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夜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夜談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391

等到歐陽聽雙回到宓甯屋內,流鳳早就回去睡覺去了,只聽歐陽聽雙問道:「娘,我不是說我不缺丹藥嗎,你怎麼又收了風舞那丫頭的東西啊?」

「哼,你知道這華精丹多貴嗎?歐陽家偏心,一瓶修鍊的丹藥都不給你。要是你有那歐陽敵的修鍊資源,現在都不定修鍊到通境了,我們歐陽家就是怕你和你爹實力太強,日後不好管控,這才有意靠歐陽敵打壓著你。」

歐陽聽雙心中一動,不過家族不給他丹藥他也沒辦法,此刻見宓甯一臉不忿的樣子,怕她生氣,急忙安慰著說道:「歐陽家的丹藥有什麼好要的,師父給我的丹藥比他們的好多了,娘,你就別操心了。」

「是嗎?你師父給不給是一回事,歐陽家給你的又是另一回事了,不管怎麼說,你爹功勞這麼大,每次家族中有了丹藥都沒你的份。一次兩次還好說,這幾年來除了我去要的那次,有什麼時候是他們主動拿給你的?除非你為歐陽家立下了大功,他們明面上說不過去了,才會拿出一瓶兩瓶的敷衍敷衍你,你還真當回事了。歐陽家如今作為東邊五方勢力的領頭人,手裡的資源可不會少,你看他們有給你嗎?這也太說不過去了!」

宓甯憤憤的說道,瞥了他一眼,道:「歐陽家這麼做太不公平,好不容易風舞拿了一瓶丹藥出來,你還不要,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歐陽家其他人用著丹藥,你什麼都沒有嗎?」

「好了,我不是說我有丹藥用嗎,娘,你就別為我擔心了。」歐陽聽雙走到宓甯身旁,抱著她的肩膀,湊近她的臉說道。

宓甯白了他一眼,想了想,道:「好了,你知道就好,以後一定要超越歐陽家的所有弟子,給娘出口氣。」

「是,我一定努力修鍊早日達到通境。」歐陽聽雙答應著,見宓甯臉色終於有些緩和,心中這才鬆了口氣。

「那好吧,這瓶華精丹你先拿著,你今天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歐陽聽雙點點頭,拿起這瓶青色丹瓶就走出了宓甯的房間,往自己的小屋走去了。

等到歐陽聽雙走後,宓甯房中忽然又多出一人來,卻是那名蒙面男子。

「你什麼時候來的?」宓甯轉眼間見房中多出一人,定睛一看卻是蒙面男子,疑惑的問道。

「前天,兩大家族要來凌龍府,我自然要來看看。」蒙面男子淡淡的點點頭,頭一轉,負手背著宓甯說道:「今天看了你兒子的表現,你有什麼想法?」

「什麼想法?能有什麼想法,既然你在這兒,那剛才風舞說的話你聽到了?我看這回生草是沒希望了,等過些日子我打算讓雙兒全力去找腐天花,這樣一來機會也大得多。」宓甯緩緩的說道。

「你可別小瞧你兒子,也別捨不得他冒險,我看你兒子可不簡單。」蒙面男子搖了搖頭,說道:「今天他那一刀,差不多已經超越了氣境修士能打出的極限威力,恐怕最後那一招是玄階中品秘術。」

「什麼?雙兒才是上氣境的修為,怎麼可能超越了氣境的極限,你可別騙我。」宓甯一臉懷疑的說道。

「他那一招攻守兼備,而且對於氣勁的運用極為熟練,我看這孩子悟性不凡,不然不可能在上氣境就掌握了玄階中品秘術。之前因為他全身經脈堵塞的緣故,所以修鍊進境不快,想來突破了氣境之後他會愈加的如魚得水,不過他始終沒有知道自己的身世,你最好早些讓他知道一些事,為以後做準備。」

蒙面男子淡淡的說道,宓甯想了想,一口否決道:「不行,雙兒如今才是氣境的修為,最起碼要等他修鍊到了脈境,我才會考慮告訴他一些關於我們一族的事情。氣境的修為實在太低,他知道了萬一泄露出去怎麼辦?」

蒙面男子搖了搖頭,道:「畢竟是你兒子,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吧,不過這次蠻獸試煉的事事關重大,你最好讓他全力以赴,他的修為比你想像的要高的多,不見得會比那些四大家族的人差。而且這次比試也不是和其他人較量,他不是有匹鬼眸陰火駒嗎,靠著這東西到了死谷里還不是天高任鳥飛?」

「說到小黑……為何我按照族內典籍中所示的方法,絞盡腦汁跟小黑親近,多年來這死嗎還是對我有戒心,別說騎上它,如果雙兒不在身邊,它都不會讓我靠近!」宓甯有些憤憤的說道,白白餵養了小黑這麼久,這馬怎麼就養不熟呢?

「鬼眸陰火駒本就極難馴養,而且這東西只出生在怨鬼沙漠,想來就算是你兒子的師傅神通廣大能將其找來,運到西部的時候這馬也有些年齡了。」蒙面男子慢慢的說道:「不過不管怎麼說,你兒子能驅動這馬就行了,靠著這東西,我不信他會沒能力拿到我們要的東西。」

宓甯眼中一動,想了想說道:「好吧,我會盡量讓他全力以赴的。」

「好,我差不多是時候回東部的,若是東西拿回來了,你就交給紫伯吧,他會帶到東部來的。」蒙面男子點了點頭,想了想還說道:「我看你兒子如今修鍊快突破至通境了,他師傅應該會來看他,我就不在凌龍府多留了,還有,你這些天最好別聯繫萬錢幫的人,要是被他師傅發覺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不過若是雙兒的師傅有你說的那麼厲害,我們做的事他不就早就發覺了?」

「像這樣的高人怎麼會管我們的小事,或許在他心中你兒子的修鍊才是最重要的,而且畢竟你是他娘,他怎麼著也不會破壞我的事吧。」蒙面男子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