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品鬼液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品鬼液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164

歐陽聽雙從途風手中接過一袋藥包,只聽途風說道:「四少爺,你當初所說的那群人已經被全部帶到西部了,不過那群人各個都把身子捂得緊緊的,看上去不像是一般的人啊。」

「是嗎?」歐陽聽雙一邊檢查著藥材,一邊有些隨意的答道。

「怎麼,看少爺的樣子樣子莫非不認識那些人?」途風有些詫異的問道。

歐陽聽雙點了點頭,這事是宓甯弄出來的,他怎麼會知道。

「對了,你說他們一身都被衣物捂得緊緊的?」歐陽聽雙在藥包中翻來倒去的看著,心中忽然一愣,卻是想到了些什麼,立即抬起走來問道。

「是啊,大熱天的將身子捂得嚴嚴實實的,臉上蒙著面紗就算了連頭上都用布條裹著,就只留兩個眼珠子在外面。」途風說著,有些奇怪的搖了搖頭,歐陽聽雙心中一動,卻是想起了當初那個送流鳳來的紫狐來,她不也是那副模樣嗎?

「他們身上是不是有股極為好聞的香味?」

「這我也不知道,畢竟我只接觸過他們領頭的人,不過似乎那人是個女的,而且他們身上裹得那麼緊,就算有香味也聞不到啊。」途風搖了搖頭,說道。

歐陽聽雙心中思索了一會,詫異的想著「莫非是那什麼小姨的人,是來接流鳳的嗎?」

「怎麼,少爺想起他們是誰了?」

「沒有,這件事我知道的也不多。」歐陽聽雙搖了搖頭,將藥材收好之後跟途風道了聲謝,就疑惑重重的進了府往宓甯屋內走去了。

途風在馬車邊上看著歐陽聽雙離開,見他一副疑惑的表情心中也有些詫異,不過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可能是如今歐陽聽雙修為還淺,他的師傅不想讓他接觸太多吧。

走至宓甯屋中,只聽歐陽聽雙遠遠的就說道:「娘,你當初讓車隊帶回來的那群人是你的族人?」

「是啊,怎麼了?」宓甯有些詫異的問道:「對了,我聽說歐陽成他們回來了,那些人有沒有平安的送到西部?」

歐陽聽雙見宓甯如此緊張,不由得問道:「那群人到底是誰?對了,她們是不是跟流鳳有關?」

宓甯眼神一轉,想了想說道:「不錯,怎麼,你見到他們了?」

「不是,他們好像一進西部就和車隊分開了。只是據途風的描述來看,那群人好像跟當初來的那個叫紫狐的護衛打扮得差不多,這麼說來紫狐也是娘的族人了?」歐陽聽雙詫異的看了宓甯一眼,宓甯聞言鬆了口氣,點點頭說道:「差不多吧,對了,照你這麼說的話那紫狐差不多該是時候來接流鳳了。」

歐陽聽雙點了點頭,想了想又不解的問道:「那他們是呆在西部還是回到東部去?」

「你就別管那麼多了,之後應該沒你的事了。」宓甯擺了擺手,歐陽聽雙心中氣急,但卻也無可奈何,但卻裝作平淡的說道:「好吧,不過下一次我可不會再這樣幫你了,你現在做的事真是越來越可疑。」

說罷,歐陽聽雙看了一眼宓甯,之後也就往藥房走去,這次他拿到配置上品鬼液最珍貴的兩種藥材,但其餘的東西可還沒要來呢。

宓甯見歐陽聽雙頭也不回的走了,不知為何心中忽然一涼,忽然覺著歐陽聽雙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早知道我就不幫這個忙了,現在雙兒修為越來越高,對我的猜疑也越來越重起來……」宓甯心中獃獃的想著,卻又開始患得患失起來。

「我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再告訴雙兒呢?他會不會不認我這個娘……」心中閃過無數念頭,宓甯複雜的內心此刻卻有些變得脆弱起來,不知何時早已有兩行清淚掛在了臉頰之上。

…………

從藥房中出來,歐陽聽雙回到了自己房中,拿出之前早已備好的一個小小的石台。這石台卻是他之前用來配置中品鬼液之中,如今他將上品鬼液所需的藥材按順序放入,用一旁專用的玉杵給搗碎。

之後小心翼翼的將密水蓮放入其中,只見那些墨色的藥物殘渣瞬間和這密水蓮劇烈的反應起來。幾個呼吸之後石台中就多出一灘發亮的黑色葯汁,歐陽聽雙最後將鬼臉花丟入其中,待到鬼臉花在其中融化之後,才又從桌上取出玉瓶,將石台中的所有葯汁倒入玉瓶之中,這上品鬼液就算是製成了。

「這下連修鍊天青鬼眼所需的鬼液也弄好了,也該是時候出府去荒域了。」歐陽聽雙心中默念,忽然又想起流鳳來,「不行,要是我就這麼走了,流鳳該由誰帶出府呢?好歹她是我妹妹……」

想到這個,歐陽聽雙又開始猶豫不決起來,畢竟血濃於水,雖說這件事宓甯的做法歐陽聽雙心中極為不屑,明明需要靠著歐陽家卻又什麼也不讓他知道,還到處找東西當擋箭牌,他那個莫須有的師傅都被搬出來兩次了。

「娘那半邊的勢力一看就是落魄的不成樣子,估計當初還樹敵很多,到了今天隱世不出卻又害怕別人找上門來,真是……」歐陽聽雙頭疼的想著,愈發對當初見過的萬錢幫那群人沒有好感了起來。

「只希望那群人別干擾到我和娘的生活吧,娘本就是個普通的凡人,如今都嫁到歐陽家了,還被那群混賬這麼利用,雖說大家都是親戚,但我一定要讓娘和他們劃清界限。」心中想著,愈發覺得這麼做的必要起來。

「前幾次他們的條件我處處都答應著,想來他們如今會愈加放肆起來,說不準以後還有更加過分的要求提出來,我不能讓這種事發生。」歐陽聽雙眉頭一挑,已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