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四十二章 花魁

第四十二章 花魁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4128

「四少爺,快快,裡邊請!」迎風閣中,眼尖的老鴇立馬看見了歐陽聽雙獨自一人漫不經心的走來,連忙出門迎接。

此刻時至傍晚,歐陽聽雙剛剛結束葯浴,身上還帶了一股濃濃的藥味。不過如今的葯浴早已不似從前,因為他要全力運轉蠻龍訣修鍊,這會身體之中還傳來一陣疲憊感。

不耐煩的推開了身前一門心思往自己身上靠的老鴇,有些詫異的看了她一眼,卻不知為何今日會稱呼自己四少爺,將手上的請帖塞給她,不耐煩的問道

「得了,我來都來了,你們說好的厚禮呢?」

「四少爺別急啊,宴會過後我家主人定有禮物送上,包少爺滿意。」

歐陽聽雙不屑的笑了笑,要不是手裡缺錢,加上在府中實在無聊,他才懶得出來瞎逛呢。

老鴇引著歐陽聽雙上了樓,小心的問道:「四少爺要不要找個姑娘陪陪,這會宴會可還沒開始呢。」

「不用了,對了,聽說你們這來了個花魁,她現在人在哪裡?」

「哦,您說的是白月姑娘吧,她現在應該在陪其他人呢,不過要是聽到四少爺來了,她肯定會來見過四少爺的。」

老鴇帶著歐陽聽雙走至一間雅閣,在歐陽聽雙不解的目光之下,小心翼翼的說道:「四少爺稍等,白月姑娘吩咐過,若是您來了,卻是要和您見上一面呢,您稍等片刻,我這就去通知她。」

歐陽聽雙眉頭一挑,不過還是走至雅閣之中,透過窗戶看向迎風閣外,迎風閣位於金雲街和靈雲大道的交替處,門前自然是是川流不息,好不熱鬧。

而從雅閣中離開的老鴇此刻則急匆匆的走至一間寬敞明亮的房間內,其間擺了數張小桌,早有一伙人在此喝酒聊天說說笑笑,居中一白衣蒙面女子帶著兩名紅衣侍女則是在陪著一名高大男子。

卻說雖然眾人看不見白衣女子容貌,但光是身邊兩個紅衣侍女就迷得眾人神魂顛倒,引得一個個喝得臉紅脖子粗,白衣女子不經意的輕輕問上一句,眾人所知道的有的沒的就一股腦全說出來了。

老鴇走近,在白衣女子耳旁低聲說了兩句,白衣女子立即就開口說道:「小女子現在有件要緊事,就暫且不陪各位了,等會我們宴會上見。」

「唉,白月姑娘,別啊。」

「白月姑娘,再喝幾杯嘛!」

「有什麼客人比得過我們啊?白月姑娘要知道這裡可是靈雲城!」

場中之人紛紛出言挽留,不過白衣女子似乎去意已決,只是歉意的施了一禮,之後就帶著身旁兩名侍女和老鴇一同出了這間房間。

「三哥,你說白月姑娘是去見誰了,在靈雲城內竟敢不給三哥面子,真是反了她了!」桌上,一名瘦小青年對著一旁的魁梧男子說道,魁梧男子身材剽悍,滿臉茂密的毛髮卻就是歐陽聽風,不知為何也來到了此處。

「就是,靈雲城可是歐陽家的天下,那白月不陪三哥反而跑去干別的事情,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魁梧男子笑了笑,身旁之人卻一直起鬨,加上白月有致的外表和惹火的身材,想起她那勾人的眼神,歐陽聽風心裡也不免躁動了起來。

「三哥,在這迎風閣里能有什麼事,白月姑娘八成又是去見誰去了。不如我們去看看來的人是誰,再在白月姑娘眼前表現一番,讓她知道我們三哥的厲害,之後還不隨著三哥。」一旁的瘦小男子繼續說道:「反正這會兒來迎風閣的基本都是那些富豪或是什麼來靈雲城趕生意的商人,迎風閣的老闆只顧著做生意就算了,難道那人還敢不賣我們面子嗎?」

「是啊是啊,三哥我們去一趟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最不濟我們先不鬧事,給白月姑娘一個人情,到時候她還不好好伺候我們三哥?」周圍幾人紛紛起鬨,五言六語的支著招。

歐陽聽風想了想,在這靈雲城裡卻是沒怕了誰,點了點頭,喝盡手中這杯酒,魁梧的身子一正,立即就站起身來,說道:「那走,我們這就出去看看。」

「好,走」

…………

隨著眾人晃悠悠的起身,一行人狐假虎威的跟在歐陽聽風身後,議論著也就往屋外走去了。

雅閣內,歐陽聽雙沒等一會,門外就有腳步聲傳來。一名白衣女子款款走進屋中,身後兩名紅衣侍女站在她兩旁,只聽她聲音柔雅,說道:「這位就是歐陽家的四少爺聽雙少爺了吧。」

老鴇在她身後點著頭,介紹道:「四少爺,這位就是我們迎風閣新來的花魁,白月姑娘了,你們兩位就在這兒好好聊聊吧。」

說完,同兩名紅衣侍女一同走出雅閣,並識趣的關上了房門。

「不知你們迎風閣特意邀我前來有何要事?」歐陽聽雙慢慢的走到桌旁坐了下來,好奇的問道。

「這卻是我們老闆的主意,小女子卻是不知。」白月眼神流轉,走近歐陽聽雙,俯身下來為他倒了一杯茶。

「不知公子是否需要酒水,小女子來時帶了幾瓶好酒,正好給公子鑒賞鑒賞。」

「不用了,我不喝酒。」歐陽聽雙淡淡的回道,看著白月有意無意的在自己身邊蹭來蹭去,歐陽聽雙今日卻絲毫沒有反應,或許是在葯閣修鍊之後身體太過疲勞,今日連想戲弄白月的心思都沒有。

抬頭將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歐陽聽雙咋了咂嘴,白月捂著嘴又笑著提著茶壺又給歐陽聽雙將茶水滿上,故意放低身子,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

歐陽聽雙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在迎風閣中像白月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