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二十五章 謀慮

第一百二十五章 謀慮 (1/1)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071

風舞此刻笑著說道:「聽雙哥哥也不必灰心,雖說哥哥練武時間晚了些,但我還是相信哥哥能在比武上拿到個好成績。」

歐陽聽雙好好想了想,自己差不多能在蠻獸試煉之後達到氣境巔峰,一般的弟子都會在氣境巔峰的時候多積蓄一會,特別是為了異種真氣,在氣境巔峰停留個兩三年也是常有的事。

畢竟氣境的瓶頸不是這麼好突破的,不說突破失敗,大多數修士一般都會在巔峰之後積累個一年,若是這麼算來自己的確沒那時間繼續突破通境了。

「這麼說來,風舞這小丫頭話里的意思是這次比武我是沒希望了?」歐陽聽雙心中一動,有些瞭然的想到。

「若是我在達到氣境巔峰之後立即嘗試突破,順利成功的話那麼突破至中通境亦或是上通境還有那麼一絲機會。」歐陽聽雙心中暗暗打定決心,臉上則看不出表情,隨意的點了點頭道:「是嗎,那我就借你吉言了。」

風舞一愣,沒想到這歐陽聽雙聽到這裡還能這麼自信,心中暗自思索,「他是真的不知天高地厚還是有什麼倚仗?如今時間已經不多了,他有什麼把握?」

歐陽聽雙抬頭和風舞看了一眼,立即就發現了風舞眼中的遲疑,淡淡的笑了笑,風舞見此立即將所有推測拋到了腦後,甜甜的笑道:「那我就祝哥哥能儘快突破到通境吧。」

歐陽聽雙點了點頭,風舞繼續說了兩句之後也就起身告辭了,等將風舞送走之後,歐陽聽雙一刻也不停的走至葯閣修鍊起來,如今算來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不能有一絲的懈怠,要儘力修鍊才行。

風舞回到迎賓閣之後,立即就對寒伯說起剛才的事來,只聽寒伯問道:「那小子真的是這副態度?」

「是啊,我故意把風練如今的修為給提了出來,沒想到歐陽聽雙不僅一點都不緊張,還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他如今才是氣境第三階段,除非他能在接下來的五個月里突破至通境,不然三年後的天峰山他拿什麼去跟四大家族的人比試?」

寒伯點了點頭,細細想了想道:「如今距離天峰山比武還有將近四年的時間,昨天他和司徒清風比試的時候我已經看過了,歐陽聽雙如今修為雖然已經逼近氣境巔峰了,但離突破還是有些距離,想來接下來這五個月他是不可能突破的。而歐陽敵則已然是氣境巔峰的實力,不過我看他的樣子似乎也沒有突破的念頭,想來應該也會積蓄個一年半載的有了把握才會突破吧。」

風舞點了點頭,道:「就是,歐陽聽雙達到氣境巔峰之中最起碼也要花個一年來再度凝練氣勁吧,蠻獸試煉本就要耗費一個月的時間,來回浪費在路上的時間差不多要一個月半了。這麼一來留給他的時間就只有兩年,滿打滿算兩年時間他就算能立即突破至通境,最多也就能達到中通境的實力罷了,而風練此刻已然是中通境的修為,真不明白他哪裡來的自信。」

寒伯緩緩的點了點頭,道:「不錯,你們這一屆弟子和歐陽連城那一輩有的一拼,想來風練在天峰山比武的時候也最起碼也能突破到上通境,不過就是少了一個歐陽連城,要知道那時候歐陽連城可是上通境巔峰的修為啊!」

說著,寒伯眼中閃過一絲感嘆之色,喃喃的說道:「力壓四大家族,唉,這歐陽連城的確太過了得。」

風舞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只聽寒伯繼續說道:「算了,既然這歐陽聽雙這麼有信心,那我們就看看他能修鍊到什麼程度吧,不過既然他說要參加這天峰山比武,那他最好別丟了歐陽連城的臉。

好了,我們明日也該上路回家了,不管怎麼說這次出來看到歐陽聽雙的修為還是挺驚人的。只不過他畢竟只有上氣境的修為,或許真的是起步太晚了,他和風練比起來還是差的很遠,不過說來說去都要看他之後的表現,我們也無需太過關心。」

