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十三章 萬蛇谷

第三十三章 萬蛇谷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897

第二日一早,歐陽聽雙就被府中喜慶的慶賀聲吵醒,迷糊著起了身,來到凌龍府中部,只見來道賀之人絡繹不絕,歐陽裔正和幾人在一起說說笑笑,府中好不熱鬧。

似乎地火堡、散人幫、野狼閣和萬蛇谷四方勢力都有派人來,又想起昨天的風舞,「或許還有其它人也說不準。」

歐陽聽雙心中想著,反正他誰都不認識,也懶得去管這麼多,比試定在下午,歐陽聽雙早就打定主意在比試上要歐陽郡好看,此刻也沒擔心什麼,往宓甯屋內走去了。

時間很快過去,萬蛇谷的人由一黑衣老人領隊,王翼冷笑著在歐陽家年輕一輩里暗自打量著,他弟弟王蛇有一張陰沉的臉,看上去就陰測測的不似好人。

台上歐陽裔說完場面話,招了招手,就有人開始放煙火慶祝起來。此刻,歐陽聽雙拉著宓甯在台後坐下,說道:「娘,我說過今天要給你個驚喜,你就等著看吧。」

宓甯心中早就知曉,不過還是故作驚奇的說道:「是嗎,那娘就等著瞧了。」

歐陽聽雙信心滿滿的站在宓甯身前,望著前方涌動的人群,心中暗自期望起來。

「好了,現在要參加比試的人準備上台。」

歐陽裔下台之後,歐陽成上台主持,只見他淡淡的說道:「按照規矩,只要能在台上連守五擂不輸,就算是贏得了這次的比試,成為我歐陽家年輕一輩第一人,現在誰想先試試啊?」

台下一陣鬧騰,卻是歐陽家旁系的那些人最先耐不住性子,立馬跳出一人來上台守擂。他們最多不過上蠻境修為,上去沒兩下就被人打下來了,怎麼可能連守五擂,不過幾炷香的時間,台上的人就換了一批又一批。

寒伯在台下對著風舞說道:「歐陽聽風要忍不住了。」

果然,歐陽聽風見台上眾人修為如此之低,早已躍躍欲試起來,奮力一躍,跳上台來,對著身前的旁系弟子拱拱手,兩人就開始比划起來。

不出十招,歐陽聽風一腳將那旁系弟子踢出場外,他用的卻是一套黃階中品拳法,大開大合,倒是很符合他的身材。

歐陽聽風在台上洋洋得意的擺擺手,有些欣喜的用眼神在台下找到風舞,風舞無奈,只好投去一個歡喜的眼神。

歐陽聽風心中大喜,暗道要好好表現,畢竟西部四大家族的勢力卻是比歐陽家大多了,他自然想要攀上這根樹枝。

又上來一個旁系弟子,歐陽聽風毫不費力的守下了第一擂,台下的王蛇早就迫不及待的說道:「哥,就讓我去教訓教訓那歐陽聽風,上回我把歐陽聽雙打得半死不活,這回收拾了他,嘿嘿……」

王翼眼中閃過一絲譏諷之意,笑著說道:「好,這麼一來歐陽家出醜就出大了,不過你才剛剛突破下氣境,一切都要小心。」

「放心吧,一個上蠻境的廢物有什麼好怕的。」王蛇不屑的撇了撇嘴,大步流星的往台下走去,走到一半,對著主持人歐陽成說道:「這位前輩,聽說這次歐陽家族慶准許前來參觀的其他人上台指教,不知是真是假?」

歐陽成早就察覺到他的舉動,眼中閃過一絲憂色,但嘴上還是說道:「不錯,我歐陽家卻有此規矩,若是你是代表萬蛇谷來向我歐陽家子弟指教的話,可以上台。」

「好。」王蛇聞言大喜,迫不及待往台上走去。

站在歐陽聽風的面前,先笑著拱了拱手,說道:「在下萬蛇谷王蛇,這裡見過聽風兄。我和你弟弟歐陽聽雙還有過一面之緣,不知他有沒有和聽風兄提起啊?」

歐陽聽風臉色一怔,遲疑的說道:「原來是你。」

王蛇臉色露出一絲冷笑,慢慢將背後的一個小棍子取出,將其伸展開來,卻是一桿硃紅色的長槍。

卻說萬蛇谷就是以槍法出名,不過王蛇的這桿搶槍頭早就被磨平了,似乎專門就是為了切磋而用。

王蛇看著手中被他磨平的長槍,這是昨天王翼特意交代的,畢竟他們在歐陽家的地盤上,終歸不能不給歐陽家面子,若是把人打成重傷,歐陽家追究起來也不好辦。

「就靠這桿槍好好的教訓你。」王蛇暗道,歐陽聽風此刻見他取出武器,想了想,也從懷中拿出一雙獸皮手套來。

剛才歐陽家旁系眾人使的大多都是各式不一的煉體拳,他不好意思用手套欺負眾人,這才赤拳上場。這比試之中卻是不限武器,不然那些學了刀劍的人豈不是大大吃虧。

將手套帶上,歐陽聽風規矩的拱了拱手,王蛇也笑著還禮,兩人氣勢一沉,就要動起手來。

後台的歐陽聽雙眼中異色一閃,看到王蛇竟然上台,暗中叫好,想道:「好,上次你給我的,這次我就連本帶利的還給你。」

想著,對著身後的宓甯說了一聲,也就自顧自的往比武台台下走去了。

走近,見王蛇已然和歐陽聽風開打起來,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歐陽聽風完全不是王蛇的對手,卻是發覺王蛇似乎已經突破到下氣境了。

「這樣看來你是想藉此來讓我們一家出醜嗎?」歐陽聽雙暗暗想到,「哼,以前沒實力也就算了,不過這回竟敢如此囂張,等等就別怪我心狠了。」

歐陽成此刻卻早就察覺王蛇的修為,眼神之中早已浮現出焦慮之色,卻是不知等會要怎麼圓場,「唉,真是廢物,歐陽連城的面子全讓你們給丟光了。」

歐陽成暗芒一聲,暗自思索起來。而擂台下的風舞此刻眼中也有嘲諷之色浮現,對著身旁的寒伯說道:「寒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