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七十五章 車隊

第一百七十五章 車隊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845

五日之後,歐陽聽雙剛剛從地氣洞中出來,卻是在昏暗的石道中看見了站在路口處的歐陽敵。

「堂哥?你今天怎麼這麼早?」歐陽聽雙詫異的看了歐陽敵一眼,歐陽敵如今已然突破至下通境,和他一同在地氣洞中修鍊,只不過歐陽聽雙既然選擇了在早上,歐陽敵自然是在下午了。

「我是來找你的,我們快去執事堂吧。」歐陽敵俊臉上露出一絲溫和的笑意,立即就轉身帶著歐陽聽雙往外走去了。

「執事堂?是有什麼事嗎?」歐陽聽雙詫異的問道。

「也算差不多吧,你上次是不是去過一趟藥房,要找什麼藥材?」歐陽敵頭也不回的問道。

歐陽聽雙一怔,上次他去藥房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天青鬼眼第三層所需的上品鬼液,想來再有幾個月的時間他就能突破天青鬼眼第二層了,這種事還是早作打算的好。

不過上品鬼液所需的鬼臉花和密水蓮也算是較為珍稀的東西了,特別是據他了解,西部並沒有這東西出產,想要找到這兩種草藥,估計只有去東部看看了。

他對此本來也沒抱有信心,好在天青鬼眼功法中寫明了若是找不到上品鬼液,中品鬼液依舊有些藥效,只不過效果變得極其微弱而已。

不過他修鍊天青鬼眼第二層到如今已然花了七八年的時間,若是第三層依舊靠著這中品鬼液,不知要修鍊到猴年馬月去。

「這次家族裡要派人去東部賣掉一批礦石和馬匹,順道還要拿之前在死谷中搜集來的藥材去換置一些東西,若是你真的想要什麼藥材,等下最好直接跟成叔說明情況。」

「我知道了。」歐陽聽雙點了點頭,兩人出了秘境就疾步往執事堂走去。

此刻執事堂前已然擺放了無數各式各樣的木箱,木箱中則放滿了礦石,許多穿著歐陽家執事服飾的人此刻正忙碌的在賬簿中記著什麼東西,而等他們記完之後,自有另一批人將木箱取走,這麼來來回回的弄得執事堂前好不熱鬧。

歐陽成正站在眾人身前大聲指揮著,見歐陽聽雙和歐陽敵走近,急忙問道:「聽雙,我聽藥房的執事說你似乎想要尋找什麼藥材,是什麼藥材?」

「是鬼臉花和密水蓮,其餘的藥材藥房中都找的到,只有這兩種東西藥房裡的執事說毫無頭緒。」

「這兩種草藥我們西部是沒有的,不過還好,這東西也不是什麼太過珍稀之物,這次去東部就我看看若是找的到的話,幫你帶一些回來吧。」歐陽成點了點頭,直接答應道。

「那就多謝成叔了。」歐陽聽雙臉上一喜,急忙道謝。

「哈哈,這都是族長的意思,你每個月都從藥房拿走幾樣藥材,算來是為了修鍊靈眼秘術吧?」

「不錯。」歐陽聽雙沒有隱瞞,畢竟這件事也瞞不過歐陽家的人,他每個月都去藥房拿一批中品鬼液所需的藥材,這麼多年下來他們想不猜到都難。

「好,既然是你修鍊的事,那麼族內必定全力幫你,不過車隊一來一回最起碼要一年的時間,你可要有點耐心。」

「是,我知道了。」歐陽聽雙點了點頭,說了兩句就回去吃飯去了,待歐陽聽雙走後,歐陽敵好奇的問道:「那鬼靈花和密水蓮很珍貴嗎?堂弟的靈眼秘術需要這東西?」

「那兩種東西都是偏向陰性的鬼系草藥,算來能用上這東西的丹藥不多,而且東部許多地方都有培養,雖說它們也需十多年的時間生長,但也算不上多名貴。」

歐陽成搖了搖頭,看了看歐陽敵,繼續說道:「你堂弟每個月都從家裡拿一批陰性的藥材,已經持續了好幾年了,想來這件事和他的靈眼秘術有關。好在他要的藥材不過是普通的藥物,家裡也一直都有存貨,所以之前也沒驚動多少人。」

「是嗎,這麼說來堂弟的靈眼秘術如今是要突破了?」

「恐怕是的,他能在比武之前突破也算是他的能耐吧,想來到了比武的時候他的實力又會上一重樓了。」歐陽成笑著點了點頭,歐陽敵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不過歐陽聽雙實力越強對他也有好處,點了點頭也往回走去了。

宓甯屋內,宓甯見歐陽聽雙走來,問道:「今日怎麼又晚了?」

「沒什麼,成叔找我問問藥材的事。」

「藥材?是什麼藥草?」宓甯追問道。

「我修鍊的靈眼秘術需要鬼臉花和密水蓮,族內沒有,所以這才讓成叔去找找。」歐陽聽雙半真半假的說道,卻是不打算告訴宓甯有關歐陽家車隊去東部的事。

「是嗎?你缺藥材幹嘛不跟我說,我可以吩咐紫伯讓他為你去找找啊。」

「得了吧,我才不想欠他們什麼呢,況且成叔都答應我了。」歐陽聽雙搖了搖頭,對萬錢幫的人他還是敬而遠之的好。

「你幹嘛這麼見外?萬錢幫的車隊不像歐陽家,他們會深入東部去做交易,收集到的東西也比你成叔他們來的多得多。」宓甯笑著問道:「這麼說來你已經知道歐陽家車隊的事了,娘現在有件事要你去辦。」

「我不知道。」歐陽聽雙聞言,無奈的垂下了頭,大口吃著碗里的飯菜。宓甯聞言臉色一冷,罵道:「你現在對我是什麼態度?」

「得了吧,八成又有人托你辦什麼事了吧,娘,我勸你少管閑事。」歐陽聽雙咽下嘴裡的飯菜,說道:「小時候怎麼沒見你這麼多事。」

「你別管,你就說願不願意幫我吧。」宓甯冷哼一聲,直接問道。

「好吧,那你先說是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