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七十二章 送禮

第一百七十二章 送禮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472

歐陽聽雙走出練武堂之後就跟歐陽風說了一聲,自顧自的往凌龍府外走去了,而歐陽風看著他的背影,無奈的笑了笑,想了想,也往歐陽飛龍的屋子走去,

迎風閣中,紫嫣似乎是被合歡宗派遣在此,歐陽聽雙每次來都能看見她的身影,此刻紫葒和紫嫣兩人帶著歐陽聽雙往迎風閣後院走去,路上歐陽聽雙打趣道:「紫葒長老可不厚道啊,為何這次的請帖不像前幾次一樣,一件古董都沒有?」

「因為妾身知道少爺這回必定會出來的。」紫葒回頭嫣然一笑,歐陽聽雙眉頭一挑,心中冷哼一聲,這種被人吃定的感覺讓他心中一陣不爽,不過看在那些儲丹瓶的面子上歐陽聽雙還是打算忍忍。

「這次屍鬼派為了感謝聽雙少爺,特意送了一件上百年的棺材來,想來少爺會滿意吧?」

「感謝我?」歐陽聽雙一愣,瞬間想起之前死谷一行來。

「少爺難道忘了嗎?要不是少爺的大力幫助,瓏兒她們可帶不回那株回生草,這次屍鬼派的百年殭屍似乎是被成功喚醒了,所以尸鳩似乎送了一具巨大的棺材來。」

歐陽聽雙點了點頭,卻是對這兩個字眼有些噁心,和兩人一路往後走,就看見尸鳩早已一臉笑容的等候在門前。

「歐陽少爺,久違了。」尸鳩見他走來,臉上的皮膚都快皺著一朵菊花,急忙伸手做出一個請的姿勢,歐陽聽雙順勢就往屋內走去。

「這次我為歐陽少爺帶來八十瓶天字類儲丹瓶,還有一百七十瓶地字類儲丹瓶,歐陽少爺可以檢查看看,若是需要可以直接買下,這價錢照著之前的算就是了。」尸鳩在歐陽聽雙身後為他四處指著,歐陽聽雙立即就看到了屋中被一個巨大白布分隔開的兩處儲丹瓶。

「還有,我們宗主知道少爺喜愛那些有年頭的東西,上次托少爺的福,已經成功喚醒了我們門內一頭上百年的古老殭屍,而這棺材就是盛放那殭屍所用。此次為了答謝少爺,這東西就當是我們屍鬼派送少爺的了。」

歐陽聽雙聞言瞟了一眼那白布,心中有些噁心,不過還是點了點頭,之後就往裡走去探查那些儲丹瓶來。

天字類的儲丹瓶自然沒什麼問題,歐陽聽雙見那些價值在八百點券以下的地字類儲丹瓶挑了出來,指了指這些,道:「這些東西都給我運到靈雲大道上的倉庫里去,等會我會把地址給你。」

「是是。」尸鳩急忙應允著,看了看面前的儲丹瓶,細細數了數,道:「這裡有八十瓶天字類儲丹瓶,一百一十二瓶地字類儲丹瓶,就算成一百一十瓶好了,那麼這裡就是……」

「不用了,這裡一百一十二瓶地字類儲丹瓶加上這八十瓶天字類儲丹瓶一共十二萬兩金票,這裡有十二張紫金票,你數數。」歐陽聽雙從懷中取出十二張紫金票,遞給了尸鳩,尸鳩見此自然大喜,急忙點著頭應允著。

「好了,既然沒事了的話,那我就先回去了。」歐陽聽雙擺了擺手,如今東西也已經買完了,就等過個幾天他將這些東西充入天刀系統里去了。

「唉,歐陽少爺幹嘛這麼急著回去呢,讓妾身伺候你好好在迎風閣里休息休息吧。」紫嫣笑著跟歐陽聽雙說道,歐陽聽雙看了她一眼,道:「現在吃飯時間又過了,你莫不是想要我在這兒等上兩三個時辰吃過晚飯再走?」

「這又有何不可呢?」紫葒在一旁說道,歐陽聽雙笑著搖了搖頭,道:「算了,如今我的時間寶貴,就不在這兒逗留了。」

說罷,歐陽聽雙就快步往回走去了,紫嫣詫異的看著他的背影,問道:「這小子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正經了?」

「恐怕是因為天峰山比武的事吧,這小子的實力在四大家族那些人眼裡可不怎麼夠看。」紫葒搖了搖頭說道。

「是嗎?聽說歐陽聽雙從死谷中回來沒多久就突破氣境了,算來比瓏兒白月齊危還有阿元他們還要快的多,沒想到他都趕不上四大家族的那些人。」紫嫣眼中一陣遲疑,卻愈發的覺得合歡宗和四大家族的差距起來。

「這是自然的,我們魔教三門從東部遷移到這兒來,要靈地沒靈地,要資源沒資源,好在當初總壇被攻破之後我們把存續幾百年的家當都帶過來了,不然要真的靠自己發展,這得發展到猴年馬月去。」尸鳩在兩人身後嘆息著搖了搖頭,紫葒和紫嫣對視了一眼,跟尸鳩說了一聲就自顧自的往迎風閣中的雅閣走去。

雅閣之中,兩人避開了尸鳩,細細檢查周圍無人之後就開始議論起來,只聽紫嫣問道:「也不知道現在族內如何了,前些日子聽說有一個來自東部天青湖的狐族的人來訪,也不知天青湖那兒的情況如何。」

「天青湖雖然是我們半獸族最大的聚集之地,但那裡地方太小,當初也正是因為這樣,那位天妖和絕獅才會帶領著半獸族的人打下了天青湖邊上的陸地,不過從如今的情報來看,那塊陸地又被人族搶回去了。」

紫葒說著,眼神不禁一暗,只聽紫嫣追問道:「難道我們就不能去天青湖生存嗎?」

「不可能,天青湖太小,零散的半獸族人還好,像我們這樣自成一派的族人,不說天青湖地方不夠大,就算是地方夠,估計他們也不會接納我們的。」

「為什麼,我們半獸族不是挺團結的嗎?」紫嫣好奇的問道。

「團結是一回事,不過我們畢竟和他們沒什麼聯繫,而且這個時候他們收到了偷襲,如今必定是草木皆兵,我們怎麼可能就這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