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五十七章 魔教傳承

第一百五十七章 魔教傳承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4044

凌龍府中,歐陽聽雙無奈的看著宓甯手中的那封請柬,不耐煩的說道:「這合歡宗搞什麼鬼,剛剛才送走了白月和瓏兒,怎麼現在又要請我去赴宴了。」

「這不好嗎?我看你倒是挺喜歡合歡宗的人的嗎,我上次可是聽你成叔說,你賜給了那個叫瓏兒的姑娘十兩土煌石,這是不是真的?」

「娘,瓏兒幫了忙,自然要給她點東西,不然算起來還成了我欠她的。」歐陽聽雙聞言無奈的用手撐住了額頭,宓甯想了想也沒繼續追問此事,倒是問道:「既然這樣,你打算什麼時候去赴宴?」

「這請帖上也沒說什麼時候,不過今日已晚,就等明日中午再去吧。」歐陽聽雙隨意的把請帖一丟,站起身來,和宓甯說了一句就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歐陽聽雙吃過午飯就來到了迎風閣中,倒是又見著了白月和瓏兒。

「我說你們兩個早早的出了凌龍府,怎麼還呆在靈雲城裡?」歐陽聽雙奇怪的看著兩人,不解的問道。

「其實我們還有事要跟歐陽少爺說呢。」瓏兒甜甜的說道,白月則將茶斟滿,笑盈盈的遞給了他。

「什麼事,怎麼不早說。」歐陽聽雙無奈的接過茶喝了一口,瓏兒搖了搖頭,道:「這件事關係重大,還是由火月長老親自跟少爺說吧。」

歐陽聽雙眉頭一挑,只見屏風之後果然走出穿著一身紅衣的火月來,「原來是火月長老啊,我說長老你不在合歡宗好好傳授你的功法,跑到這靈雲城來幹什麼來了?」

火月見歐陽聽雙話語輕佻,心中早已大怒,不過臉上還是擺出一張笑臉,說道:「此番妾身是有事要同公子說的。」

「哦?又是什麼事?」歐陽聽雙無奈的放下茶杯,這合歡宗一天到晚就是討論這個討論那個的,和她們摻和在一起准沒好事。

「不知公子可否聽說過秘魔洞?」火月好整以暇的在歐陽聽雙面前坐下,一臉認真的問道。

「秘魔洞?沒聽說過。」歐陽聽雙直截了當的搖了搖頭,火月臉上也沒什麼奇怪的神色,繼續介紹道:「想來公子也或多或少的知道我們魔教九門的事,我們魔教之前是東部第一大宗,門內高手雲集,光是我們一宗就足以和東部整個正道勢力相抗衡。

不過後來教中起了爭執,魔教就四分五裂開來,而也是這個時候,正派人士大舉進攻我們魔教的勢力,在我們還未反應過來之前,就有好幾處勢力被瞬間攻破,我們魔教也正是那個時候開始走下坡路的。後來門中的各大門主為了挽救魔教的頹勢,這才定下了魔教九門這個名號,魔教由一分九,但彼此之間卻又互相扶持,再次集齊魔教全部實力對抗外敵。」

歐陽聽雙隨意的點著頭,說道:「就算是這樣,你們的魔教已然變成了九個不同的勢力,就算是再怎麼齊心協力,都不可能變回當初魔教,畢竟九個門派有九個門主,怎麼能和以前統一的門派相提並論呢?」

「公子有所不知,之前的魔教其實就是由十大門主共同理事的,只不過總壇中還設左右長老和一名攝政元老算是會調解教內的事宜,本質和今日公子所見的魔教九門其實差不了多少,只不過如今魔教中有一門已然徹底滅門了,魔教的傳承少了一門而已。」

歐陽聽雙聞言有些驚奇的點了點頭,心中詫異的想到,這大門派就是不一樣,這麼說來之前的魔教竟然是沒有教主的嗎,也難怪他們會分裂了。

「公子既然知道了我們魔教九門的來源,那也該知曉我們魔教傳承久遠,在莽荒大陸上最少有幾千年的歷史,在這漫長的時間之中,除了本教的功法之外,也搜羅了無數其他門派的武技法訣,都被總壇的長老藏在了一個地方。」

「難道就是你說的那個秘魔洞?」

「不錯。」火月點了點頭,眼神誘惑的看著歐陽聽雙,而歐陽聽雙則是不屑的輕笑一聲,道:「那又如何,你們魔教傳承你們的,我歐陽聽雙自然是修習我自己的刀法,這與我有何干?」

「公子先別忙著拒絕,秘魔洞中收藏著無數功法秘籍,除此之外還有一處魔氣洞,其中的魔氣對修鍊十分有益,所有能進入秘魔洞的人,不僅可以在秘魔洞中隨意參閱,而且都可以進入魔氣洞修鍊一個月,公子可要好好想想。」

「怎麼,你這麼說莫非我也能進入你們的秘魔洞?」歐陽聽雙愈發的聽不懂火月話里的意思,火月輕笑一聲,也不回答,而是繼續說道:「秘魔洞是我們魔教的禁地,其中的好處想來公子也知道,不過這件事也不急,秘魔洞要在七年後才開啟,歐陽公子可以回凌龍府好好查查關於我們魔教的資料,之後自會有人來同公子說明情況。」

「是嗎?」歐陽聽雙看著故意賣關子的火月,冷笑一聲,說道:「若是你們此次請我來的目的就是說這個的話,我可要走了。」

「秘魔洞中藏有無數地階的功法,歐陽公子可要好好考慮一番,這可不是歐陽家能比的,就算是歐陽公子的武技功法得傳於高人,也別賭這個氣。」火月見歐陽聽雙話語中的不屑之意,心中一苦,愈發覺得這歐陽聽雙難以伺候起來。

「怎麼會有這種人,武技功法秘術,莫非就沒有東西可以讓他追求嗎?不可能,他一定是不了解秘魔洞中的功法到底有多高深。」火月心中想到,而本十分不屑的歐陽聽雙陡然聽到這句話,心中卻是開始思索起來。

「地階的功法?我倒是忘了身法和功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