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零五章 比武開始

第一百零五章 比武開始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803

木界說白了就是一處小小的竹林,歐陽聽雙一行來來到此處時地火堡和散人幫的人早就已經到了,雖然其餘三家並不打算參加這次比試,但還是要遵從規定做做樣子的,所以三家都有派人來參加。但不知是不是為了鞭策門下弟子的緣故,地火堡和散人幫的年輕一輩弟子都有派人來。

在領頭的歐陽成以及歐陽嶺的介紹下,歐陽聽雙漸漸的知道了地火堡門下的兩名弟子,木磊和莽青,這木磊當初在紫銅礦山歐陽聽雙還和他見過一面,只不過當初他沒這麼在意罷了。

而散人幫的年輕一輩人數就要多得多了,這也是因為散人幫這些年大肆擴招的緣故,不過這些弟子良莠不齊,歐陽聽雙也沒這麼放在心上,讓他側目的也就是當初的青媚了。

見青媚在人群中看著自己,歐陽聽雙笑了笑,想了想,又對著她坐了一個抓舉的動作,引得青媚又低下了頭。歐陽聽雙心中一動,看來青媚還和當初一樣啊。過了半天,野狼閣的人也來了,歐陽聽雙倒是得以見著了那位野狼閣的少主,卻是一名穿著青色勁服的女子,身姿修長,看上去英氣勃勃的樣子。

歐陽聽雙卻也沒有過多關注,自顧自的在歐陽家從前修築的竹樓中休息,五家會武的時間還有兩天,歐陽聽雙也就默默的等了起來。

第二天,萬蛇谷的人終於趕來,歐陽聽雙倒是又看見了王蛇和王翼兩兄弟,王蛇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歐陽聽雙有意嚇唬他,就從竹樓之中緩緩走了下去。

萬蛇谷的人剛剛到來,那些手下的人還在整理東西,歐陽聽雙看似漫不經心的走到王蛇身邊,看似隨意的問道:「這不是王蛇嗎?怎麼,上次的傷剛好全,還敢來參加比試?」

王蛇眼中閃過一絲畏懼之色,他對歐陽聽雙卻也有所關注,知道他突破到了上氣境,但他轉念想了想,眼中又閃過一絲嘲諷,昂著頭說道:「歐陽聽雙你別得意,這次我們萬蛇谷一定會讓你們歐陽家好看。」

「是嗎?你就求著在比試上別遇上我,不然小心你的手腳!」歐陽聽雙一邊說著,一邊抬了抬扛在肩上的寶刀。歐陽聽雙本就極為魁梧,雖然比不上歐陽連城,但比起王蛇還是高了一截,遠遠一看還真有些在欺負王蛇的架勢。

王翼慢慢走近,冷笑著對著歐陽聽雙拱拱手,道:「聽雙兄,上次一別可是過了好些年,這回恐怕還要領教聽雙兄高招了。」

歐陽聽雙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但也沒說什麼,畢竟上次那次比試他自己也知道沒有徹底的打敗王翼,最多是占著自己的碎風斬的出其不意,畢竟誰也想不到剛剛晉入下氣境的自己已然能控制著氣勁出體傷人了。

「那我們就在擂台上見吧。」歐陽聽雙最後撂下一句話,轉身走了。待歐陽聽雙走遠後,王蛇有些怨恨的詢問道:「哥,這次我們能贏歐陽家吧?」

「當然,煉煞門已經派了一名上氣境弟子來助陣了,加上我和王腹,這次比試十拿九穩,而且我還聽陰老說,似乎歐陽家沒有派歐陽敵來,這麼算來如今歐陽家弟子中達到上氣境的就歐陽聽雙一人了。」

「真的?哈哈,那這次一定能讓歐陽聽雙那混蛋吃癟,哥,你可得好好替我報仇。」

王翼眼中閃過一絲怨毒之色,道:「放心,這次我會親自對上歐陽聽雙,一雪前恥,還要打斷他的手腳,為你報仇。」

王蛇有些遲疑的點了點頭,道:「可是聽說歐陽聽雙那混蛋突破上氣境的時間比你還早……」

「放心吧。」王翼瞥了王蛇一眼,不屑的說道:「反正這次擂台戰我們是攻擂方,大不了讓其他人多消耗消耗歐陽聽雙的實力,到時候我再出手教訓他一頓,反正他們就一個上氣境弟子,怎麼可能是我們的對手。」

「這倒是。」王蛇點了點頭,兩人就笑著往萬蛇谷營地走去了。歐陽聽雙回去之後,細細盤算了盤算,可惜始終沒想出什麼結果來,最後只能暗自決定要盡全力贏下這場比武。

…………

「赫叔,你說這次歐陽家贏下比武的勝算會有多大?」第三天正午,青媚在台下問著一旁的剽悍男子,卻就是木赫了,只見木赫搖了搖頭,道:「基本上是沒有勝算,這次歐陽敵沒有來參加比武,算來歐陽家只有歐陽聽雙一人突破到上氣境,其餘皆是中氣境的弟子,而反觀萬蛇谷,則兩名上氣境修士。雖說那王翼和王腹都是前不久才突破的,但兩個人總不會打不贏一個人吧。」

青媚眼神一閃,有些失望的點了點頭,目光還是注意在歐陽家那邊。而此刻,萬蛇谷的隊列之中,一名黑衣男子正在和一名灰衣人說著些什麼,只見那黑衣男子正是當初帶著王蛇和王翼來參加歐陽家族慶的那人,也就是王翼口中的陰老。

此刻只聽陰老說道:「此番計劃有變,既然歐陽家只有一名上氣境弟子,就無需你們煉煞門的上氣境弟子出手相助了,不過我見你門下還有一名中氣境巔峰的弟子,為了保險起見,就讓他補上原先那人的位置吧。」

灰衣人點點頭,道:「隨陰老的意思。」

「好,我想那人修鍊的也是普通的拳腳功夫吧?」

「陰老放心,我們煉煞門弟子除了修鍊硬氣功之外大多數都只學習過一些粗淺的拳腳功夫,而且我門中的門人大多都不曾外出,西部眾人對我們煉煞門也不了解,不會讓人看出什麼來的。」灰衣人緩緩的說道,陰老聞言點了點頭,轉身躊躇滿志的望著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