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八十二章 黑魔宗

第一百八十二章 黑魔宗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4110

此刻火月居住的帳篷之中,不知何時早已退走的唐長老如今獨自一人站在火月身前,只聽他說了半天。之後真切的問道:「不知合歡宗是否能助我們一臂之力?」

「放心吧,雖然還沒得到宗主的允諾,但如今魔教勢弱,九門之中自然要互幫互助一些,這件事想來宗主也不會拒絕的,我就先答應了。」火月點了點頭,唐長老聞言自然大喜,急忙道謝起來。

「不過既然你們日後要從東部趕到西部來,那就勞煩長老幫我們收集一些東西。」火月眼神一轉,說道。

「哦?是什麼東西,只要不是太難辦的,黑魔城內的五門自然會鼎力相助。不過長老也知道,如今我們龜縮在黑魔城中,許多事做起來都有些困難啊。」唐長老小心的說道,生怕惹怒了火月。

「放心吧,不過是些普通的藥材,只是因為西部草藥奇缺,我們在那裡收購的話花費太過昂貴罷了。藥材的數量立即名稱都寫在這上面了,這裡有兩百萬兩金票,你一到拿去,記得要多收購些,若是價錢超過了兩百萬兩,日後在西部我們也會補上的。」

火月拿出一張寫得密密麻麻的黃紙遞給了唐長老,唐長老接過看了看,點點頭道:「這大多數的確都是普通的藥材,我自然會大力幫忙收購。不過有些較為稀缺的東西我就說不準了,但我保證我們會盡量為合歡宗搜尋的。」

「這樣就好。」火月滿意的點了點頭,道:「歐陽家的車隊似乎兩天之後就要走了,若是沒事的話你也可以回黑魔城復命了。

唐長老點了點頭,之後身形一動就立即消失不見了,火月身旁的水月問道:「師姐你寫的那些草藥是用來製作香料的吧?」

「不錯,西部藥材奇缺,我們用來輔以媚術的許多香料都已經有些不足了,這次正好借著黑魔城的那些人將藥材收購一些回來。」

「那兩百萬兩是歐陽成給的吧?」水月一臉好奇的問道。

「不錯,算他人還不錯,沒有刻意刁難我們。這次他給了三百萬兩,就算他們拖欠著剩餘的那些錢,我手裡的一百萬兩也夠宗內花一段時間的。」火月笑著說道:「這事總算是沒有辦砸。」

水月點了點頭,道:「也算是吧,不過師姐你真的要買歐陽家的烈焰馬?那東西可不便宜。」

「不然呢?不說別的六年後的秘魔洞之行齊兒他們總要用馬吧?這烈焰馬雖然算是耐力極好的良駒,但若是說道穿越怨鬼沙漠就又有些不夠看了,我還嫌這馬品階不夠高呢。」

火月搖了搖頭,嘆息著說道:「而且門內也的確是需要些馬匹了,我真是受夠了那什麼灰渡駒了,跑的還沒我用身法來的快。」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何況中部那裡太過荒涼,門內沒地方養馬,師姐當時候還是少買幾匹吧,來了放在宗里草料錢就又是一筆開支。」

水月搖了搖頭,如今是愈發知道這錢的重要性,可惜她也賺不來這東西啊。

「好了,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像個管家婆了?」火月笑著一拍水月的肩膀,摟住她的腰說道:「這次我們把東西運回去,門內狀況肯定會有所好轉的。」

「我只怕門內入不敷出,到時候拖垮了我們。」水月搖了搖頭,憂心忡忡的說道。

「放心吧,等日後我們把西部東邊的地盤給搶過來,就不會有這些事了。」火月心中雖有憂慮,但還是故作輕鬆的說道。

「不說別的,光是歐陽家就不是好相與的,東部五方勢力又有盟約,這件事說起來頭頭是道,恐怕做起來會舉步維艱啊。」水月擔憂的說著,火月只是笑著撓著水月的水蛇腰,道:「怎麼幾天不見你的腰又細了?」

「嘻嘻,師姐你不會想男人了吧?」

…………

時間很快就又過去了三個多月,歐陽聽雙也凌龍府中也一直遲遲沒有出府,只是將三紋紫丹的藥材收集好之後,用中品煉藥寶箱換了一株紫天草,兌換出第四枚三紋紫丹出來。

由於這些天他一直服用著九轉增氣丹,所以也沒妄動三紋紫丹,因為出府之後沒了葯浴,那才是服用三紋紫丹的最好時機。

如今少了地氣洞,每個月能得到的經驗值只有區區八十萬,而中通境所需的經驗則是七千多萬,若真的是靠著葯浴還有自己打坐修鍊,那要修鍊到猴年馬月去。不過自從和歐陽天對練以來,歐陽聽雙倒是覺著自己學到了許多,應敵也有了策略,更是更加清楚了自己的實力到底如何。

今日一大早卻是有執事來通知歐陽聽雙往凌龍府外去,說是歐陽家的車隊回來了,歐陽聽雙慢悠悠的走至凌龍府入口,只見車隊竟然接連不絕的在凌龍府前擺成了一條長龍,歐陽聽雙詫異的挑了挑眉頭,卻是沒想到歐陽家這次商隊的規模這麼大。

「咦?這不是火月長老嗎?你不在合歡宗好好待著怎麼在這兒?」歐陽聽雙詫異的走上一輛馬車,火月就站在車廂前的木沿上,見歐陽聽雙走上來不由得白了他一眼。

歐陽聽雙在凌龍府中悶了這麼久,此刻自然笑嘻嘻的跟火月說起話來,只聽他問道:「不知此行瓏兒和白月有沒有一同前來啊?」

「這次我們出宗辦事,她們怎麼會跟來。」火月沒好氣的說道,歐陽聽雙湊近火月,調笑道:「她們不來也沒事,這不是還有火月長老嗎?我跟火月長老又是一年多未見了,可讓我想得緊啊。」

「是嗎?妾身可受不起歐陽少爺的牽掛。」火月嘴角揚起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