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刀驚人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刀驚人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830

歐陽聽雙眉頭一挑,急忙施展出波殺斬將打來的半月形劍氣斬碎,眼前一花卻是失去了歐陽聽雙的身影,台下早已驚呼連連。歐陽聽雙眉頭一挑,卻是看見了半空中的司徒清風帶著勢不可擋之勢朝他刺來。

宓甯驚得身子一正,流鳳急忙抱著了宓甯的大腿害怕的閉上眼睛,此刻在後台,歐陽成早已因為歐陽聽雙的輕敵而破口大罵起來,而歐陽敵則一臉擔憂之色,心中希望歐陽聽雙不要因此受太重的傷。

和司徒和風家的長老處在一起的歐陽裔臉色一變,若是這一劍刺到了歐陽聽雙,他可要受不輕的傷啊。

「快拿刀擋著。」歐陽裔心中暗暗念著,此刻對輸贏也沒了念想,只希望歐陽聽雙千萬別傷到筋骨,不然帶時候影響到蠻獸試煉就不好了。

此刻風舞有些不解的看著歐陽聽雙,只聽寒伯淡淡的說道:「這小子還真敢玩火,這下好了,玩出事來了。」

而歐陽聽雙此刻似乎被嚇傻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只有和他越來越近的司徒清風才能看到歐陽聽雙眼中那一抹戲謔之色。

白月和瓏兒剛剛在台下站定,卻陡然發現原本一直大佔上風的歐陽聽雙此刻似乎要敗北了,兩人相互對視一眼,眼神之中都有些迷茫。

此刻,歐陽聽雙終於動了,身子微微下伏,手中流金刀往肩上一靠,做出一個抵擋的動作來,不過不同於普通的拿刀護住周身,隨著歐陽聽雙整個動作的完成,流金刀上忽然紅芒大作,一股股氣勁從流金刀身上流出,慢慢的在歐陽聽雙身前以流金刀為中心浮現出一面赤紅色的氣盾來。

只見這氣盾顏色深淺不一,在流金刀周邊的氣盾是為深紅色,一股股氣勁從流金刀上湧出,似洶湧的流水般護住歐陽聽雙全身,不過顏色卻越來越淺,到了氣盾邊緣則只剩下淡淡的透明紅芒了。氣盾成半圓狀,十分貼服的護住了歐陽聽雙的全身,這似流水般的氣芒流轉到歐陽聽雙身邊之後竟然又往流金刀刀柄處迴流而去。

此刻,只見司徒清風已經飛到了歐陽聽雙身前,赤紅色寶劍劍尖凝聚了一圈顏色更深的紅色氣勁,不過一經觸碰到歐陽聽雙身前的氣勁,司徒清風的身形就慢了下來。

「哈。」司徒清風大喊一聲,用盡全身氣勁,只見劍尖慢慢的往下探了幾分,可惜還未觸碰到歐陽聽雙的金色寶刀,他就發覺自己的劍已經下不去了。

而此刻卻見氣盾上的氣勁愈來愈強,最後等到最後一縷氣勁從流金刀上轉移到了刀柄處,歐陽聽雙猛地運起法訣,刀柄處的氣勁猛然又充溢到了刀身上。

「刀下留人!」司徒家的三長老早已發覺不妙,此刻他站在比武堂門口,運起身法急忙往前趕去,口中大聲喝道。

歐陽裔臉色一滯,不知為何歐陽聽雙的敗勢突然扭轉了,此刻卻是大有將司徒清風一刀砍死的架勢。

歐陽聽雙看著一臉驚駭的司徒清風,想了想,還是不敢一刀砍下去,流金刀刀柄陡然一動,其上所帶的氣勁瞬間將司徒清風打的悶哼一聲,此刻他早已無力反抗,被歐陽聽雙隨意的一打就直直的往擂台之下飛去。

歐陽聽雙眼神一轉,用心控制著流金刀上的氣勁,施展出這一刀已經積蓄完成的天象刀來。他剛剛特意將司徒清風打到了擂台邊緣無人的地方,手中流金刀再轉,拿著流金刀重新轉了個身,看準了司徒清風一邊,直直的一刀砍下。

只見隨著流金刀砍出,刀身之上陡然浮現一柄由氣勁凝成的赤紅色氣刀來,氣刀比流金刀長了幾倍,一刀橫跨十幾米,直直的砍在了擂台之上。

「轟!」

只聽兩聲巨響,第一聲卻是萬象刀斬在了擂台上,而第二聲則是波殺斬擊碎司徒清風的半月形劍氣之後打在了比武堂的牆壁之上。

司徒清風在半空之中,只覺身體右側傳來一股熱浪,刺得他睜不開眼,耳邊隆隆作響,帶到他終於掉到了地上,緩緩睜開眼一看,不知為何身旁早已有一道入土三寸有餘的刀痕,而其上的泥土已然全部焦黑。

司徒清風順著刀痕往外看,赫然發現背後的石牆早已被刀芒斬出了一道四指寬的裂痕,縮了縮脖子,抬頭有些後怕的望著台上的歐陽聽雙。

此刻只見擂台的石制地面也被這一刀砍出了一道一寸有餘的裂痕,最深處已達兩寸。

台下在剛剛的寂靜之後,眾人陡然爆發出一陣驚嘆,後台的歐陽成眼睛一突,有些發愣的看了看歐陽敵,而歐陽敵則是聳了聳肩,一副不了解狀況的樣子。

台下的流鳳早已睜開了眼睛,搖著宓甯的大腿說道:「哥哥好厲害。」

宓甯伸手撫了撫流鳳的腦袋,眼中閃過了一絲思索之色,而瓏兒和白月則對視了一眼,紛紛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驚異之情。

風舞眼中異色不斷,對著一旁的寒伯問道:「寒伯,你說這歐陽聽雙剛才那招是什麼武技?」

「這我也不知道,不過看上去應該是玄階下品的秘術。」寒伯想了想說道,他是怎麼也不相信一個上氣境修士能掌握一門玄階中品秘術的。

「咳咳,歐陽家的弟子果然不凡,在下在這兒謝過剛才聽雙公子的手下留情。」司徒家三長老此刻已然到了台下,急忙走到司徒清風身旁,扶起他之後仔細檢查了司徒清風的傷勢,發覺他並無大礙之後轉過身對著歐陽聽雙拱了拱手。

遠處的歐陽聽風滿臉都是驚駭之色,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回頭望了紅蝶一眼,不知要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