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九十七章 鬼心

第一百九十七章 鬼心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553

「聽雙,比試就定在下午,你好好準備一下就去比武堂吧。」歐陽成不知何時出現在了歐陽聽雙身前,歐陽聽雙點了點頭,也沒多問什麼,繼續和一旁的歐陽天討論起清心咒的事來。

歐陽郡不知何時也跑到藏經閣來,看了看歐陽聽雙和歐陽天,想了想卻又跑走了。歐陽聽雙抱著胸,有些無所事事的跟歐陽天說著,臨近比試連練功的心思也沒有了,只期望這比試能早些結束。

時間臨近中午,歐陽聽雙早早的回到房中,將自己放在屋角的流金刀拿了出來,之後就立即往屋外走去。

宓甯屋中,不知何時歐陽郡也出現在了這裡,見歐陽聽雙來了也沒走的意思,只聽歐陽連城問道:「郡兒,你爺爺現在的身體怎麼樣?」

「還好,連城叔叔不必掛懷。」歐陽郡點著頭笑著說道。

「好了,我們快吃飯吧。」宓甯走來,遞給歐陽郡一雙筷子,歐陽聽雙也就近坐下,毫不客氣的開始狼吞虎咽起來。

「剛才我得到消息,這次比試是死靈派的鬼心出戰,也就是死靈派那個上通境弟子,你要小心著點。」歐陽連城最後還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在他心中卻是恨不得自己出戰,歐陽聽雙去比試讓自己心中都有些緊張起來。

「我知道了。」歐陽聽雙點著頭,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吃完飯之後四人就一同往比武堂走去,在比武堂後台上慢慢的等了起來。

不一會,歐陽成幾人也慢慢走了過來,見歐陽連城四人都在,急忙又吩咐了幾句,歐陽聽雙自然是聽都聽的煩了,心中卻是又想到,似乎這次還能觸發一次任務也說不定,畢竟那人可是上通境的修士,這在天刀系統中應該也算是有些難度了吧。

又過了一個時辰,死靈派的人終於慢慢走來,只見歐陽裔此刻正和一名身材發福,面容和善的中年男子說個不停。歐陽聽雙有些詫異的看了那人一眼,這人應該是死靈派的長老,想來也是有修為在身,不過一般的習武之人不說身材勻稱,但怎麼回事這副模樣。

歐陽連城似乎看出了歐陽聽雙眼中的奇異,緩緩的開口說道:「這個人叫做徐虛,笑裡藏刀,為人十分陰險。不過他在死靈派中地位不低,看來這次是他帶領死靈派的人參加天峰山比武。」

「這個人修為高嗎?」歐陽聽雙詫異的問道。

「他修為應該突破了脈境,不然死靈派的人不會讓他來領隊的。」

歐陽聽雙心中一動,脈境之後卻是靈境,他之前有聽歐陽天提起過,修為達到脈境的人也差不多能在一個小勢力中當個長老了,而這靈境則算是各大家族招收長老的標準。似乎這靈境和氣境一樣,都不止三個境界。

「他修鍊的是一種奇特的邪功,體內能儲存比常人多得多的真氣,或者說是真元吧,你日後就知道了。」歐陽連城一邊介紹,一邊卻也走向前去,幫著歐陽裔應付起死靈派的人來。

歐陽聽雙擺弄著手裡的流金刀,不耐煩的說道:「這死靈派的人廢話可真多,怎麼還不開打。」

歐陽郡見此臉上憂色一閃,一旁的宓甯已經搶先說道:「你這麼沒耐心怎麼和人家比試,還沒開打你就輸了三分了。」

歐陽聽雙撇了撇嘴,卻是看見歐陽成已經在前面招手示意,歐陽聽雙將刀扛著自己肩上,施施然走至比武台前。

而一名穿著黑色勁服,長相平庸的普通男子也拿著一柄長劍走上台來,兩人站定之後那男子就對著歐陽聽雙拱了拱手,道:「死靈派鬼心,請教了。」

歐陽聽雙點了點頭,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卻說歐陽聽雙到底遺傳了歐陽連城的幾分神采,長得自然比普通人高大的多,此刻對著身材普通的鬼心看上去自然要威猛的多。

見歐陽聽雙回了禮,鬼心也沒有遲疑的意思,身子一動立即就持劍刺來。歐陽聽雙揚起流金刀,直直的朝著鬼心的劍尖砍去。

不過鬼心似乎沒有跟他硬碰硬的打算,手往回一縮,腳上一動,就又變了個方向,這次手中長劍連連抖動,似乎要施展什麼劍法。

歐陽聽雙卻沒給他這個機會,運起鬼蹤步,身形瞬間開始變得飄忽不定,鬼脈刀法也瞬間被他施展出來。鬼心不防,立即就陷入了下風。

一招得勢,歐陽聽雙不管不顧的就立即將刀法換成了驚風刀法,鬼心的力道果然沒有他的強,只見歐陽聽雙將鬼心逼得步步後退。

台下的徐虛見此眯了眯眼睛,滿是肥肉的臉上那雙三角眼顯得更加陰險起來,心中暗道這歐陽聽雙的確有點本事,不過鬼心可不是那種泛泛之輩。

果然,鬼心見勢不妙,猛地運起真氣,手中的長劍一甩,歐陽聽雙只覺手上傳來一股巨力,刀勢一緩,鬼心已然藉此脫了身,往一旁退了幾步。

「哼。」歐陽聽雙心中冷哼一聲,鬼蹤步的近距離挪騰之術本就速度極快,此刻被歐陽聽雙瞬間用了出來。只見此刻鬼心還沒來得及緩口氣,陡然發覺右邊襲來一個人影,急忙拿起劍擋住了砍來的流金刀。

這一刀歐陽聽雙本就用出了全力,加上鬼心不查,直接劈得他膝蓋一軟,差點跪倒在地上。心中不敢再遲疑,急忙再次用出真氣,將歐陽聽雙逼得後退了一步。

後台,歐陽郡緊張的看著兩人的比試,見歐陽聽雙依舊如以前一般壓著對手打,不由得鬆了口氣,道:「堂弟果然還是這麼厲害。」

「這只不過是他肉身強悍而已,他們實力到了上通境,想來要想真正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