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五十一章 歸途

第五十一章 歸途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770

三天之後,在歐陽聽雙的要求之下,他和歐陽嶺乘著運轉鐵蟻的歐陽家馬車朝著靈雲城趕去,因為不能騎快馬,路上又花費了將近十三天的時間。

這十三天來正好讓他將補元增氣丹服下輔以修鍊,如今已然突破了下氣境第二階段最後一個小瓶頸,經驗值也過了四分之三處正朝著最後的瓶頸處衝去。

…………

歐陽家中,早在歐陽郡回到凌龍府的時候,歐陽郡就已經興沖沖的跑到歐陽飛龍跟前,對著他說起了有關歐陽聽雙的事。

「這麼說來你懷疑歐陽聽雙練習了靈眼之術?」

「是啊,而且肯定不是我們歐陽家的黃龍眼。」歐陽郡答道。

歐陽飛龍點了點頭,道:「確實,黃龍眼根本沒有夜視的能力,而且想要練成,不僅得有毅力,而且對天資也有極大的要求。在我們歐陽家似乎也只有歐陽連城真真正正的練到大成了。」

「真的嗎,這黃龍眼真的這麼難練?」

「當然,雖然黃龍眼只是黃階上品的靈眼秘術,但想要修鍊雙眼上的經脈本就極為艱難,加上其中的經脈又極為脆弱,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傷著自己。」

歐陽飛龍介紹說道,「而且靈眼秘術除了要懂得對應的運氣法門之外,還要用相應的靈藥強化雙眼,這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歐陽連城花了二十多年才練成了黃龍眼。」

歐陽郡有些瞭然的點了點頭,問道:「那歐陽聽雙……」

「他的靈眼之術自然不可能大成,我估計他或許只是剛剛開始修習,現在小有所成而已。不過可能他修鍊的靈眼之術本身就帶有夜視能力吧,這才能在黑暗的礦洞中看清事物。」

歐陽飛龍說道,「你也不用太過驚奇,我們歐陽家還有一本黃階下品的靈眼之術,能讓人在不是太過黑暗的環境下看清事物,你若有興趣可以去學學。」

「能在夜裡視物嗎?」

「這倒不行,它上面所要求環境還是需要一點光亮的,而且只有練至大成才有些效果,畢竟只是黃階下品的秘術,比起歐陽聽雙所修習的,肯定差了不止一點。」

歐陽飛龍搖了搖頭,看著歐陽郡,說道:「而且靈眼異術太過考驗修習之人的天資和耐心,那本秘術也不值得你付出如此之多的精力,畢竟不過是能在夜中視物而已,若你真的對靈眼秘術有興趣,不防去問問家主,應該可以拿到黃龍眼第一層的法訣。」

「真的?大家不是都說靈眼秘術十分珍貴,而且極為罕見嗎?」

「不錯,不過修習黃龍眼進展十分緩慢,你現在開始修習,估計要等幾年之後才能在實戰中派上用場,因此族中對此也就放低了條件,第一層的功法還是很容易得到的。」

歐陽飛龍說道,歐陽郡聞言眼神閃了閃,這下卻是知道了靈眼秘術的修習難度。

「那麼爺爺,你猜歐陽聽雙是什麼時候開始修鍊靈眼秘術的?」

…………

遠在靈雲城西邊幾千里外的合歡宗中,白月跟在一穿著粉色紗衣作宮女打扮的妙齡女子身後,往前方的宮殿中走去。

在荒涼無比的西部中部,極為反常的出現了這一座雕樑畫棟金碧輝煌的宮殿,而除此之外,合歡宗其他地方也都只是普普通通土屋亦或是竹屋,與此處格格不入。

「參加宗主。」白月走入其中,恭敬的施了一禮。

宮殿中的紫袍女子轉過身來,只聽她問道:「白月,聽說你去靈雲城打探歐陽聽雙的事失手了?」

「是,妄宗主恕罪。」

「你將當日情形細細說來。」聽不出紫袍女子的喜怒,白月只好如實一一道來。

紫袍女子聽完之後,問道:「那歐陽聽雙修習了靈眼秘術?」

「確實如此,當時屬下用出媚心眼,還未成功施展,只覺憑藉媚心眼與歐陽聽雙建立的聯繫瞬間被切斷了,事後他還察覺到了屬下的修為,這才確定他有修鍊靈眼秘術。」

紫袍女子聞言點點頭,沉思一會,擺了擺衣袍,道:「好了,這件事也不怪你,下去吧。」

「謝宗主。」白月鬆了口氣,急忙俯身退了出去。

待白月走後,宮殿的屏風之後又走出一名穿著紅色紗衣蒙著臉的玲瓏女子,只見她裸露著細長潔白的雙腿,此刻盈盈走上前來,問道:「師傅,那個歐陽聽雙就是讓我們合歡宗損失一座重鐵石礦的歐陽家弟子?」

「不錯。」紫袍女子點了點頭,玲瓏女子繼續說道:「紫嫣師叔的消息里說,那歐陽聽雙只不過是下氣境第二階段的修為,沒想到白月妹妹居然會失手!」

「這也不怪白月。」紫袍瞥了她一眼,說道:「我們合歡宗的媚術無外乎兩種,最為直接有效的瞳術雖然對那些普通人屢試不爽,但對修習有其他靈眼秘術的人,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

玲瓏女子點了點頭,可依舊還是不解的問道:「可是師傅,你不是說只要我們的瞳術修為比他們的瞳術修為高,媚術依舊可以生效嗎,難道那歐陽聽雙的瞳術修為比白月妹妹還要高?」

「這倒不一定,聽說那歐陽聽雙早些年十分紈絝,近幾年才將心思放在了習武上,算來他修為不如白月,這秘術修為也應該不會比白月強的。

不過凡事都有例外,有些功法、秘術對媚術以及幻術都有極強的剋制作用,或許歐陽聽雙修習的就是這類秘術吧。」

玲瓏女子聞言,低下了頭不知在想些什麼東西,紫袍女子繼續說道:「所以這就要求我們除了媚術之外,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