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五十一章 谷外

第一百五十一章 谷外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4021

營地中,歐陽聽雙將玉盒交給瓏兒,再拿出那團最小的金剛藤,給了她之後就回去休息了。而在另一邊鐵家的長老卻是急急忙忙的找上了歐陽成,開始商議起腐天花的事來。隨著歐陽聽雙率先完成試煉,谷內陸陸續續的也有人緩緩的騎著馬一臉疲憊的走出,各大勢力的長老立即圍了上去。

不久之後,齊危也從死谷中出來,他卻是故意拖延了時間,他身旁卻不見阿元的身影,此刻也不見散人幫的人來找他,齊危四處看了看,就牽著馬往一處走去了。之後又過了兩個時辰,阿元才緩緩的從入口走出,野狼閣的人倒是要好的多,見他出來還幫著他牽了牽馬,等他把東西全部上交之後,他才往另一處走去。

傍晚,歐陽聽雙在帳篷中醒了過來,用冷水洗了個澡之後才往外走去,打開天青鬼眼隨意看了看,發覺歐陽敵幾人都在歐陽成的帳篷里討論著什麼。

歐陽聽雙腳下一動,開始往那兒走去,帳篷中的歐陽成見歐陽聽雙來了,笑著說道:「聽雙,你來的正好,這次死谷之行就數你收穫最大,回去之後你自有獎勵。」

歐陽聽雙淡淡的點了點頭,要是讓歐陽成知道此行最大的收穫都被他私吞了,他還不氣得扒了自己的皮。

「堂弟,你又立功了。」歐陽郡笑嘻嘻的走到歐陽聽雙身旁,說道。歐陽聽雙看了歐陽郡一眼,只見一個月不見,歐陽郡臉上憔悴了許多,他想了想問道:「堂姐,你剛出來吧,身上怎麼一股怪味?」

「啊,有嗎?」歐陽郡臉一紅,連忙聞了聞自己的衣服,之後就小跑著離開了。

「聽雙,你若沒事的話就回去休息吧,我們明日就啟程回家。」歐陽成最後吩咐了一句,歐陽聽雙點頭就回去修鍊去了,一個月來他還從未運氣修鍊過。

待歐陽聽雙走後,歐陽敵就有些詫異的問道:「堂弟真的給了合歡宗的那個女子十兩土煌石?」

「不錯,我看這孩子被合歡宗那妖女迷的亂了心竅,這麼貴重的東西都送的出去。」歐陽成恨鐵不成鋼的說道,說著還捂了捂胸口,一副極為心痛的表情。

「成叔,你就別傷心了,怎麼說堂弟兩人就收集了這麼多的草藥,已經算是很出色了。「歐陽敵急忙安慰道。

「這卻是另一回事了,不過聽雙既然答應給那妖女土煌石,這筆賬就要算在合歡宗頭上,回去之後我就告訴你爹,當初答應給合歡宗的東西要打打折扣了。」

歐陽敵一聽,有些無語的看了看一旁歐陽嶺,歐陽嶺聳了聳肩說道:「好了,你成叔現在已經掉進錢眼裡了,什麼事都要講求一個錢字。」

「難道不是嗎,合歡宗如今最缺的就是錢,照聽雙這個樣子下去,那還不得把自己的身家給敗光了,我可是聽說上次聽雙去合歡宗一趟,可是找風老爺子拿了十五萬兩金票啊。」

「這麼多,聽雙都花光了?」

「這我倒是不知道,不過聽雙花錢大手大腳倒是真的,回去之後一定要跟風老爺子去說說,怎麼能給這孩子這麼多錢呢。」歐陽成一副警備的模樣,歐陽敵和歐陽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無奈之色。

…………

此刻在某處客棧之中,齊危和阿元不知何時擺脫了散人幫和野狼閣的人馬,已然跟一襲紅衣的火月匯合在了一起,只聽火月問道:「你們拿到了多少東西?」

齊危和阿元對視了一眼,兩人將手裡的一點點草藥放在了桌上。

「你們在幹什麼?就這麼一點?」火月猛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不可置信的問道。

「師傅你別著急,大部分草藥都在師妹手上。」齊危急忙解釋道,火月看了看齊危,畢竟他是自己最為得意的弟子,此刻也只好壓著心中的脾氣聽了起來。

待齊危說完之後,火焰眼中多出一股怒意,有些生氣的問道:「散人幫和野狼隔的人真的這麼混賬?」

「是啊,野狼閣還算好,散人幫就真的太過分了,竟然要我八成的收益。」齊危苦笑著搖了搖頭,這件事他也做不了主,而且他修為還低,此刻只能任人欺負了。

「這麼說來還是歐陽聽雙幫了你們?」

「是啊,最後的確是歐陽少爺幫了我們一把,而且關於回生草的事,也是拖了歐陽少爺的福。」齊危點了點頭急忙說道。

「什麼歐陽少爺,那傢伙就是個混蛋,對了,現在回生草在哪?」火月不滿的說了一句,問道。

「回生草自然是交給瓏兒師妹了,也不知她是自己藏著還是將其交給了歐陽聽雙。」齊危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回生草現在的情況。

「這麼說來那株回生草算是歐陽聽雙給你們的報酬,上次我收到瓏兒的密信,她說歐陽聽雙答應給她一株回生草作為獎勵,這麼一來我們合歡宗卻是有兩株回生草入賬了?」

「不,師妹說過,她用一株回生草抵消了一成半的收益,不然歐陽少爺怎麼肯答應以只收取我們一成半的草藥。」齊危搖了搖頭,如實說道。

「什麼,這孩子怎麼能這麼傻,你們不是說沒有地圖,那能找到多少藥材?一成半的草藥還不如一株回生草呢,要想想回生草多麼珍貴啊!」火月一呆,有些可惜的嘆了口氣。

「師傅你這就想差了,死谷內遍地都是草藥,就算我們沒有地圖,沿路找過去也找著了不少,許多都是外界十分珍惜的東西。」齊危急忙說道,回頭看了阿元一眼,問道:「元師兄,都有些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