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四十九章 痕迹

第四十九章 痕迹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928

礦洞之外,歐陽嶺等人早已站在洞口,地火堡四人率先出來,後面緊跟著合歡宗四人。

歐陽嶺等人的目光注視著地火堡的四人,見四人抖了抖身子,才取出十幾枚赤練石,歐陽嶺和途風會意的笑了笑。

而合歡宗領頭的美艷婦人見此卻不著痕迹的皺了皺眉,瞥了門下四人一眼,只見四人施施然走近,取出兩個鼓鼓囊囊的布袋來,打開放在空地之上,細細數了數,卻足有五百之數,雖然這些赤練石大小不一,但因為差不多都是同時在礦山之中積蓄成長,成色和分量卻是都相差不大,所以幾人都是直接按個數了計算多少。

歐陽嶺不可置信的回頭看了看途風,途風嘆了口氣,看來合歡宗這幾人卻是冒險進入礦洞深處了。

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沒什麼辦法。合歡宗四人此刻卻沒有半分得意之情,其中一名女子走近婦人身邊,低聲和她說著些什麼。

而此刻歐陽家旁系兩人也走出礦洞,站在歐陽嶺身邊,將搜集來的赤練石擺在空地上,完了之後回頭看了看合歡宗那邊,年長一人臉色有些掛不住,說道:「嶺叔,我和元弟在上半段找遍了,最後才冒險去下半段找了找,最後只找到了這些。」

歐陽嶺點了點頭,看著面前一百餘枚赤練石,心中知道此行怕是要敗興而歸了,但也不好責怪兩人,畢竟比試之前他就吩咐過要以安全為上,畢竟這只是一個赤練礦洞,頂多也就少上兩成的收益,不必如此拚命。

而另一邊,美婦聽到合歡宗女子所言,眼中閃過一絲異色,點了點頭,對著女子使了個眼色,女子就站在一旁,開始閉口不言起來。

歐陽嶺注意到女子的動作,嘆了口氣,心中卻對合歡宗嚴明的紀律讚歎起來,比起家族勢力,這類宗派勢力門內地位更加分明,雖然魔教三門勢力範圍大大不如歐陽等五家,而且建於荒涼之地上,但憑藉著賞罰分明的制度以及嚴格的宗內門規,已經穩穩的在西部站穩了腳跟。

「唉,歐陽家對族人就是太過仁慈了,像聽雙這孩子,仗著宓甯和連城的喜愛,這麼無法無天。」歐陽嶺心中想到,想著想著歐陽聽雙就出現在了眼前。

依舊一副紈絝的架勢,扛著刀,歐陽聽雙帶著歐陽郡走出礦洞之後,四處看了看,率先看到了合歡宗幾人面前那一堆攤開的赤練石,當即停下了腳步,細細算了起來。

「五百一十七枚。」歐陽聽雙心中一沉,轉頭望著自己家面前的赤練石,卻是只有孤零零的一小抹,歐陽聽雙看了看,眼角突然閃過一絲喜色,嘴角露出一個不屑的笑容,旁系兩人得來的赤練石已然超過了一百三十枚,而自己手中已經有接近四百枚赤練石了,算來這次比試還是歐陽家贏了。

此刻三方勢力早就將目光投像歐陽聽雙,合歡宗的美艷婦人突然見歐陽聽雙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心中不由得一慌,果然見歐陽聽雙將背後背著的鼓鼓囊囊的布袋往前一扔,手中寶刀一揮,裡面就露出橙紅色的赤練石來。

將地火堡幾人得來的布袋丟在這上面,歐陽聽雙施施然扛著刀走至途風身旁。歐陽嶺此刻一喜,急忙上前將布袋裡的赤練石全部取出,又打開地火堡四人收集來的布袋,算了算,總數卻是達到了五百五十多。

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雖然歐陽聽雙帶來的赤練礦有幾枚偏小,但總體來看還是多過合歡宗弟子的。轉頭對著合歡宗的婦人說道:「紫嫣夫人,看來這次還是我們歐陽家稍勝一籌啊。」

名作紫嫣的美艷婦人微微笑了笑,眼睛掃過正在和途風說話的歐陽聽雙,說道:「歐陽家人才輩出,這次比試卻是我們輸了。」

歐陽嶺見她認輸,心中不免高興了起來,只聽她問道:「那位便是名揚西部的劍獅歐陽連城的公子吧?」

「不錯,聽雙卻是我歐陽家的精英弟子,讓夫人見笑了。」歐陽嶺笑著回道,開始和她以及地火堡的領頭人閑談起來。

而另一邊,歐陽聽雙和歐陽郡走至途風身邊,只見歐陽聽雙急忙問道:「途長老,你們來時有沒有進入礦洞後半段探索?」

途風搖了搖頭,道:「沒有,聽雙啊,看來你們兩個卻是去過礦洞後半段了,不錯,不愧是歐陽連城的兒子,這回你立了大功,回去之後家主定有賞賜。」

歐陽聽雙搖了搖頭,取出手上的兩片刀片,說道:「途長老,你看,這是我在礦洞深處發現的。」

途風有些驚奇的接過這兩片刀片,細細摩挲了一會,說道:「這刀有些年頭了,不過應該是用上等的精鐵打鑄的,不然不可能歷經這麼長時間不壞。聽雙,你說這東西在礦洞深找到的?」

「不錯,我懷疑……」歐陽聽雙比了個手勢,途風沉思了一會,點了點頭,轉頭招來圖和,兩人細細說了起來。

歐陽嶺正和紫嫣兩人說的開心,回頭一看,不知為何途風和圖和兩人正在說著什麼事,有些詫異的走了過來,詢問道:「怎麼了?」

「嶺長老,你來的正好,快來看看這兩枚刀片,這是聽雙少爺從礦洞深處帶來的。」圖和急忙將手中的刀片遞給歐陽嶺,歐陽嶺接過,不由得沉思起來。

歐陽聽雙和歐陽郡站在眾人身後,只見歐陽郡問道:「堂弟,你說那刀片真的是其他人留下的?」

「當然,而且那兩柄刀上都刻有統一的符號,想來他們是一伙人,那麼這裡很有可能很早以前就被人發現過,不過不知怎麼,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