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四十五章 後話

第一百四十五章 後話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553

歐陽聽雙皺著眉頭看著天刀系統的物品界面,其上顯示著自己收集來的黑鏡石,可黑鏡石圖標右下角的數字卻只顯示著一百一六。

自己當初至少收了兩百多兩黑鏡石進去,可是初次放入系統的黑鏡石圖標是暗著的,系統顯示黑鏡石品質不達要求,之後歐陽聽雙點擊了精粹那個選項之後,兩百多兩黑鏡石就只剩這一百一十六兩了。

「還好,不管怎麼說這黑鏡石都夠了。」歐陽聽雙心中默默的想道,見瓏兒還沒過來,伸手從竹籃中又取了八十多兩黑鏡石充入系統,之後又花費了八點點券精鍊,這下天刀系統中就有一百五十三兩黑鏡石了。

取出竹籃中的竹盒,將裝著黑鏡石的布袋放在竹籃的底端,之後歐陽聽雙又將竹盒放了回去,這麼一來瓏兒就不會看到黑鏡石少了一大半了。

把所有事弄好之後,歐陽聽雙施施然坐在馬上,一會功夫之後瓏兒就笑嘻嘻的走近了,「快上馬,之後的時間我們去青金石礦收集青金石。」

歐陽聽雙淡淡的說道,瓏兒身子一動,就坐到了歐陽聽雙身後,笑著問道:「聽雙少爺,我想拜託你一件事。」

「又有什麼事?恐怕不是什麼好事吧。」歐陽聽雙催動小黑往東邊跑去,一邊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聽雙少爺當初也聽到了,散人幫的人要拿齊師兄收集來的八成收益。本來齊師兄是想將他收集到的草藥統統給元師兄的,不過聽雙少爺你在歐陽家地位這麼高,能不能幫我們把草藥帶出去呢?」

「幫你們把草藥帶出去,等出去之後再還給你們?」歐陽聽雙注視著前方,有些好笑的說道。

「是啊,求求你了聽雙少爺,你就再幫瓏兒一次吧。」瓏兒可憐兮兮的抱著歐陽聽雙的熊腰,趴在他的背上說道。

「我和你們合歡宗本就是兩路人,你別再指望我會幫你了。而且這次死谷之行我都要把東西上交給家族,我怕你兩位師兄把東西全給我,之後我上交了家族,就全部都拿不回來了。你們還是把東西給野狼閣吧,這麼算來還有一半的草藥和礦石。」

歐陽聽雙心中冷笑一聲,讓齊危和阿元幫忙併給一株回生草的報酬,根本不是因為瓏兒的緣故,只不過是自己從不願虧欠別人而已。這回她什麼條件都不說,一心只求自己幫她,莫非還真的以為自己喜歡上她了。

「哼,外面的那些歐陽家長老想來都是聽雙少爺的長輩,只要聽雙少爺願意幫忙,那藥材怎麼可能要不回來呢,聽雙少爺一看就是不想幫瓏兒。」

瓏兒裝作一副生氣的模樣,委屈的說道。歐陽聽雙心中覺得好笑,只聽他頭也不回的說道:「不錯,這你卻是猜對了,我的確不想幫你。」

「什麼?」瓏兒一怔,此刻歐陽聽雙不耐煩的語氣傳來,「我說瓏兒姑娘,我帶你來死谷是讓你幫我,你不是叫我幫忙就是拜託我的,怎麼像是我在幫你了?還有,你這次沒經我允許就通知你兩位師兄,不僅暴露了我的位置,還敢跟我提什麼要求。我歐陽聽雙從不欠人什麼,所以這次就拿一株回生草當報酬,不過這件事我會稟告族長的,我看天月宗主會給歐陽家一個怎樣的交代。」

「你!」瓏兒一聽,心中一涼,立即從歐陽聽雙背上起來,粉手指著歐陽聽雙的臉說道:「你就這麼狠心讓奴家受罰?枉虧瓏兒對你這麼好!」

「你對我好?我怎麼沒看出來,倒是我對你不錯是真的,你也別怨我,算來算去都是你自己的錯。」

瓏兒聽到這裡,早已心亂如麻起來,一時之間呆坐在馬背上,有些說不出話來。

「要是歐陽聽雙把這件事告訴歐陽族長,他們一定會責怪我們合歡宗的,到時候師傅一定又會答應他們什麼條件。」瓏兒心中絲毫沒有想到自己受罰的事,倒是依舊在擔憂著合歡宗的利益。

半響之後,歐陽聽雙見瓏兒沒了動靜,有些好奇的回頭看了一眼,只見瓏兒哭喪著個臉獃獃的坐在他身後,見他看來還幽怨的橫了他一眼。

歐陽聽雙嘴角露出一絲輕笑,瓏兒見此怨氣大發,用力一拍歐陽聽雙的腰,委屈的說道:「聽雙少爺你就知道欺負奴家,奴家找你惹你了,和上次在合歡宗一樣,一路上給你揉肩捶背的還討不得好。」

「怎麼,這件事還怨起我了?我當初只告訴齊危和阿元回生草成熟的時間,可昨天我只越過山坡去了那怪石林一趟,你立即就遇見了你師兄兩人,你不會說是你偶然遇見的吧。」

「可我師兄又沒什麼惡意,你也沒損失什麼啊。哼,我知道了,你剛才肯定是在故作大方,在我師兄面前說要把回生草當做報酬,可現在你已經後悔了,這才怪罪我,把我當出氣筒。」

歐陽聽雙有些無奈的回頭看了瓏兒一眼,說道:「你的想像力倒真是挺豐富的,算了,隨你怎麼想吧。」

「聽雙少爺你就別把這件事告訴別人了,瓏兒錯了還不行嗎?」瓏兒抱住歐陽聽雙的腰,哀求道。

過了半響,瓏兒見歐陽聽雙絲毫沒有動靜,語氣立即一變,說道:「哼,歐陽聽雙,你要是敢把事情說出去,我立馬就下馬,看你怎麼走!」

「是么,那你就下去吧,死在這可別怪我。」歐陽聽雙依舊沒有回頭,只顧著控制小黑往前趕路。瓏兒獃獃的坐了半天,最後還是服軟說道:「聽雙少爺,你就真的這麼狠心?」

歐陽聽雙不理瓏兒,之後瓏兒也再沒說什麼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