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三十一章 巨鉗蠍

第一百三十一章 巨鉗蠍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551

泥潭之中,那蠍子速度極快的游來,這次似乎帶著一股一往無前的架勢,歐陽聽雙靜靜的等在竹筏之上,等到那蠍子近了,猛地將流金刀刺了出去。

「嘶嘶!」

那隻蠍形蠻獸從泥潭中露出半截身子,猛地揚起的了巨大的褐色鉗子,可惜還未顯威就被流金刀直接貫穿了。但這隻蠍子躍起進攻之時,鉗子帶出幾股泥潭中的毒水來,還好歐陽聽雙反應的快,流金刀瞬間一收,猛地往一旁垮了一步,堪堪躲過毒水。

「這是巨鉗蠍,只生活在劇毒無比的沼澤之中,沒想到在這裡能看見。」因為歐陽聽雙動作太大導致竹筏有些傾斜,瓏兒在一旁急忙用力一踏,一邊說道。

不過此刻還沒等瓏兒說完,歐陽聽雙就對著那巨鉗蠍露出的半截身體一刀刺去。這蠍子的確和它的名字相符,中間的蠍身和它的一隻鉗子差不多大,此刻似乎是鉗子被刺穿,十分吃痛,嘴裡正「嘶嘶」的呼吸個不停。此刻歐陽聽雙一刀快如閃電的刺入它的腦門中心,蠍子最後猛地「嘶嘶」一聲,待到歐陽聽雙把刀拔出,這蠍子就沉入泥潭不知蹤影了。

歐陽聽雙打開天青鬼眼注視著蠍子離開了視野範圍,走到竹筏前端開始處理起腐天花來,一邊問道:「那蠍子是何等蠻獸?」

「巨鉗蠍是下氣境妖獸,體內蘊含毒氣劇毒無比,好在少爺剛才動作夠快,雖然巨鉗蠍的主要攻擊手段是它的鉗子,但它的尾巴催動起來速度奇快,而且其上還有毒刺,極難對付。」瓏兒在一旁眼神一閃,對歐陽聽雙的流金刀又大感興趣起來。

「聽雙少爺手中的寶刀應該是中品寶器吧?」

「你這小丫頭怎麼話這麼多,不該問的別問,難道你師傅沒教過你嗎?」歐陽聽雙小心的將腐天花根莖處的鬚根全部斬斷,這腐天花只憑著鬚根長在這泥潭之中,吸收泥潭中的毒水成長,鬚根極為乾淨。

歐陽聽雙用流金刀拖著它,一隻手拿著船槳,打開天青鬼眼又看了起來,立即又在左手邊一百多米的地方又看見了一株腐天花。

「我們先回去把這東西放好,再過來拿另一株腐天花。」歐陽聽雙想了想,他可不相信這泥潭之中只有一隻巨鉗蠍,如今要護著這株腐天花,要是有個什麼閃失就不好了。

「動作給我快點,我們要把這泥潭搜上一遍,腐天花這種東西怎麼可以留給其他人呢?」歐陽聽雙不滿的瞪了瓏兒一眼,腐天花是大陸上極為珍稀但用處極大的東西,許多上等的礦石無法鍛造,靠的就是這腐天花的腐蝕之力。

不過腐天花的腐蝕之力極為特殊,在一定時間之內只會軟化礦石,不會直接對礦石有所損傷,故而被那些鑄劍師極為推崇。當然,也因此,本就不多見的腐天花在市場上更加渺無蹤跡了。

「知道了。」瓏兒無奈的白了他一眼,對腐天花也有些渴望,故而可憐兮兮的說道:「聽雙少爺,你看奴家這麼用心的幫你,能不能也給我一株啊?」

「我們費了半天勁才收集到一株,你能不能先等我們把泥潭搜尋完了再說這件事?再這麼拖拖拉拉的,其他勢力的那些人就要找來了。」歐陽聽雙有些著急的大聲說道,他可還要去找紫天草,在這麼下去那東西都要被人給搶走了。

瓏兒縮了縮腦袋,聞言動作也快了幾分,兩人迅速來到岸邊,歐陽聽雙走到小黑身邊從竹籃中拿出幾個竹盒,比划了一下,將腐天花裝入一個較大的竹盒之中。

之後又對著瓏兒揮了揮手,兩人卻沒有直接就往剛才發現的那株腐天花去。歐陽聽雙認為這泥潭不大,靠著自己的天青鬼眼很容易就能看清泥潭中的景物,故而兩人又上了馬,讓小黑帶著兩人在泥潭旁繞了一圈。

「還剩下兩株腐天花。」歐陽聽雙心中一動,除了泥潭最中心他沒能看到,另外兩株腐天花一左一右分布在泥潭之中。

歐陽聽雙安撫好了小黑,確定了方向,拿著兩個竹盒就又和瓏兒一同上了竹筏,往左手邊的腐天花移去,這次他有了經驗,等到了腐天花附近,果不其然又見著一隻巨鉗蠍偷偷的遊了過來。

巨鉗蠍怎麼說也只是一隻下氣境妖獸,歐陽聽雙沒有過多理會,裝作沒見著一樣自顧自的划動船槳,那隻巨鉗蠍以為歐陽聽雙他們沒注意到自己,速度又快了兩分,直直朝著船尾的瓏兒襲去。

「有隻巨鉗蠍在你後面,你能對付嗎?」歐陽聽雙淡淡的說道,瓏兒點了點頭,道:「少爺放心吧,奴家還沒這麼沒用呢。」

歐陽聽雙見此也沒說什麼,想來當初瓏兒的修為還高過自己,歐陽天也說過合歡宗傳承於東部第一大教魔門,底蘊比歐陽家深得多。

歐陽聽雙回頭看了看,只見那隻巨鉗蠍已經接近瓏兒兩米範圍內,此刻瓏兒似乎也已經察覺到了它,取出手中的匕首,只見一道粉紅色氣勁流轉其上,瞬間一道窄窄的劍芒被瓏兒打出,打入泥潭之中的毒水之中直直的刺在了巨鉗蠍的腦門之上。

歐陽聽雙回過頭,那隻巨鉗蠍已經緩緩下沉,想來已經死了,正等兩人馬上就要接近另一株腐天花的時候,歐陽聽雙一瞥,似乎眼角餘光看見了什麼東西。

「怎麼了?」瓏兒見歐陽聽雙停下了身子,有些詫異的問道。

「好像有什麼東西從我們身邊游過去了。」歐陽聽雙不確定的說道,因為第一隻巨鉗蠍的緣故,又細心的仔細檢查了一下竹筏底下,可惜也沒看到有任何動靜。

「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