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四十四章 兌現

第一百四十四章 兌現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817

歐陽聽雙說完就自顧自的往小黑身旁走去,瓏兒看著他的背影愈發的摸不著頭腦起來,耳邊只聽齊危說道:「師妹,你跟那歐陽聽雙說什麼了,他竟然說我們這次出手會給一株回生草的報酬,莫非他的意思是還會給你一株回生草?」

瓏兒有些遲疑的點了點頭,道:「應該是這個意思吧,他這個人我也說不清楚。」

「他會有這麼好心嗎?而且這麼一來佔大頭的不就是我們了?」一直不開口的阿元此刻終於開口說道,只聽他聲音極為堅定富有磁性,不過這句話里卻飽含了疑惑的語氣。

「或許吧,不過他說過的話大多都是算數的。」瓏兒想了想,終於承認了歐陽聽雙一句。

「好了,我們別討論他的,既然他這麼說了,就看他明天怎麼辦了。不過師妹,你確定他有辦法拿到回生草嗎?」

「應該可以吧,我看他對那些回生草挺了解的,而且對死谷的各個蠻獸都知道很多,或許他知道什麼方法。」瓏兒回想了一下最近歐陽聽雙的表現,點了點頭。

「不管怎麼說,我們如今能靠的也只有他的,對了師妹,你快去吧,我們明日就在此地等你們。」齊危點了點頭,對著瓏兒說道。

「對了師兄,你們知不知道水潭在哪裡?散人幫和野狼閣那些人沒給你們地圖,不會連糧食都沒給吧?」

「這倒沒有,他們給了我們一塊肉乾,這東西好像還是歐陽家給的,還給了我們馬和水囊,除此之外就什麼也沒有了。我和元師兄進來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水源了,不過當時我們不知那水到底能不能喝,直到後來我們又遇見了散人幫的人,跟著他們才找到了現在喝的水。」

齊危苦笑著說道:「此行才找到一點點藥材,雖說價值也極為不菲了,但還是沒有將這個名額的價值發揮到最大,真是可惜了。」

「師兄別自責了,都是散人幫和野狼閣的錯,不僅不給地圖,還要沒收你們收來的草藥。」瓏兒說著眼中就閃現一抹怒色,阿元看了看瓏兒,臉上毫無表情的說道

「這地圖似乎是當初各大勢力聯手清掃死谷之後製作的,不給我們也是正常,不過他們要求把我們收集來的草藥上交就有些過分了,出去之後確實該告訴宗主,以後最好不跟他們合作了。」

齊危點了點頭,瓏兒想了想就將當初歐陽聽雙介紹過的死谷的事情告訴了齊危兩人,不過還沒等瓏兒介紹完,就聽阿元說道:「好了,既然師妹從歐陽聽雙口中得知這麼多事,那你以後再告訴我們也不遲,你先去歐陽聽雙身旁把,像他那種人估計不會有什麼耐心。」

「好吧,那我先走了。」瓏兒點了點頭,立即往歐陽聽雙那邊跑去了,齊危和阿元對視了一眼,立即就換了個方向,他們卻是半刻都不休息,繼續去搜尋藥材起來。

「說完了?」歐陽聽雙淡淡的看了瓏兒一眼,心中愈發的覺得帶瓏兒進來是他最蠢的一個決定,自己還可笑之極的跟她說了這麼多事。

「明明知道她是有目的才接近的,我怎麼就這麼蠢呢?」歐陽聽雙心裡把自己罵了個遍,臉上則毫無動靜,對著瓏兒抬了抬下巴,道:「既然說完了就上馬吧。」

「聽雙少爺你不會生氣了吧?」

「生氣,我有什麼好生氣的,你的確是合歡宗的人,跟你師兄親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歐陽聽雙淡淡的說道。

瓏兒抱著他的腰笑嘻嘻的說道:「聽雙少爺你莫非是吃醋了?」

「就你這姿色,想一想再說這話。」半響,歐陽聽雙淡淡的說出一句,之後也不看瓏兒的臉色,專心注意著周圍景物。瓏兒在身後想了想,也沒繼續說話,安靜的注視著周圍急速後退的樹木。

…………

將水囊里的水再次充滿,當初在黑鏡石礦中也出來過一次補充水源,畢竟人所需的水實在是太多了,四個大水囊也只夠支撐五六天的。

「可惜我不能暴露儲物戒,不然能省好多事。」歐陽聽雙心中想著,打開地圖看了看,隨意找了個方向說道:「好了,我們四處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地方漏下什麼藥材出來,若是沒有的話就回那山坡下去等著吧。」

…………

第二天一早,歐陽聽雙和瓏兒就來到了山坡之下,齊危和阿元早已等候在此,歐陽聽雙下馬之後對瓏兒說了一句,「好了,你就替我看著馬,我去去就回。」

瓏兒點了點頭,齊危和阿元卻也牽著馬來,不過兩匹烈焰馬都用韁繩綁在了一旁的樹上,兩人對著瓏兒點了點頭之後就跟歐陽聽雙一同山坡之中走去了。

瓏兒想要牽著小黑走到樹旁,可惜小黑立即搖了搖馬首打了個響鼻,豎眼一撇,一副不屑的樣子。瓏兒見此心中一氣,但也奈何不了它,想來此刻的死谷中央應該不會再有人了,瓏兒也就沒怎麼擔心那兩匹馬的安全,但依舊還是遠遠的看著。

走入山坡,三人來到那怪石之前,只聽歐陽聽雙介紹說道:「這些死蠍除了那回生草之外,還極為喜愛吃食蠻獸的肉,血腥味越是重的,它們越喜歡。加上它們一直呆在山坡之中,肯定很久都沒出去捕獵了,這肉食對他們的吸引力絕對是致命的。現在是白天,它們此刻不會比試,所以沒有任何一隻死蠍敢動那些回生草,此刻正是我們拿回生草的最好時機。」

「想來歐陽少爺已經準備好了吧?」齊危一愣,雖然看歐陽聽雙手上似乎也不像是有血肉的樣子,但既然他這麼說,肯定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