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八十九章 上氣境

第八十九章 上氣境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445

「獎勵禮包,祝賀主人修鍊至上氣境,獎勵點券一萬五千點,試刀訣刀譜一本、厚勁丹一枚,練功譜一本、練刀譜一本。」

「試刀訣刀譜:特殊秘籍,其中記載著試刀之法。」

歐陽聽雙仔細看著天刀系統中的獎勵禮包,直接就把試刀譜給用了。腦海中瞬間出現了一組畫面,這試刀之法卻是一種增氣刀氣的法門,在用寶刀打出氣勁之前,先用一道微弱的氣勁短暫的附在寶刀之上,待刀氣被打出的時候,約摸能增強三成的威力。

歐陽聽雙心中一動,這試刀譜果然是一本特殊的秘籍,雖然沒有寫明它的等階,但就此看來卻也不差。

任督二脈打通之後,全身都舒暢了許多,歐陽聽雙知曉接下來身體之中已然能夠承受更多的氣勁,按照歐陽天的說法,任督二脈被打通之後,已經能承載兩倍於中氣境第三階段的氣勁了。

歐陽聽雙看著天刀系統中人物界面的不同於以往的經驗條,只見下一次突破寫著的是突破至上氣境第三階段。歐陽聽雙卻是知道,想要突破至第二階段,就是要打通奇經八脈中的其餘六脈,之後待氣勁足夠多了就自然而然的能突破至第三階段了。

歐陽聽雙此刻卻也不知到底要多少經驗,不過想來不會少,想了想,歐陽聽雙站起身來,穿好衣物就往門外走去。

門外,鐵伯見歐陽聽雙出來,急忙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詢問道:「四少爺,你突破了嗎?」

歐陽聽雙淡淡的點了點頭,道:「多謝鐵伯照顧了,這次有驚無險,已然達到了上氣境。」

「那就好,那就好啊。」鐵伯老臉上多出一抹笑容,點著頭說道。

而歐陽聽雙說完之後就自顧自的出了葯閣,此刻天色早已暗了下來,歐陽聽雙餓著肚子往宓甯屋中走去了。

宓甯早已有些著急的等在屋內,見歐陽聽雙疾步走進,白了他一眼,說道:「雙兒,你今天去哪兒了,怎麼午飯都不來吃?」

「今天去葯閣突破去了。」歐陽聽雙走進屋內,心中一動,裝作灰心喪氣的說道。

宓甯見他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心中一動,急忙站起身來關切的問道:「你去突破?有沒有突破中氣境?」

「唉。」歐陽聽雙嘆了口氣,宓甯心中立馬冷了下來,有些獃滯的緩緩坐在椅子上。歐陽聽雙暗自發笑,抬頭看了她一眼,只見宓甯眼中一片失神,心中不忍之下就要將實情告訴她。

此刻宓甯臉上牽強的浮現一抹笑容,安慰道:「雙兒你先別著急,娘一定會想辦法讓你突破的。不過你最好快些去找你師傅,看看他有沒有什麼辦法。」

「嗯。」歐陽聽雙在宓甯身旁坐定,笑著看著她,此聽宓甯此刻繼續說道:「我手裡還有兩顆天心破脈丹,你下一次突破還算有些機會,等過些日子娘再去幫你看看有沒有什麼其他的靈藥。」

「天心破脈丹,這東西你怎麼得來的?」

「是家主前些時候送來的,當時你不是說你一定能突破的嗎,我就沒給你,沒想到……」宓甯說道一般,心中一酸,竟掉下淚來,歐陽聽雙急忙幫她抹著淚,只聽宓甯斷斷續續的說道:「沒想到你還是沒能突破,雙兒,你告訴娘,是那混雜之氣太過難纏了嗎,那東西你能打散多少?」

歐陽聽雙一邊幫宓甯擦著眼淚,心中一慌,暗自想著這回玩出大事了,急忙笑著說道:「娘,我騙你的,你猜猜我現在什麼修為?」

宓甯抬眼一看,見歐陽聽雙嬉皮笑臉的,心中一動,卻又以為是歐陽聽雙不想她擔心,故意騙她說突破了。想了想,宓甯伸出纖細的玉手,撥開歐陽聽雙胸口處的衣襟,將手探了進去。

歐陽聽雙笑意不見,繼續幫宓甯細細擦乾淨臉上的淚痕,仔細看看,卻見宓甯哭後雙眼微微紅腫,別有一番惹人心疼的姿態,下一個呼吸,宓甯有些哀愁的雙眼突然一正,直了直身子,訝異的說道:「你突破了?」

「是啊。」歐陽聽雙笑著說道,宓甯猛地站起身來,氣呼呼的說道:「你居然敢騙我!」

「我錯了。」歐陽聽雙直截了當的認錯,站起身來將從宓甯身上取下的手帕遞給宓甯,宓甯一把拿過丟掉,大大的白了他一眼,立馬轉過頭去。

「娘,你就別生氣了,今天不是我突破的日子嗎,你就笑一笑。」歐陽聽雙在宓甯身旁笑著說道,不停的捏著宓甯的肩膀。宓甯耐不住歐陽聽雙,終於回頭展顏一笑,說道:「以後你再敢在這件事上騙我,小心我不認你這個兒子。」

「這怎麼行呢,你可就我這一個兒子,你應該小心我……」宓甯將歐陽聽雙的嘴捂住,橫了他一眼,道:「好了,別說了,快吃飯吧,別你這臭小子一弄,連飯都要忘記吃了。」

歐陽聽雙點著頭,跟宓甯一同吃起飯來,見宓甯時不時的咧嘴一笑,歐陽聽雙心中也是一陣欣喜,乘著宓甯心情好,歐陽聽雙不由得說道:「娘,過些日子我想出去一趟。」

「出去,你又想去哪兒啊?」宓甯聞言瞥了他一眼,輕哼一聲說道:「你不是剛從雪狼谷回來,現在給我老老實實的呆在凌龍府里。」

「娘,你說我突破到了上氣境,你要給我什麼獎勵?」歐陽聽雙話鋒一轉,問道:「你不是說等我突破上氣境,就有東西給我嗎,是什麼東西?」

「這東西等過些時候再給你。」宓甯眼神一轉,笑著說道。

「又等一會,娘你的東西怎麼這麼難拿,我記起來了,上回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