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五十四章 發覺

第一百五十四章 發覺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538

第二天,一大早,宓甯就來到了歐陽聽雙的屋中,只聽她看似好奇的問道:「雙兒,這次你去死谷到底拿到了多少枚回生草?」

「兩枚啊,怎麼了?」歐陽聽雙打著哈欠睡眼惺忪的說道,宓甯不假思索推開了歐陽聽雙走入他屋中,一邊看似隨意的四處走著,一邊說道:「剛才我去問了你成叔,似乎你沒有上交回生草給家族啊。」

「這不是為了你嗎,我就特意將回生草藏了下來。這東西體積小,而且只有一株,我藏在衣襟里也沒人發現。」歐陽聽雙面不改色的說道,有些無奈的看了宓甯一眼,繼續說道:「娘,你沒事去找成叔幹嘛?有什麼事直接問我不就成了。」

「問你?」宓甯輕笑一聲,道:「我問你,你會如實回答我嗎?」

「當然了。」

「那好,我問你,你到底拿到幾株回生草?」

「真的只有兩株。」歐陽聽雙笑嘻嘻走到宓甯身後,想要給她揉揉肩,不想被宓甯用力的在手上一拍。

「是嗎?」宓甯看著一臉討好的歐陽聽雙,愈發覺得他說了謊,可惜自己卻沒有辦法戳穿他。

「對了,我記著之前在你胸口看見了一枚戒指,那是什麼東西?』宓甯話鋒一轉,知道歐陽聽雙八成就是把東西藏在儲物戒中,故而故意說道。

「什麼戒指,娘,你什麼時候看到的。」歐陽聽雙一愣,有些詫異的問道,這東西自己可保護的好好的,卻沒想宓甯早就注意到了。

「就是你之前太累了,在我屋內睡著的那次。我見那枚戒指倒是挺古樸的嘛,和你爹手裡那枚儲物戒怎麼那麼像呢?」宓甯裝作疑惑的託了托下巴,見歐陽聽雙一臉懷疑的看著她,繼續說道:「要不你拿出來看看,我再確認確認。」

「我沒什麼戒指啊,娘,你看錯了。」歐陽聽雙怎麼肯將儲物戒拿出來,故而立即搖了搖頭,宓甯眉頭一挑,說道:「你的意思是你娘老眼昏花了嗎?」

「或許還真是,不僅老眼昏花最近還特別愛管什麼不著邊的事。」歐陽聽雙點了點頭,氣的宓甯胸前一陣起伏,縴手指著他,道:「你眼裡是不是沒我這個娘了?」

「哪有。」歐陽聽雙抱住了宓甯,問道:「娘,你就說你到底要幹嘛吧。」

「你把你手裡所有回生草都給我。」宓甯直接了當的說道。

「什麼,你不是說只要一株腐天花和回生草就行了嗎?要這麼多幹嘛?」歐陽聽雙眉頭一挑,問道:「這東西到底是不是那什麼紫伯要的,我怎麼看你一天一個想法。」

「你管事誰要的,總之娘不會害你就是了,快把東西給我。」宓甯回頭白了他一眼,竟然伸手探到他胸口去找那枚戒指,歐陽聽雙立即鬆開抱著宓甯的手退了一步,道:「娘,你這是幹嘛?既然當初說好了一株就是一株,你怎麼能變卦呢?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瞞著我?」

宓甯眼中閃過一絲狡黠,想了想說道:「不錯,其實當初紫伯要求的是兩株回生草,只不過我為了不讓你冒險就沒告訴你實情。既然這次你除了手裡一株之外還給了合歡宗的人一株,不可能正正好好就收集到了兩株吧?」

歐陽聽雙一愣,懷疑的看著她,想了想說道:「那次我的確採到了三株,不過娘,這東西真的是那紫伯要的?」

「不錯,你快把回生草和腐天花一起給我。」宓甯臉上一喜,急忙走近說道。

「這不行,既然是紫伯要的,那就等他派來的人來了,我親自給他。」歐陽聽雙斬釘截鐵的說道,這次一定要斷了宓甯和萬錢幫人的關係,整天不是密信就是辦事的,他可是一點都不放心他們。

「這……好吧,他派來的人好像下午就要到達靈雲城了,你中午吃過飯之後就去找他吧。」宓甯想了想說道,「她是一名灰衣女子,若是沒差的話會在當初紫伯住的那個小客棧門口等著你,你就當她是你的侍女,帶進凌龍府來,娘要見她。」

「見她?」歐陽聽雙重複了一句,想了想說道:「好吧,那下午我就去找她。」

「你要記住別暴露她是萬錢幫的人。」宓甯吩咐道,想了想,話鋒一轉,說道:「雙兒,這麼說來你胸口的那枚戒指真的是儲物戒了?」

歐陽聽雙心中一動,搖了搖頭,道:「不是啊,那隻不過是枚普通的戒指罷了,我在外面搜尋古董的時候見到的,我看看著還不錯,就戴上了。」

「是嗎?雙兒,你可別騙我。」宓甯伸手,故意在歐陽聽雙面前修理著指甲,一邊說道:「我怎麼看你那枚戒指都和你爹手上那枚一模一樣,你拿出來給娘再仔細看看。」

「娘,真不是。」歐陽聽雙無奈的說道,宓甯眉頭一挑,道:「你心虛了,如果不是儲物戒的話你拿出來又何妨,娘又不會搶你的。」

歐陽聽雙無奈的看著宓甯,胡謅說道:「那個賣古董的人告訴我,這東西有辟邪的功效,不過見光就不靈了。娘,你要是為我好就別看了。」

「哼,你什麼時候說謊眼睛都不眨一下了?」宓甯臉色瞬間大變,伸出的縴手立即給了歐陽聽雙一巴掌。只聽空氣中傳來清脆的一聲響聲,歐陽聽雙不可置信的看著宓甯,宓甯剛剛出手立即就後悔了,不過轉念一想如今歐陽聽雙實力也達到了上氣境,自己這一巴掌也打不疼他。

「娘,你打我?」歐陽聽雙不解的說道,宓甯冷哼一聲,道:「我只打你一巴掌還算輕的,你當初是不是答應過我不跟我說謊的,瞧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