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九十六章 無可奈何

第九十六章 無可奈何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351

合歡殿大殿之上,火月一臉怒容,她在門外卻是聽到了歐陽聽雙所言,此刻只聽她說道:「這小子這麼不識好歹,我們乾脆給他點顏色瞧瞧,逼他答應這件事。」

「你瘋了,這麼做不就和歐陽家翻臉了,而且歐陽聽雙可是歐陽連城的兒子,你這一動手歐陽連城知道之後不把我們在九囚堡里的人給撕了?」水月急忙說道。

「那怎麼辦,乾脆用媚術,迷倒他算了。」

「不行,什麼都不能用。」天月搖了搖頭,皺著眉頭嘆了一句,「這小少爺果然跟紫葒說的一樣難伺候,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關鍵我們還奈何不了他。」

「我看他是故意跟我們過不去,哪有人連丹藥和秘術都不要的。」火月氣沖沖的說道。

「不像,我看他所言不假。當初在幽山的時候紫嫣明明跟我說他只是初入中氣境的修為,為何這麼快就突破到上氣境了。唉,我差點忘了他還有個神秘莫測的師傅,恐怕他手裡一不缺丹藥,二不缺武技和秘術啊。」

「那我們該怎麼辦?」火月聞言有些疑惑的問道。

「能怎麼辦,盡量拉近跟他的關係吧,這件事算是我的失策,別再提了。如今只好讓瓏兒和白月想盡法子討好他,之後再送點禮,此行也就這樣結束了。」天月淡淡的說道,不過語氣似乎有些不甘。

「送禮,要把青花丹送給他?」

「怎麼可能,送一瓶合歡通氣上散給他吧,之後的事情緩緩再說。」天月眼神閃爍,不知在想些什麼東西。

火月聞言鬆了口氣,道:「這樣也好,我早就看那歐陽聽雙不順眼了,從他這邊找不到門路,我們還可以找別人啊。」

「唉,現在能找誰呢?」天月嘆了口氣,道:「歐陽聽雙是我們最好的跳板,一來他是歐陽連城的兒子,二來他娘就是萬錢幫的人,三來他在歐陽家中地位不低,是年輕一輩中數一數二的弟子。撇開歐陽聽雙,凌龍府中有他這麼有話語權的年輕一輩就只有歐陽裔的兒子歐陽敵了,不過你以為我們能接觸的到歐陽敵嗎?」

火月一怔,默默沉思了起來,水月此刻開口說道:「不過既然那歐陽聽雙不要丹藥也不要秘術,那我們憑什麼去接近他?」

「你說歐陽聽雙為什麼來我們合歡宗?」天月話鋒一轉,似乎有了什麼主意,笑著問道。

水月一愣,有些驚訝的問道:「宗主,你不會用瓏兒和白月便宜那小子吧?」

「放心吧,我不會逼她們的,不過這次去蠻獸試煉的本就是她們兩個,這回就讓她們自己去說吧。」天月慢慢的說道,「你去告訴白月她們兩人,要她們自己想辦法,蠻獸試煉中的東西對我們合歡宗之後的發展極為重要,我不甘心就這樣放棄。」

…………

「公子,你再吃這個。」白月將糕點奉上,無奈歐陽聽雙不耐的擺了擺手,道:「好了,我沒興趣再吃這些。」

「那公子想吃什麼?」白月一臉乖巧的幫歐陽聽雙捶著背,歐陽聽雙咂了咂嘴,道:「嘿嘿,我想吃的東西你們可做不出來,今天都是第三天了,你們不是跳舞就是捶背的,能不能玩點新鮮的花樣,在這麼下去我要回靈雲城了。」

「可合歡宗就這麼點大,少爺你到底想要幹什麼?」面前的瓏兒停住了身子,將手中拿著的花帶甩到一邊,今日她穿了紅色的宮袍,剛才卻是她在跳舞。此刻有些生氣的做到了歐陽聽雙身邊,兩人不知何時都被歐陽聽雙騙的取下了臉上的面紗,露出絕美的容顏來。

可惜似乎歐陽聽雙不是一個憐香惜玉的人,就算兩位美人就在眼前,興緻也不高,老是抱怨來抱怨去的。

「這個問題是我想問的,從昨天開始你們兩個人就不停的纏著我,纏著就纏著,你們翻來覆去就那幾種花樣,迎風閣的姑娘都比你們能說會唱。」歐陽聽雙漫不經心的數落道,瓏兒臉上一氣,嘟起嘴,冷哼一聲說道:「那少爺還千里迢迢的來合歡宗幹嘛,乾脆去迎風閣算了。」

「我正有此意。」歐陽聽雙不緊不慢的喝了口茶,白月在身後暗道不好,急忙委屈的說道:「公子別走啊,你走了我們兩人的任務怎麼辦?」

「你要我答應你進入蠻獸試煉之後就讓你們離開,這讓我怎麼答應,況且我們歐陽家有六個名額,除開你們之後還有四個,誰知道你們要跟著誰。」歐陽聽雙有些頭疼的說道。

「少爺就是不願意,你若是真的在乎我們,憑少爺的地位,去跟歐陽家主說一說,一定能把我們要到少爺身邊。」瓏兒在一旁說道,歐陽聽雙聞言一笑,道:「你怎麼這麼肯定我就一定在乎你。」

「你!」瓏兒氣的站起身來,不知道為何無往而不利的容貌在歐陽聽雙這裡失去了用武之地,歐陽聽雙站起身來伸手輕佻的托住了瓏兒的下巴,這次瓏兒沒躲,只聽歐陽聽雙說道:「瓏兒姑娘別以為我是那種做事不經大腦的蠢貨,亦或者是精蟲上腦的色鬼,況且瓏兒姑娘雖然美貌,但還沒達到讓我死心塌地的地步。」

「是嗎,少爺可真是鐵石心腸。」瓏兒往後退了一步,聲音之中已有了冷意。

「唉,瓏兒姑娘可要注意你的語氣,不然等到時候到了歐陽家,我給你穿小鞋就不好了。」

「哼!」瓏兒白了他一眼,直接往後跑走了,白月在身後泫然欲泣的說道:「公子你就這麼狠心,讓我們受宗內的責罰嗎?」

「哦,聽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看看你們宗主是怎麼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