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七十一章 試功石

第一百七十一章 試功石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4120

練武堂和比武堂相差不大,都是露天的擂台,只不過練武堂大的多,而且裡面大大小小的擂台足有十幾個。歐陽風也沒有上擂台比試的打算,兩人靠邊走到練武堂角落裡的一處草地上,草地兩旁都安放著紅木製成的木架,上面擺滿了兵器。

歐陽風隨意的一招手,就引得一把鋼刀遠遠的飛來,歐陽聽雙一伸手就將其握在手中。

「爺爺,你用的這是控氣武技?」歐陽聽雙詫異的看了歐陽風一眼,歐陽風笑著點點頭,道:「不錯,這是我們歐陽家的黃階極品控氣法門,招風手。不過這東西沒多大用處,你不學也罷。」

歐陽風擺了擺手,自己也引來一柄長劍,彈了彈劍身,聽著嗡嗡的劍鳴聲,笑著點了點頭,道:「聽雙,進攻吧。」

「爺爺,我們還是別打了吧。」歐陽聽雙有些無奈的說道,沒想到歐陽風見此竟然身子一動,主動出擊了起來。

歐陽聽雙無奈,只好揮刀去擋,如今他的驚風刀法愈來愈接近大成,刀速自然夠快,歐陽風見此慢慢的加快了攻勢,歐陽聽雙依舊是穩穩的擋了下來。

「聽雙,別留手,進攻。」歐陽風沉聲說道,歐陽聽雙無奈,只好稍稍加快一絲刀速,朝著歐陽風攻去。

這一來一回之間自然惹得許多人來觀看,特別是注意到歐陽聽雙之後,周圍大大小小的武師弟子都圍了過來,其中就包括歐陽聽風和歐陽郡。

此刻只見場中歐陽聽雙和歐陽風互有攻守,不料還沒打幾個回合,歐陽風就有些惱怒的說道:「聽雙,你為何你用全力,是認為我這把老骨頭不中用了嗎?」

「那爺爺你小心了。」歐陽聽雙心中一陣無奈,只好發揮出驚風刀法的全部威力,歐陽風瞬間只覺置身在一片刀光之中,臉上閃過一絲喜色,抖擻了身子穩穩的接了下來。

不過這鋼刀太軟太輕,歐陽聽雙越用越覺得變扭,心中也瞭然為何那些修鍊之人如此熱衷於找到一柄趁手的武器來了。

不過這麼一來,歐陽聽雙倒是用起了幾式許久不曾用過的圓月破煞刀法里的招式,只見鋼刀飛舞之間,逼得歐陽風連連後退。

「哈哈,聽雙,你這幾招雖然妙。但這是群攻武技吧,你的空隙這麼大,不知有沒有練過手上功夫?」歐陽風心中一動,忽然打出一道劍氣朝著歐陽聽雙砍去。

不過因為歐陽風害怕傷了歐陽聽雙,所以這道劍氣速度不快,歐陽聽雙運起鬼蹤步一個轉身就躲過去了。

待他重新拿回鋼刀,歐陽風已然停手,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道:「唉,你這孩子不肯用實力,老頭子也把握不住出手的分寸,這比試還是省了。」

歐陽聽雙收回刀撓了撓頭,知道自己不肯全力比斗掃了歐陽風的興,不過若是他全力出手之後收不回來,惹出什麼事那就更不好了。

「爺爺,你就回去喝喝茶聊聊天什麼的,老是弄這些刀刀劍劍的有什麼意思。」歐陽聽雙走近安慰道。

歐陽風點了點頭,道:「唉,老了,或許就只能幹這些事了。」

「嘻嘻,才沒有呢,三爺爺老當益壯,能幹的事多了去了。」歐陽郡見兩人打完,急忙走近笑著說道,同時瞪了歐陽聽雙一眼。

歐陽聽風此刻也急忙走近,對著歐陽風恭敬的喊了句「爺爺」,歐陽聽雙見此也喊了句「大哥」。

「知道你這孩子怕全力出招之後收不回手,爺爺不怪你。」歐陽風欣慰的笑了笑,道:「從你剛才的刀法來看,你最近沒有偷懶,這刀法放在同輩之中,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明了。」

「二爺爺,你別誇他,堂弟最不禁誇了。」歐陽郡笑著跟歐陽風說道,歐陽聽雙聞言瞪了她一眼,問道:「我說堂姐,你不好好修鍊老往這邊跑幹嘛?」

「我沒在好好修鍊嗎?倒是你,也不見你來練武堂練武,肯定又是偷懶了。」歐陽郡跟在歐陽風身旁,此刻卻是一點都不怕歐陽聽雙,惹得歐陽聽雙一陣氣急。

歐陽風將圍觀的人群驅散,之後對著歐陽聽風說道:「聽風,你最近修鍊的怎麼樣了?」

「還行,還行。」歐陽聽風敷衍的說道,歐陽風嘆了口氣,道:「你好好修鍊,不是沒有機會突破氣境的,這幾年我們歐陽家資源多了許多,加上這次聽雙從死谷中帶出許多藥材來,想來還能分些到你頭上,你要把握住這個機會。」

「我知道了。」歐陽聽風急忙點著頭,歐陽風忽然想到什麼事,對著身後的歐陽聽雙說道:「對了聽雙,我記得大哥跟我說過你的麒麟真火威力比普通真氣大的多啊,不如我們去試功石去試試你真氣的威力?」

「試功石?在哪裡?」歐陽聽雙一愣,卻是沒聽過這東西。

「就在練武堂後面啊,堂弟你不來練武堂,自然不知道了。」歐陽郡笑著說道,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自然對著歐陽聽雙一陣數落了。

歐陽聽雙見歐陽郡一直喋喋不休的說個不停,不由得瞪了她一眼,將手掌抬了起來,道:「堂姐,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說話。」

「二爺爺你快看他。」歐陽郡身子一縮,委屈的對著歐陽風說道。

「聽雙,你怎麼跟你堂姐說話呢?她也是為了你好,還有,你別欺負你堂姐。」歐陽風笑著將歐陽聽雙的手壓了下去,語重心長的說道。

歐陽郡見此得意的瞥了他一眼,歐陽聽雙心中自然是一陣鬱悶。四人馬上就走到了練武堂後,穿過一個圓形的石門,就來到了一處石林之中。

「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