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二十六章 臨行

第一百二十六章 臨行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878

歐陽聽雙走出宓甯屋子之後,並沒有直接回到自己屋中,而是去了迎賓閣一趟。三天前紫葒又請歐陽聽雙出去了一趟,這次卻是讓他將白月和瓏兒帶到了府里來,如今兩人都住在迎賓閣之中。

卻說兩人來到凌龍府之後可沒閑著,除了宓甯之外,就連紅蝶和歐陽聽風都去拜訪了一遍。當然,旁敲側擊的打聽的都是歐陽連城一家的事,惹得歐陽聽雙一陣惱怒。

此刻在迎賓閣白月房前,歐陽聽雙不耐煩的敲了敲房門,之後又對著對面瓏兒的房中說道:「瓏兒姑娘,你快到你師妹房裡來,我有事跟你說。」

瓏兒立即將房門打開,笑嘻嘻的說道:「歐陽少爺快進來吧,我師妹也在我房裡呢。」

歐陽聽雙點點頭,立即走入其中,只聽瓏兒說道:「這次我們兩人作為歐陽家的打手,上次歐陽族長已經說了,就由瓏兒跟隨歐陽少爺,而我師妹則和歐陽敵一道了。」

歐陽聽雙點了點頭,道:「這是我要求的。」

「什麼?少爺,少爺莫非……」瓏兒聞言,擺了擺衣袖,故意低下頭去嬌羞的說道。

「你那是什麼表情?我只不過看你人長的小,比你師妹輕些罷了,像你這樣沒胸沒屁股的,我可沒什麼興趣。」歐陽聽雙冷笑一聲,施施然在兩人面前坐下。

「什麼,你!」瓏兒聞言大怒,立即抬起精緻的小臉,就算隔著她粉色的面紗都能感覺的出她臉上的怒意。

「我什麼我,難道不是嗎?」歐陽聽雙對著白月擺了擺手,一邊漫不經心的瞟了一眼瓏兒全身,瓏兒賭氣的挺了挺胸,道:「我這身材怎麼了,就算小了點也沒小多少吧,那些比我高的還沒我豐滿呢。」

歐陽聽雙眉頭一挑,「是嗎?反正和你師妹沒的比。」

瓏兒冷哼一聲,聞言還是偷偷的瞥了走過身邊的白月一眼,之後又悶悶不樂的說道:「那少爺何必選我,還是直接選我師妹和你同行吧。」

白月在一旁偷笑著,走到歐陽聽雙背後為他按著肩膀,歐陽聽雙慢慢的喝了口茶,一邊說道:「我選你就是看上了你的身材,等我們到了死谷之後,你和我同騎一馬,我們靠著小黑的速度直接去死谷中央。」

瓏兒一呆,想了想說道:「差點忘了少爺還有一匹鬼眸陰火駒,如此說來那匹馬如今的速度應該遠超普通馬匹了吧?」

歐陽聽雙淡淡的點了點頭,白月在歐陽聽雙身後急忙對著瓏兒使了個眼色,只聽瓏兒說道:「奴家既然是歐陽家請的幫手,自然任憑少爺吩咐,不過我此番出來,宗主特意吩咐奴家一定要帶一株回生草回去,想來少爺也一定會幫奴家的吧。」

說著,瓏兒楚楚可憐的走上前來,一邊拉著歐陽聽雙的手臂,一邊撒嬌似的搖著,歐陽聽雙眉頭一挑,問道:「你要回生草?」

「是啊。」瓏兒急忙點了點頭,歐陽聽雙心中一動,問道:「不是聽說這回生草沒多大用嗎,你要這東西幹什麼?」

「這是宗主吩咐下來的,我也不怎麼清楚,好像是屍鬼派的事。」瓏兒搖了搖頭,不確定的說道。

「少爺你可一定要幫我,不然我又要被宗主罵了,少爺也不想看瓏兒受罰吧。」瓏兒取下面紗,一臉可憐的看著歐陽聽雙,接著還說道:「要是少爺不答應,瓏兒心情不好的話,到了死谷里可是會耍小性子的。」

歐陽聽雙聞言咧嘴一笑,反手直接握住了瓏兒纖細的手腕,故意大聲說道:「怎麼,你這小丫頭片子還敢給我提條件?」

瓏兒臉上一怔,想了想又氣鼓鼓的挺了挺胸,一副委屈的模樣,歐陽聽雙之後又說道:「答應你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記著你們這次隨我們入死谷之中,是沒權利拿到死谷中的靈物的吧,我要是幫你拿到了回生草,你該怎麼感謝我?」

「這……」瓏兒一愣,之後想了想說道:「其實這件事關係到屍鬼派,宗主似乎說的是屍鬼派有一頭年份極為久遠的殭屍如今陷入沉睡,屍鬼派的人怎麼都喚醒不了它,所以才會打這回生草的主意。若是這次少爺能答應給我一株回生草,大不了回去之後讓屍鬼派的人送些年份久遠的東西來酬謝少爺。」

「是啊,我記著上次宗主說過似乎那頭殭屍沉睡了好久,存儲那頭殭屍的棺材似乎有上百年的年份了,若是公子願意,讓屍鬼派把那東西給公子送來也不是不可以。」白月在身後好笑的說道。

瓏兒聞言眼中閃過一絲噁心之色,這東西也就只有歐陽聽雙喜歡了。歐陽聽雙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不過轉念一想,上百年的棺材天刀系統應該會給出一個高價吧。

不過他也沒說什麼,似乎心中想到了些什麼,只見他點了點頭,道:「好吧,我答應若是找的到回生草的話,給你一株也無妨,你只要進了死谷之後好好配合我就行。」

「是,那奴家就謝過少爺了。」瓏兒心中一喜,急忙盈盈的施了一禮,歐陽聽雙笑了笑,道:「既然這樣還不快過了給我敲敲腿,這次出去又要勞碌很久了。」

瓏兒嫵媚的白了他一眼,道:「不是還有我們陪著少爺嗎?少爺就知道抱怨,奴家和師妹千里迢迢的從合歡宗跑過來,還沒歇口氣呢?」

「你們不是幾個月前就出來了?對了,靈雲城裡不僅有水用,食物天氣都比中部那破地方好了不知道多少。而且迎風閣的床睡起來應該很舒服吧?」

「少爺這話是什麼意思?」瓏兒不滿的白了他一眼,歐陽聽雙繼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