風舞點了點頭,眼中憂色又是一閃,問道:「我倒也懶得關心那個自大的混蛋,只不過出來的時候父親說過,要我好好拉近和歐陽聽雙的關係。但不論是上次還是這次,這混蛋竟然對我一點都不聞不問的,丹藥雖然送出去了,但他似乎沒怎麼領情啊。」

「丹藥對一些普通弟子自然是極為好用,但對另外一些人價值就沒小姐想的那麼高了。」寒伯緩緩的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或許這歐陽聽雙手上多得是丹藥,所以小姐送出的那瓶華精丹對他而言可有可無,他這才沒什麼表示。」

「是嗎?」風舞詫異的回了一句,開始沉思起來,寒伯繼續說道:「當初在族慶之上就看那歐陽聽雙使著一把銀色透金的寶器,就將其認為是下等寶器吧。而在兩三年前傳出他又換了一柄寶器,我昨日觀察了一下,那柄金色寶刀應該是中等寶器不假,歐陽家是不可能有刀類寶器的,這麼算來歐陽聽雙的這兩把刀應該都是他師傅給的吧。」

風舞聞言一驚,想了想有些羨慕的說道:「我倒是忘了這茬,父親也是看我要去死谷,這才答應給我一柄下等寶劍,而歐陽聽雙這混蛋早早的就用上寶器了。」

「是啊,那個人既然能如此隨意的就將寶器賜給歐陽聽雙,想來他手上應該不會缺丹藥。」寒伯眼神閃爍,緩緩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麼這麼一來我們要如何拉攏歐陽聽雙呢?」風舞眼中閃過一絲無奈之色,寒伯笑了笑,道:「恐怕只能打打感情牌了。」

「可是我們明日不就要走了,而且歐陽聽雙根本就不願跟我多呆一會啊。」

「歐陽聽雙的母親可是個國色天香的大美人,歐陽聽雙每日陪伴在她身邊,就算小姐花容月貌,他對小姐沒什麼親近的意思也是正常的。」

風舞眼中閃過一絲苦惱之色,抬頭看著寒伯,寒伯笑著說道:「像歐陽聽雙這種人就要投其所好,聽說他極為喜愛古董,小姐不如從這方面下手。」

風舞眼中閃過一絲明了之色,寒伯繼續說道:「不過我們馬上就要迴風家了,這也算是後話了,我們最好再看看歐陽聽雙在蠻獸試煉中的表現,再打算投多少人力物力在他頭上。如今我們要想幫助少主當上族長,就不得不考慮大長老那邊的想法。

如今大長老還有二長老他們都站在風和那邊,這樣一來風練也成了我們的敵人,如今風練修為越來越高,實力也愈發強悍起來,若是他在天峰山上拿到了第一,對我們可極為不利。」

「風練有問鼎第一的實力?」風舞喃喃的重複了一句,卻陡然發覺從前從未放在心上的風練如今已然是年輕一輩中領頭的那批人物。

「可惡,要不是族內那群老不死的不准我去秘境,我怎麼可能會比不上風練!」風舞心中怨恨的罵著,對風家家裡的那群長老自然是恨了個遍,「不要讓我找到機會,不然我要讓你們死的很難看!」

心中暗自發著誓,風舞轉念一想,既然如此如今有資格和風練交手的人可不多了。

似乎是察覺到了風舞的想法,寒伯淡淡的說道:「如今歐陽聽雙終歸是差了點,我們還是看看他之後的表現吧。」

…………

三個多月的時間轉瞬即逝,臨行前夕,此刻流鳳早已回去睡覺去了,而宓甯則在屋內細細跟歐陽聽雙吩咐著,只見宓甯一邊輕輕撫著歐陽聽雙的臉頰,一邊有些擔憂的說道:「你這次去死谷,可不要逞強,那腐天花和回生草找不到就找不到吧,你可別出什麼事。」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歐陽聽雙點點頭,比起當初帶著小黑去木界的時候,如今小黑身上開始出現了一條條奇異的黑色紋路。按照當初屍鬼派送來的典籍所記錄的,這已然標誌著小黑進入了成長期,已經有下氣境的實力了。

「我只要靠著小黑直接去死谷中央,先去找找腐天花,再回過頭來看看有沒有快要成熟的回生草就行,若是沒有我也沒辦法。」歐陽聽雙如實說道。

「好,你有這心就行了。」宓甯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歐陽聽雙的打算,歐陽聽雙點點頭,宓甯又吩咐了幾句,就讓歐陽聽雙回去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