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百零二章 練刀

第一百零二章 練刀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444

「你如今的綠野迷蹤步也差不多大成了,不過你這孩子怎麼還沒領悟到綠野迷蹤步的精髓呢?」歐陽天在一旁細細說著,歐陽聽雙皺著眉頭,如今綠野迷蹤步已然達到第三層大成,不過他已經卡在一個地方差不多半個月了。

天刀系統之中晉陞綠野迷蹤步所需的點券也一直在三萬四千這個數字上遲遲不下去,歐陽聽雙已然知道自己又遇上了瓶頸。不過當初他心中起了好勝之心,一心一意的想要靠著自己將綠野迷蹤步修鍊至大成。

歐陽天在一旁有些無奈的重新指導了一遍,見歐陽聽雙還是不開竅,終於晃悠著起身,親自為歐陽聽雙演示了一遍。

只見歐陽天身形飄忽,一遍施展著綠野迷蹤步,還一邊說道:「綠野迷蹤步雖然是一門玄階下品身法,但其中卻是只涉及與人纏鬥時的步法以及走位,對身法速度一道根本毫無提及。

而這門身法的精髓也在於一個迷字,你每次運轉身法不可用盡全力,最好留出三分,最少也要留出一分力道好繼續走出下一步,像你之前那樣拼盡全力只為了讓身法的速度快上一點,完全違背了這門身法的精髓。」

歐陽聽雙一愣,終於開始嘗試著將速度慢了下來,歐陽天在一旁說道:「你已經掌握了綠野迷蹤步所有的法門,只要你能領悟到這一層面,算來這門身法也算學成了,你想的話可以再挑一門去練習。」

歐陽聽雙一邊練著,一邊點了點頭。歐陽天看著他,有些關切的問道:「對了,我聽說族內又要派你去參加五家比武啊,你如今準備的怎麼樣?」

「準備?就那樣吧,能有什麼準備。」歐陽聽雙隨意的說道,歐陽天聞言笑了笑,道:「之前聽聞郡兒說過你的刀法又有進步啊,這些年來大爺爺只見你練習身法,也不知你刀法到底怎麼樣了?不如你施展來給大爺爺開開眼界?」

歐陽聽雙一愣,停下身來,好好想了想,讓歐陽天指教指教自己的刀法也沒什麼問題,他每日睡前在自己屋前練習一個時辰的刀法,早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歐陽天見歐陽聽雙緩緩的點了點頭,心中一喜,只聽歐陽聽雙說道:「既然大爺爺想看,我明日就帶著刀來請大爺爺指教吧。」

「哈哈,指教不敢說,不過你也知道我們歐陽家的人學的都是劍法,知道你這孩子的刀法精妙,自然想了。」歐陽天笑著,一副欣喜的樣子。歐陽聽雙點了點頭,時間也快到中午了,對著歐陽天最後說了幾句就往宓甯的屋子走去。

走至宓甯屋中,宓甯一臉欣喜的拿著赤紅色丹瓶說道:「雙兒,今日族長取了兩枚玄勁破脈丹給你,這丹藥可比天心通絡丹的等階還要高上一重,想來你能衝散提捏的混雜之氣了。」

歐陽聽雙有些不解的接過丹瓶,無奈的說道:「娘,我不是說了我會想辦法的嗎,你又去求族長。」

「這回我可沒求他,族長一聽你的事就把丹藥給我了。」宓甯白了歐陽聽雙一眼,寵溺的拉著他的手將他按在椅子上說道:「好了,知道你不願我去求人,不過今日我看族長給你拿葯的樣子挺殷切的,看來你如今在歐陽家的地位是越來越高了。」

「是嗎?」歐陽聽雙想了想,不屑的說道:「這恐怕是族長想要補償我吧,畢竟就我堂姐得到的丹藥都不是我能比的。」

「誰叫你有個神秘的師傅呢,歐陽家的人有些戒心也是正常的。」宓甯無所謂的說道:「而且歐陽家給的都是那些補元增氣丹什麼的,長期服用對以後的修鍊不好,你每日在葯閣中修鍊也夠了,不過算來這兩枚玄勁破脈丹已經足夠彌補歐陽家虧欠你的丹藥了。要知道一枚玄勁破脈丹就價值五十萬金票了,還有價無市。」

「什麼,這東西這麼貴?」歐陽聽雙不可置信的望著手裡的丹藥,腦中閃過一個念頭,想要將這丹藥給賣出去。

「不然呢,大陸上丹藥本來就很貴,你又不是不知道。」宓甯白了他一眼,歐陽聽雙不解的問道:「一柄寶器都才十萬金票,這一枚丹藥都夠買五柄寶器的了。」

「你做夢吧。」宓甯一臉無語的說道,「你說的也就是你那柄金銀刃了,那只是下品寶器,大陸上下品寶器還是很多的,但再往上,寶器的數量就急劇減少起來,我看你的流金刀似乎是中品寶器的樣子,這中品寶器的價格就要到百萬金票了。」

「是嗎?」歐陽聽雙一愣,撓了撓頭,心中想著正好明日去歐陽天那的時候讓歐陽天看看自己的流金刀,再讓他評價一番自己的刀法。歐陽聽雙自詡在天刀系統的幫助之下,自己的刀法絕不會輸給同輩修士的劍法亦或是萬蛇谷那些人的槍法。

「好了,你拿著這兩枚丹藥再試試能不能打通帶脈和沖脈,之後若是還不行,再想辦法吧。」宓甯緩緩的說道,低著頭看著歐陽聽雙,在他臉頰之上輕輕親了一下,道:「快吃飯吧。」

…………

第二日,一大清早歐陽聽雙就拿著流金刀往宓甯屋中走去,和宓甯共進早餐之後就想往藏經閣走去了。

「雙兒,你拿著刀要去幹什麼?」宓甯在屋中有些詫異的問道。

「再來幾個月不是就要去比什麼武了嗎,我今天去大爺爺那讓他評判評判我的刀法,看看在年輕一輩中到底能排到什麼位置。」歐陽聽雙回頭說道,之後就往外走去了。宓甯聞言眼神閃了閃,想了想也往藏經閣走去了。

藏經閣外,歐陽天早就盼著歐陽聽雙了,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