天琴真的生氣了,心中無奈的嘆了口氣,順著一個破綻用力直接在長劍上一拍,之後步步緊逼之下,直直的將天琴逼下了台。

「天琴姑娘,你可別生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歐陽聽雙笑嘻嘻的說了一句,之後等台上的裁判宣布自己獲勝之後,就轉身往歐陽家的隊列中走去。

歐陽成見歐陽聽雙走來,罵也不是不罵也不是,末了只好苦笑著說道:「聽雙啊,這裡是天峰山,是西部年輕一輩比武的地方,你能不能注意點場合。」

「我知道了。」歐陽聽雙可不會在這件事上和歐陽成較真,聞言立即點了點頭認錯。

「好好,你贏了就好,現在先休息一會吧,上午還有一場比試等著你。」歐陽成點了點頭,六十四強進階三十二強總共要比試四場,都在一天之內舉行。

歐陽聽雙等在台下,倒是看見了風舞倒霉的遇上了死靈派的冷狂,早早的敗下陣來,好在她應該還有一次機會,不至於這麼早就被淘汰了。

歐陽聽雙隨後又和一名中通境弟子打了一場,輕鬆的拿下之後就呆在天峰山頂上草草吃了點糕點,他卻是也有在注意著風家隊列中另外一名普通男子的動向,當初風舞說過要教訓風和的兒子風清一次,而且這要求可不算苛刻,所以歐陽聽雙就一直記著。

上午的兩次比武風清一次也沒輸,此刻坐在一臉冷峻風練身旁,正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