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五十七章 連山城

第五十七章 連山城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4094

歐陽聽雙只覺體內猛然多出一股氣勁,帶著自己的氣勁突破了身體中的一處穴位。

歐陽連城對著宓甯說道:「奇怪了,雙兒的經脈確實和以前一樣,他要遭遇到的瓶頸也比常人多的多,不過為何他修鍊的如此之快呢?」

宓甯眼神轉了轉,這也是她疑惑的地方,歐陽聽雙的身子早就被她查看了無數遍,但一點頭緒也沒找到。

「你問我我問誰啊?」宓甯沒好氣的回了一句。

「或許雙兒的確擁有什麼過人的天賦,不過我們沒發現罷了。」沉吟了半響,歐陽連城也只得出這個結論,討好的和宓甯說了兩句,見歐陽聽雙睜開了眼,就又起身出去趕馬了。

歐陽聽雙撓了撓頭,原來自己經驗條中瓶頸這麼多的原因是因為自己的資質,原本還以為是所有習武之人都要經受的呢。

「不對啊,經驗條上的那三處瓶頸,對應的是胸口下方的那三處穴位,是人體中雜質最多的穴位之一,下氣境修士應該都要突破這裡,只不過我體內雜質較多,突破所需要的氣勁也要多些。而其他資質好的人,就無需這麼多氣勁了,甚至有些人可能體內沒有多少雜質,一點力氣都不費就能跨越這裡。」

歐陽聽雙猛地想到,這樣一來就解釋的通了,撓了撓頭,說來說去還是怪自己的資質,歐陽連城的話他也聽到了,當時心中還一沉,幸好歐陽連城之後就又自圓其說,省的他又不知道該撒什麼謊來敷衍。

「雙兒,你感覺怎麼樣?」宓甯關切的問道,歐陽聽雙點了點頭,道:「我沒事,娘你放心吧。」

宓甯這才放心,三人又啟程往連山城去了。

…………

一天之後,歐陽聽雙聽到歐陽連城在外面說:「我們到了。」

歐陽聽雙聞言就撩開馬車旁邊的帘子,往外看去,連山城說是城,還不如說是一個巨大的集市。只見有兩根巨大的石柱之上掛著一個巨大的牌匾,寫著「連山城」三個大字,兩旁還有兩隻威武的石獅子,只不過周圍沒有城牆,放眼望去就能看見熱鬧的人群。

兩邊卻是有人看守,見歐陽連城駕馭著馬車疾馳而來,連忙擋在馬車之前。歐陽連城穩穩的停下了烈焰馬,守門的兩人卻是認出這烈焰馬來,見有四匹烈焰馬拉著一輛豪華馬車,不敢怠慢,急忙上前詢問。

「告訴你們領頭的,就說歐陽連城來訪。」

未等兩人走近,耳邊就傳來一陣粗獷的聲音,兩人對視一眼,卻是都聽過「歐陽連城」這四個字,抬頭一看,眼前之人正如傳聞中所說的那樣霸氣駭人。

「大人稍等。」左手邊的一個男子拱了拱手,急忙往後跑去,而右手邊的男子也不敢亂動,只好半鞠著身子,一副畢恭畢敬的樣子。

歐陽連城也沒為難他的意思,自顧自的站在原地,四處眺望起來。不一會,一名穿著黑色勁服的男子疾步走來,還沒走進歐陽連城,就急忙說道:「連城元帥,真的是你,不知您老駕到,真是有失遠迎。」

「哦,你是黑豹吧。」歐陽連城認出眼前的黑衣男子,施施然說道:「你們鬼幫主呢?」

「我已經派人去通知幫主了,元帥跟我進去吧。」

「嗯。」歐陽連城點了點頭,轉身見歐陽聽雙已經扶著宓甯下來了,三人就急忙往裡走去,而烈焰馬則自有人照顧。

「這位便是宓甯夫人了吧,小人真是幸會。」黑豹眼神一轉,看向宓甯,之後頭一低卻是不敢多看,畢恭畢敬的說道。

宓甯在外人面前卻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淡淡的對著他點了點頭,三人就往裡走去。不一會,就有一名穿著黑色寬大袍子的消瘦中年男子帶領一群人快步走近,歐陽連城早就發現了他,笑著說道:「鬼兄,多年不見真是風采依舊啊。」

「哈哈,連城兄弟何時駕臨我散人幫的,你這個大忙人還有空來連山城,我真是讓我意外啊。」

鬼風拱了拱手,歐陽聽雙抬眼一看,卻發現眼前這人鷹鉤鼻,雙眼深陷,又穿著一襲寬大黑袍,確實有他名字中的「鬼」字。

「不瞞鬼兄,只不過是我兒子在靈雲城呆的太過無聊了,這才想要出來逛逛。」

鬼風一愣,轉眼看了看宓甯和一旁扛著刀四處觀望的歐陽聽雙,這才瞭然的點了點頭,道:「年輕人嘛,耐不住寂寞也是正常的,這位便是聽雙公子了吧,我可是早就聽聞連城兄弟的愛子大名了。」

「是嗎,哈哈,犬子實在不值一提。」歐陽連城笑道,兩人就這樣一路說說笑笑往裡走去了。

歐陽聽雙眼睛一瞟,卻是看見那天的剽悍男子也在場,就四處搜尋起青媚的蹤影來,果不其然,歐陽聽雙在人群前找到一個嫵媚女子,此刻正在看著他。

和青媚對視一眼,歐陽聽雙心頭一笑,伸手做出一個抓的姿勢,青媚頭一低,就不敢去看他了。

宓甯立即撇了他一眼,歐陽聽雙連忙裝作專心走路的樣子,不過餘光還是四處看著,在歐陽連城表明了來意之後,鬼風就派人找了個豪華的住所給三人,還請三人好好吃了一頓。

午飯後,歐陽連城自然又開始和鬼風閑談起來,歐陽聽雙聽了一會,對他們所談論的武道和什麼西部的局勢一點興趣也沒有,心中早就想去忙自己的事,就站起身來,對著歐陽連城和宓甯說道:「爹,娘,我出去看看,晚上再回來。」

「你瞎跑什麼?」宓甯立即白了他一眼,道:「好好坐下。」

「唉,無礙無礙,聽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