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百零三章 清遠劍幫

第二百零三章 清遠劍幫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548

手中最後那枚三紋紫丹早已被他服用,仔細算來一瓶華精丹也能提供三百多萬的經驗,若是條件不算苛刻的話,他出手也不是不可以。

「風舞自然不會讓聽雙哥哥為難,只有聽雙哥哥保證在比武的時候若是遇見風清,最好能在幾招之內就將他打下台來,想來以聽雙哥哥的實力,這不難吧。」風舞抬著頭,一臉懂事的說道。

「就這麼簡單?」歐陽聽雙臉上浮現一抹詫異之色,疑惑的看著風舞。只見風舞點了點頭,道:「我和哥哥可是世交,怎麼可能讓哥哥去做什麼難事呢?」

說著,風舞將玉瓶遞給歐陽聽雙,道:「這瓶華精丹算是請聽雙哥哥這次出手的報酬,若是真的對上了風清,那風舞還有厚禮相贈。」

歐陽聽雙聞言也就不客氣的將丹藥收下,反正這筆差事算來算去都是老頭子留在他頭上的,日後還是讓老頭子慢慢去還吧。

風舞見歐陽聽雙終於肯收下她的東西,臉上一喜,心中卻是以為自己跟歐陽聽雙終於近了一步,急忙趁熱打鐵的說道:「那我就期待哥哥的表現了,哥哥你真的不想去看看情竹姐姐?」

歐陽聽雙不耐的擺了擺手,風舞繼續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就先回去了,哥哥你別忘了你還答應我比武之後要來風家一趟呢。」

「我知道了。」歐陽聽雙想起這事腦袋就一疼,日後只好找歐陽連城或者是歐陽裔說說,看什麼時候去風家一趟。

風舞笑著點了點頭,之後也就告辭離開了,歐陽聽雙默默的站在自己屋口,此刻風舞一走歐陽郡立即就從一旁走來問道:「堂弟,那風舞來找你有什麼事?」

「沒什麼大事,堂姐你來幹什麼?」歐陽聽雙看了看歐陽郡,詫異的問道。

「沒事?我可不相信,那風舞沒少討好你吧?你可別被她騙了做出什麼傻事來。」歐陽郡輕輕的哼了一聲,橫了他一眼。

「什麼時候你都敢這麼跟我說話了?是不是這幾年我太久沒……」歐陽聽雙說著,身子一動,就來到了歐陽郡的身側,邪笑著摟住了她的柳腰。

「你別亂來,你就這麼對待你堂姐的嗎?」歐陽郡臉一紅,高挑的身軀一震,用力的錘了他一下,沒想到剛打完自己屁股上就挨了一巴掌。

「這感覺倒是和當年一樣啊,看來堂姐你這幾年來沒偷懶。」歐陽聽雙裝作仔細回味的樣子,品頭論足的說道。

「流氓!」歐陽郡紅著臉大大的白了他一眼,罵道。

「你來到底是為了什麼事?別說就是為了來挨打的。」

「哼,我看到清遠劍幫的人來了,知道你肯定沒見過,這才想讓你去看看的,沒想到好心作了驢肝肺,算我活該。」歐陽郡氣呼呼的說道。

「清遠劍幫?原來是東部的人。」歐陽聽雙心中想到,自己對東部卻是一點都不了解,也不知東部到底有幾大勢力。

「上次大爺爺提起過那個靠天龍起家的天龍堡,也不知天龍堡和我們歐陽家交好的清遠劍幫能在東部勢力中排到什麼位置,日後還是抽空去問問成叔好了。」

歐陽聽雙心中喃喃的想著,右手依舊摟著歐陽郡的腰,帶著她往前走去,一邊說道:「他們在哪?在宅子正中的那處大堂里嗎?」

歐陽郡頭一撇,卻不不再理會他,歐陽聽雙好笑的再給了她一巴掌,道:「你是不是忘了在幽山裡的事了,不想屁股開花的話就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話。」

「你就會欺負我,我回去之後一定要告訴宓甯夫人。」歐陽郡氣的跺了跺腳,歐陽聽雙卻是毫不在意的帶著她出了院子往宅子正中心走去。

這宅子雖說地處偏僻,但好在面積夠大,想來當初歐陽家也是看上了這一點才會買下這裡的吧。歐陽聽雙走至宅子正中處的樓閣旁,早已將天青鬼眼打開,陡然發覺屋中有一名留著山羊鬍的清瘦男子正坐在堂下第一把椅子上,跟堂上的歐陽成交談甚歡。

此刻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按清瘦男子竟然猛地一轉頭,直直的望向了歐陽聽雙這兒,歐陽聽雙心中一驚,見此急忙將運轉在雙眼上的真氣給轉走了。

「這人怎麼知道我在看他的?」歐陽聽雙喃喃的說了一句,和他一起正在往前走的歐陽郡詫異的轉過頭看了他一眼,問道:「怎麼了?」

堂中,歐陽成有些詫異的問道:「遠鋒兄,你怎麼了?」

「有人在那個方向看著我,想來是歐陽家的那位四少爺吧?」清瘦男子笑著搖了搖頭,問道。

「呃,這……應該是吧。」歐陽成一愣,有些詫異的站起身來,只見歐陽聽雙和歐陽郡兩人雙雙走來。

「聽雙,剛才是不是你用靈眼秘術偷看這位楊遠鋒長老了?」

歐陽聽雙點了點頭,當初歐陽天曾說過暗地裡用靈眼秘術探查在江湖中是一件極為失禮的事,有些人甚至因此大打出手。剛才本不想走近,可既然被他察覺了,此刻只好走近將事情說清楚。

「適才聽聞清遠劍幫有人前來,一時好奇心起,這才運用秘術探查,多有得罪還請長老恕罪。」歐陽聽雙淡淡的拱了拱手,不慌不忙的說道。

「哈哈,無礙無礙,鄙人在東部的時候就聽說過四少爺的大名了,此刻一見,果然是虎父無犬子,當真不愧是連城元帥的兒子啊。」楊遠鋒摸著他短短的山羊鬍,清瘦的臉上浮現一抹笑容,絲毫沒有怪罪之意,反而恭維著說道。

「想來聽雙也是無心之時,長老不怪就好。聽雙啊,這位是清遠劍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