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三十九章 死蠍

第一百三十九章 死蠍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585

「原來是這樣,難怪這回生草這麼難得。」小白臉點了點頭,有些瞭然的說道。

「不過我們怎麼知道那回生草成熟了沒?」小白臉和元師兄對視了一眼,齊齊把目光投向了歐陽聽雙,瓏兒見此急忙走近,介紹道:「聽雙少爺,這位是火月師叔的弟子齊危師兄,而這位則是阿元師兄,你剛才不是說你去死谷里看看情況嗎?你快說裡面到底怎麼樣了?」

歐陽聽雙眉頭一挑,想了想其實告訴他們也無妨,不過此刻他卻反問道:「你們應該也看見了最裡面的那塊巨型怪石里有無數死蠍在活動,你們有辦法上去嗎?」

齊危想了想說道:「這卻也不是很難,我們發現那些死蠍只在怪石每一層的空隙中活動,平時也從不出怪石,只不過有時會爬到那怪石里的地洞里去。若是我們能快速的點在怪石之上,還是有機會進入那怪石之中的。」

歐陽聽雙眉頭一挑,說道:「不錯的想法,不過你進去之後還怎麼出來?那些死蠍可是氣境巔峰的妖獸,速度奇怪不說,身上還帶著劇毒,要是被碰到一下,後果就有些不堪想像了。」

「這,還請歐陽少爺賜教。」齊危拱了拱手,誠懇的說道。

歐陽聽雙搖了搖頭,瓏兒見此將你拉了拉他的衣袖,求助似的看著他,歐陽聽雙心中苦笑一聲說道:「今天我把消息告訴你們,只是因為我當初去合歡宗做過客,這次就算是還上次的招待之情吧。」

緩了緩,只聽歐陽聽雙說道:「此刻死谷之中有兩朵回生草將在三天之成熟,三朵即將在十二天後成熟,你們若是真的想要這東西,那就自己靠本事去那吧。」

齊危和元師兄面面相覷,而歐陽聽雙則對瓏兒揮了揮手,道:「好了,我們現在要去礦洞里收集礦石了,你們二位自便吧。」

「這……多謝歐陽少爺。」齊危對著歐陽聽雙拱了拱手,眼神一轉,瓏兒在一旁偷偷的使了個眼色,雖然歐陽聽雙如今的目力極好,但此刻也看不見瓏兒雙眼中的那絲狡黠。

乖乖的和歐陽聽雙上了馬,瓏兒最後對著兩人說道:「師兄,你們快去搜集那些草藥吧,最後我看看能不能想方法帶出去。」

「好。」齊危應和道,而那阿元似乎不善言語,只是點了點頭,兩人看著瓏兒遠去之後,這才轉身往另一處走了。

「聽雙少爺,你到底有沒有什麼辦法進到那什麼怪石之中啊?」瓏兒在歐陽聽雙身後有些好奇的問道,她聽齊危介紹了山坡內的情況,如今卻也知道了七七八八。

「我能有什麼辦法,不過你們合歡宗的確是好手段,加上那兩人,算起來已經有四人進入死谷了,我很好奇到底還有沒有其他人?」

歐陽聽雙冷笑一聲,此刻他心中卻更加好奇,畢竟散人幫、地火堡、野狼閣加上如今的萬蛇谷一共也才四個名額。

「我們一共只有四個人進來,而且聽雙少爺你也聽到了,散人幫和野狼閣的人這麼要求齊師兄和元師兄,加上我和師妹還是來歐陽家當幫手的,一點東西都分不到,這麼一來我們能帶出去的東西能有多少?」瓏兒此刻委屈的說道,心中卻是在盤算著怎麼好好利用一下歐陽聽雙。

而此刻歐陽聽雙卻沒發覺瓏兒的小心思,自顧自的想著,半響之後才說道:「哼,野狼閣我就不說了,像散人幫的那個鬼風,你們和他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加上近幾年你們合歡宗被四大世家針對,門下的人還駐紮在九囚堡里,那鬼風不欺負你們欺負誰?」

「哼,回去之後一定要稟報師傅,要把散人幫他們吃進去的吐出來。」瓏兒小嘴一癟,憤憤的說道。

「就算是天月,她現在有什麼辦法對付鬼風?散人幫畢竟是東邊的五方勢力之一啊。」歐陽聽雙心中嘆息道,這話卻也沒直說出來。

「聽雙少爺,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們,奴家知道你最好心了。」瓏兒在身後錘了錘歐陽聽雙的背,可憐兮兮的說道。

「哼,這可不關我的事,你別把我牽扯進來。」歐陽聽雙沒好氣的說道,剛才瓏兒一股腦的把自己對她說過的東西全部告訴了齊危和那阿元,可沒把他氣死,心中也總算察覺到了瓏兒畢竟是合歡宗的人,和自己始終有條界限。

「聽雙少爺你別緊張,奴家只不過有一個小小的忙要你幫,而且一定會給你好處的。」瓏兒在身後急忙應承起來,歐陽聽雙心中卻是絲毫沒有考慮這些事,話鋒一轉說道:「我們現在去死谷偏北處的黑鏡石礦收集黑鏡石,最好在六天內收集到四十兩,這麼一來才有時間去做其它事。」

瓏兒聞言有些詫異的問道:「地面上不是還有不少草藥嗎?我們這就不收集了?」

「地面上那些普通的草藥就算了,死谷不大卻進來了一百個人,我們若是和那些普通弟子一樣,幾天下來能採集到多少東西?還不如乘著大家都沒有進礦洞的念頭的時候搶先去裡面看看,這麼一來還能少受干擾。」

歐陽聽雙卻是有另一番見解,緩緩的說道。此行本就是以歐陽聽雙的主,瓏兒見歐陽聽雙堅持也就沒說什麼,任由他帶著自己再次往死谷深處跑去。

黑鏡礦洞產出的是品階較高的黑鏡石,歐陽聽雙一進入這暗沉的礦洞之中就覺得不一般,只見石洞之上儘是倒垂的黑色發亮的晶體,整個石洞地表猶如被一層暗黑色晶體覆蓋了一般,唯有少許地方有些裂痕,依稀能看出是爭鬥造成的。

「這地方好漂亮。」瓏兒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