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七十九章 所求

第七十九章 所求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880

第二天,歐陽聽雙又早早的起床和歐陽炎歐陽熾一起帶著小黑入了礦山之中,他這些天之所以這麼拚命,一方面是受了瓏兒的刺激,一方面是三家如今已然開始在清理礦山中的蠻獸。現在有礦山中央的紫銅蜘蛛和金角蠍擋著,特別是金角蠍,每每都需要途風或者黑火帶隊才能清理,倒是給歐陽聽雙爭取了許多時間。

不過就算如此,在三家合力的情況下,偌大一個紫銅礦山估計也撐不了兩三天,歐陽聽雙自然是要抓緊時間了。

中午,歐陽聽雙的帳篷之內,此刻他正坐在凳子上喂小黑吃天屍丹,門外清脆的聲音響起,「歐陽公子在嗎?」

已然聽出是白月的聲音,歐陽聽雙慢慢的將天屍丹餵給小黑服用完畢,這才說道:「我在,進來吧。」

只見白月施施然撩開帳篷的一角,款款走入,歐陽聽雙好奇的問道:「你師姐人呢?」

「怎麼,公子是想我師姐了還是嫌棄小女子伺候的不好。」白月故作委屈的說道,歐陽聽雙摸了摸小黑的頭,笑著回道:「這倒沒有,不過上次見白月姑娘容顏,真是難忘的很啊,不如白月姑娘把面紗取下,我們坦誠相見吧。」

「公子可真愛說笑。」白月輕輕笑道,眼中閃過一絲狡黠之色,「不知公子何時出發離開幽山?」

「不好說,就在這幾天吧。」歐陽聽雙想了想,光是半天三家就探索了礦山一半多的地區,特別是合歡宗的人似乎很急,不停的獵殺著那些紫銅蜘蛛以及金角蠍。當然也發現了幾處紫銅晶,不過在途風以及黑火這些高手的幫助下,這些紫銅晶也沒對探索進程產生多大影響。

「是嗎,小女子還想跟公子多說說話呢。」白月掩嘴笑道,美目一轉,看向小黑,問道:「這是公子養的寵物嗎?真是好生可愛。」

此刻小黑剛剛吃完天屍丹,討好的不停的供著歐陽聽雙的大腿,十分通靈的模樣。似乎感覺到了白月在看它,小黑竟然又躲到了歐陽聽雙身後,探出頭看向白月。

「咦。」白月心中驚疑一聲,卻是發現了眼前這頭小馬駒極為特殊的雙眸來,好好的上下打量一番,白月不由得出言問道:「公子,這馬……不是凡馬吧。」

「哈哈,什麼叫凡馬,白月姑娘莫非認得它?」歐陽聽雙眼神一轉,似乎有些不想讓白月知道小黑的來歷,白月眼神中閃過疑惑之色,正在思量只見,只見瓏兒已然走進。

白月嫵媚的柳葉眼一撇,朝著瓏兒使了個眼色,瓏兒會意之下也轉頭看向歐陽聽雙身後的小黑。

「兩位姑娘這麼看著我的寵物做什麼,莫非看上它了?」

瓏兒聞言臉上閃過一絲薄怒之色,想了想,竟然又展顏一笑道:「不錯,奴家可是對這馬好奇的很,不知公子可否割愛?」

「你們認得它?」

歐陽聽雙正聲道,此刻心中才有些驚奇起來,當初凌龍府中沒有一人能認出小黑的來歷,沒想到白月和瓏兒似乎都有些了解的樣子。

「這,我也不太確定,不過從合歡宗收藏的典籍之中見到過一種名叫鬼眸陰火駒的妖獸,敢問公子是否就是這匹小馬?」

歐陽聽雙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照瓏兒所說,看來這合歡宗中的典籍恐怕比歐陽家收藏的要詳細的多,不然不可能會立馬就認出小黑來。

「鬼眸陰火駒成年之後是通境鬼系妖獸,不過一旦過了初生階段,就很難將其馴服。畢竟這馬生性喜好自由,一旦過了初生期,就會開始四處奔跑,沒有固定的棲息地,大陸上卻是很久都沒有人能夠馴養一匹了。」

瓏兒美目之中閃過一絲羨慕之色,最後還問了一句,「不知奴家所說的是否正確,公子的這匹黑馬就是鬼眸陰火駒了吧?」

歐陽聽雙咧嘴一笑,卻是不想再和兩人討論小黑的事,問道:「兩位姑娘每天都往我這裡跑,傳出去對姑娘的名聲可不好。」

「哼,我們合歡宗的弟子還有名聲可言嗎?」瓏兒輕哼一聲,歐陽聽雙卻也聽不出她話里到底什麼意思。

「小女子只不過是仰慕公子風采,這才會特地跑來給公子帶點糕點。」白月看了瓏兒一眼,笑盈盈的將手上拎著的籃子打開,取出一盤松花糕來。

歐陽聽雙接過,毫不客氣的吃了起來,這些天出了府,在吃食方面都是應付了事,雖說這松花糕製作粗糙,但他吃的依舊津津有味。

「少爺。」門帘再度被撩開,卻是歐陽炎來帶小黑出去散步了,不過歐陽炎沒有想到歐陽聽雙帳篷里還有另外兩人,故而愣在門口。

歐陽聽雙毫無異色的摸了摸小黑的腦袋,順勢一推,小黑就小跑著跟歐陽炎出去了。

待門帘再次被放下之後,瓏兒轉頭說道:「昨天我見公子被金角蠍追著,想來公子是見著了紫銅晶吧。」

「不錯。」歐陽聽雙點點頭,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昨日問過歐陽炎之後,才知道這紫銅礦山足夠大,礦山中央有些紫銅晶也是正常的。

「公子真是好手段,我見公子昨日不僅收集了滿滿一袋紫銅石,還能順道打紫銅晶的主意,這是讓奴家好生欽佩呢。」瓏兒慢慢走近,在歐陽聽雙背後揉捏著,歐陽聽雙卻是聽出瓏兒話里的諷刺之意。

「哈哈,那是自然,不然我怎麼能讓白月姑娘和瓏兒姑娘一起來我屋內聊天呢。」

白月捂嘴一笑,道:「我和師姐都十分仰慕公子,不過我們今日來的目的卻是想求公子一件事。」

「什麼事?」歐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