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零九章 一穿三

第一百零九章 一穿三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770

歐陽聽雙拄著刀,王腹卻不敢讓他休息,急忙又拿著槍襲來,歐陽聽雙無奈,這回卻也沒力氣還手了,眼神一動,陡然施展出綠野迷蹤步來,不管不顧的就是躲著王腹的攻擊。

此刻歐陽聽雙的體力已經要到極限,不過靠著回氣丹還能撐住一口氣,每次躲閃都是在身體肌肉呻吟之下完成的,歐陽聽雙不管不顧,奮力的閃躲著,畢竟要是輸了不僅倒貼一本秘籍,四十年壽元可就沒了,他今年才二十多歲,可不想早早的短命。

回氣丹的藥力依舊在生效,歐陽聽雙維持著綠野迷蹤步的同時,感覺到氣勁回復了一分,見此心中一喜,更加拚命的堅持了起來。

王腹此刻卻是叫苦不迭,見歐陽聽雙一臉掙扎,可他就是打不倒他,只好繼續施展著長槍。台下眾人暗暗稱奇,沒想到歐陽聽雙對勝利的執念這麼大,就算是這樣了還要接著打。

「這歐陽聽雙的毅力真是可圈可點啊,看他的樣子已然接近了極限,還是這樣不肯認輸。看來他除了狂妄之外,還算是有些毅力的。」獵戶男子此刻話鋒一轉,對歐陽聽雙是大為讚歎起來。

「少主,野外求生最需要的就是這股毅力,就算是全身力竭了,也不能失去求生的念頭,不然一旦你停了下來,等待你的只會是死亡。」獵戶男子緩緩的說道,臉上閃過一絲滄桑之色。修長女子獎狀,眼中則閃過一絲狡黠,笑道:「看不出來二叔你這麼有經驗,這麼說來這歐陽聽雙倒是挺合你胃口。」

「合我胃口又怎麼樣,他可是歐陽連城的兒子。」獵戶男子苦笑著搖了搖頭,道:「果真是虎父無犬子啊,這歐陽聽雙不日必定又是一個歐陽連城,歐陽家這些年可真是人才輩出。」

一旁,木赫也在感慨著,說道:「沒想到歐陽聽雙這麼一個嬌生慣養的公子爺能撐到這個地步,真是稀奇的很啊。我看就算是那些常年在江湖裡摸爬滾打的修士,可沒有他這麼有求勝的念頭。」

「赫叔,你說現在聽雙少爺能不能贏下比試?」青媚在一旁又問道。木赫苦笑著搖了搖頭,道:「現在我也看不出來了,不過若是歐陽聽雙一直堅持的話,我估計還有些機會,畢竟從他的表現來看,他的耐力似乎頗為不凡啊,估計他身體也是天賦異稟,只不過是在耐力這方面罷了,他現在的氣勁估計已經恢復了一些了。」

而台下那名灰衣人見此也極為驚訝,早在歐陽聽雙表現出強悍身體的時候,他就開始注視起了歐陽聽雙。不過歐陽聽雙的體魄始終只是服用系統得來的丹藥練就的,雖然對王翼王腹來說已經極為可怕了,不過灰衣人只是以為歐陽聽雙輔修了一門煉體功法而已,所以就算對歐陽聽雙的實力大為吃驚,也並沒有放在心上。

不過從剛才歐陽聽雙力竭開始,他心中早已暗暗稱奇。以他對煉體之道的見解,自然知道身體之中自動恢復氣勁是多麼可怕的一種天賦,如今他眼神暗自閃動,心中想著若是這歐陽聽雙是他煉煞門的弟子該有多好,可惜他不知這全然是因為歐陽聽雙服用了丹藥的緣故。

「唉,可惜了,若是這歐陽聽雙主修的是煉體之術,日後修鍊至脈境輔以我煉煞門秘術,將真氣凝聚在體表,自是刀槍難入真氣難傷,加上他能自行恢復氣勁,這麼一來不是縱橫於脈境嗎?」灰衣人心中暗自惋惜,他們煉煞門的煉體功法雖然見效較晚,但一旦修鍊到了脈境,就能所向睥睨,天生就比普通的脈境修士來的強橫的多,不過這也只是灰衣人內心的想法罷了。

此刻歐陽聽雙已然跟王腹繞了半天的圈子,幸好他一開始就沒打算還手,一直靠著綠野迷蹤步慢慢的躲著王腹的長槍,這麼一來王腹也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也不敢孤注一擲的施展氣勁,慢慢的又是八十多個回合過去了,此刻王腹體力已然消耗了許多,而歐陽聽雙卻靠著回氣丹恢復了些許氣勁,算來有有了一戰之力。

可惜回氣丹的藥力緩緩的消失不見,想來是這枚回氣丹用完了,歐陽聽雙暗罵一聲,早知道就一次性多服用幾枚,雖然身體之中最多只有一枚會生效。

「不行,在這樣下去我還是會被拖垮,這下一定要進攻。」歐陽聽雙心中一定,想來王腹一直攻擊,肯定不會想到自己會突破反擊,此刻等王腹長槍一擺,歐陽聽雙猛地出刀,瞬間就把王腹逼到了下風。

王腹見歐陽聽雙突然出手了,以為他氣力恢復的差不多了,畢竟他親自在和歐陽聽雙比試,對歐陽聽雙的狀態也察覺到了幾分,不過他以為這是歐陽聽雙的身體天賦異稟的緣故。

此刻王腹見歐陽聽雙出手氣勢不凡,心中就以為自己已經輸了,氣勢上就弱了一分。台下陰老見狀嘆了口氣,對這次比試也不再抱希望了,而歐陽家和台下眾人見歐陽聽雙出手神情都為之一正,好好觀看起歐陽聽雙的表現來。

只見歐陽聽雙步步緊逼,如今氣勁依舊只是恢復到三成左右,他可沒有力氣再去施展什麼刀氣,只是靠著施展凝風望月刀法,不住的將王腹打的連連後退。王腹最終奮力使用了一次神龍擺尾,奈何歐陽聽雙將最後一絲氣勁加持於流金刀上和他硬拼了一招,這一招兩人卻是各退了一步。

之後歐陽聽雙不敢怠慢,強行撐著早已快失去知覺的身體握著流金刀猛攻,在台下眾人安靜的注視之下,將王腹打退到了擂台邊緣,最後王腹又再奮力抵抗了一陣,但心中早已有了輸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