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十七章 誤會

第三十七章 誤會 (1/3)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4251

宓甯屋內,那個蒙面黑衣男子此刻又出現在這裡,好整以待的等著宓甯,見她走來,不慌不忙的說道:「你兒子的表現你看到了?」

「看到了又怎麼樣?」宓甯反問道。

「日後的試煉你一定要讓他參加,就算他不想去,你也要逼著他,我看他對你如此依戀,想來你的話他一定會聽的。」

「為什麼,讓我兒子去冒險嗎?」宓甯卻沒管蒙面男子,冷哼一聲說道。

「你不要忘了我們的大事,你兒子參加試煉也不見得都是壞處,以他的修為參加那次試煉,在其中也會得到不少好處,你知道的。」

宓甯聞言開始閉口不語起了,蒙面男子卻是了解她,知道她現在開始動搖了,繼續慢慢的說道:「看來是有高人在指導他,而且那人的修為必然不凡。他凝出火屬性氣勁,加上他最後那一招,你還擔心什麼?」

宓甯想了想,蒙面男子繼續拋出一個消息,「而且他修鍊有靈眼異術,你知道嗎?」

「什麼,靈眼異術?」

宓甯吃了一驚,她卻是知曉這類功法在莽荒大陸的稀缺性,故而十分驚訝的看著蒙面男子。

「不錯,雖然只是那一瞬間,不過我清楚的捕捉到了他眼角的變化。只不過可能他剛開始修鍊的緣故,那異術的進展還沒有多少,威力還沒發揮出來。不過等過些日子,他有足夠的時間去習練了,到時候他的實力會有多強,就不用我和你說了吧。」

宓甯聞言,默默的思量起來。蒙面男子轉了個口氣,苦口婆心的說道:「我們一族的苦難實在是太多了,你不能繼續這樣猶豫不決。好了,你妹妹那裡比起你這兒要來的艱難的多,我馬上就要趕去東部,以後這兒就要靠你了,我們族人大多也會趕去東部,那東西一定要拿到手。」

說完,不等宓甯答應,只見他抬頭往前一看,說道:「你兒子來了,記住我說的話……」

宓甯抬頭,蒙面男子早已無影無蹤,想了想,耳邊馬上就傳來歐陽聽雙的聲音,「娘,你跑這來幹嘛,我都說要為你出氣了,你還是沒能看見我打歐陽郡那一下,白費了我一番心意。」

宓甯抬起頭來,看著抱怨的歐陽聽雙,開口說道:「這麼說來娘還得獎勵你了?」

歐陽聽雙一愣,眼神也轉為不解,宓甯繼續說道:「沒事找事去招惹什麼歐陽郡,你爺爺和歐陽飛龍是多年好友你知道嗎?歐陽郡小時候對你這麼照顧,你長大了反而去教訓她,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

「你不是說你為了那本破拳譜和歐陽飛龍吵了一架嗎?」

歐陽聽雙聞言說道,宓甯眼神轉了轉,道:「一碼歸一碼,那本書本來就是要給歐陽飛龍的小孫子,我橫插一腳他自然不滿,不過我想歐陽郡對你還是不錯的吧。」

歐陽聽雙一愣,心中把小禾罵了個遍,當初宓甯和他說完之後,小禾還對他說當時歐陽飛龍在凌龍府大殿里和宓甯大吵了一番,今日看來是事實恐怕不是如此。

歐陽聽雙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娘,我把歐陽郡……」

…………

歐陽裔在後台看著歐陽聽雙頭也不回的跑向凌龍府後方,無奈的搖了搖頭,暗道:「臭小子,惹了禍就想跑。」

不過他見歐陽聽雙對第一的名頭沒什麼興趣,也鬆了一口氣,若是他一直站在擂台上,他還不知道要不要讓歐陽敵上去和他比試。

歐陽裔見此刻歐陽敵已經上台,也點了點頭,自己兒子奪冠,他心中也有些開心。想了想,招來一旁的四名護衛,對著左手邊的兩人說道:「你們兩人去宓甯夫人屋內,看好四少爺,不要讓他回比武堂來,知道了嗎?」

「是!」

「你們兩個去飛龍長老的住處,將今天的事和他說一下,對了,講明緣由……算了,你就說過些時候我會親自去他屋中閑談,叫他先不要生氣,知道了嗎?」

「是!」

歐陽裔鬆了口氣,擺了擺手,讓他們下去,左手邊兩人走時,歐陽裔還吩咐道:「如果四少爺一定要到比武堂來,你們一定要托住,最起碼要爭取的兩炷香的時間,和他說族規是不允許一人多次上台搗亂的,明白我的意思嗎?」

「是!」

…………

台下,剽悍男子搖了搖頭,說道:「唉,這小子雖然看上去確實實力不凡,不過這性子也太過輕佻了吧,昨日對小媚,今天對那個女子,真是個徹頭徹尾的紈絝子弟啊。」

青媚依舊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麼。台下依舊議論紛紛,地火堡、野狼閣眾人依舊在商討著些什麼,看上去對這突然竄出來的歐陽聽雙興趣很大。

…………

「什麼!」宓甯眉頭一挑,恨鐵不成鋼的看著歐陽聽雙,歐陽聽雙撓著頭,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

「你說說你,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剛剛做了件讓我開心的事,你就又給我捅出個簍子來,你讓我說什麼好?」

歐陽聽雙擺擺手,道:「我這不是為了你嗎,誰叫你一句話不說清楚,害我誤會了歐陽飛龍。」心中想到:「還多花了兩枚回氣丹,一百點券就這麼沒了。」

「哼,你的意思是這還怪上我了?」宓甯將臉撇過去,不再看他。歐陽聽雙急忙說道:「沒,都是我的錯。」

「哼,你知道就好。還有,你說我一句話不說清楚?那我問問你,你什麼時候突破到下氣境的?那柄刀那裡來的?還有你的刀法是跟誰學的?」

歐陽聽雙一愣,急忙走到宓甯身旁,貼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