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三十二章 風舞

第三十二章 風舞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897

「郡姐姐,歐陽聽雙他們住在那兒嗎?」黃衣女子指著遠處一間小屋,問著身邊的高挑女子。這人卻是歐陽郡,不知何時被黃衣女子遇上了。

「是啊,我也好久沒到這邊來了,父親吩咐過我們不許來這邊打擾宓甯夫人休息,歐陽聽雙則住在北邊靠近長老休息的地方,我們都不常去那裡,所以我們不常見面的。」

歐陽郡笑著說道,只見她面容姣好,有一種極為精緻的感覺,身材又十分高挑,穿著一身綠衣,一副幹練的樣子。

「對了妹妹,你去之後可要好好說話,雖說連城叔叔和你父親是八拜之交,但宓甯夫人對人極為冷漠,就算是你,她恐怕也不見得會給好臉色的。」

黃衣女子點點頭,有些瞭然的繼續往前走,歐陽郡停住腳步,說道:「好了,我就陪你到這兒,我該去藏經閣了,你就自己前去吧。」

「知道了,謝謝姐姐。」黃衣女子笑著施了一禮,暗道這歐陽家總是有個能入眼的角色了。

歐陽聽雙此刻卻是吃過午飯,有些無聊的正往宓甯這邊趕,當初比試之後就前往藏經閣找了一本黃階中品的「蓮步身法」來修習,雖說手中的儲物戒中有一本玄階中品的身法,但練功總要循序漸進不是嗎。

他平日里不去練功房修鍊,也沒人教導他什麼武功招式,唯一能指導他功法的也只有藏經閣的歐陽天。這本蓮步身法也是歐陽天推薦的,當時歐陽天一眼看出他已突破至下氣境,吃驚之餘也就准許他拿一本身法去練,歐陽聽雙這才得到的這本蓮步身法。

歐陽聽雙有些發愣的想著:「剛剛看完的天青鬼眼第一層居然需要八千點點券,這才是第一層,我看比當初的蠻龍訣還要貴,到底要不要花這錢呢?」

撓撓頭,他早已花了六百點券突破了蓮步身法的第一層,這蓮步身法僅有三層,突破至第三層卻是需九千五百點券,當時想了想卻也沒有繼續下去,而讓他煩惱的卻是這天青鬼眼。

歐陽聽雙心中想著,眼睛不自覺的往前一撇,卻發覺有一黃衣女子正要走入自己母親的院子,臉色一變,大聲喊道:「站住!」

黃衣女子聞言不知所措的轉過身來,歐陽聽雙沉著一張臉走近,不悅的問道:「你是誰,不知道我娘喜歡清靜嗎?還不速速出去。」

黃衣女子一愣,從來沒人敢這樣和她說話,但聽眼前這高大男子的語氣,似乎就是自己要找的歐陽聽雙,故而壓住心中的不喜,臉上擺出一個笑臉,問道:「請問你是歐陽聽雙,聽雙哥哥嗎?」

「什麼聽雙哥哥,你少給我套近乎,快走。」歐陽聽雙眼睛一瞥,不耐煩的說道,卻是無視了她的美貌,一副極為不耐煩的模樣。

「你。」黃衣女子一陣氣急,從來沒人這樣對待過他,不說她的身世,光她的外表就引得無數男子爭相追捧,而到了歐陽聽雙這裡,似乎卻沒得到半分優待。

雖說心中氣急,但始終記著風聞所言,故而苦苦壓制著體內的情緒,沒有爆發出來,耳旁傳來一聲輕咦,卻是歐陽郡聞言又折返回來,問道:「堂弟,你也在這嗎?」

歐陽聽雙轉眼一看卻是歐陽郡,早就對他們一家人沒什麼好感,退後一步,一隻腳前傾微微彎曲著,雙手抱胸,一副紈絝子弟的做派,說道:「怎麼是你?歐陽飛龍沒教過你我娘不喜歡見客嗎?這兒是凌龍府深處,你們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你就是這麼和姐姐說話的?」歐陽郡心中也是一陣氣急,之前歐陽聽雙雖然對她也沒什麼好臉色,卻也從未這般說話。而歐陽聽雙心中卻想道:「以前你修為比我高,還各種慫恿我干那些傻事,這回我定要讓你好好出醜一次,讓你知道我歐陽聽雙的厲害,再給歐陽飛龍一點厲害瞧瞧,敢擠兌我娘……」

歐陽郡見歐陽聽雙一臉不屑,以為他如今修鍊到上蠻境,翅膀硬了,故而冷笑道:「堂弟你可別以為連城叔叔帶你跑到什麼靈地修鍊之後,就覺得你天下無敵了,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歐陽聽雙卻不想和她磨嘴皮子,說道:「你們有完沒完,說夠了就快走吧。」

「哼。」歐陽郡瞪了他一眼,說道:「這位是連城叔叔八拜之交的大哥風聞的女兒,這次是專程來拜訪叔母的,你還不讓開。」

「哦,風聞的女兒?」歐陽聽雙一愣,卻是聽歐陽連城說起過,「這倒是有聽過,不過堂姐,那是我爹的結拜大哥,和你有什麼關係,你瞎摻和什麼?」

「你這混蛋!」歐陽郡聞言大怒,大大的睜大她英氣十足的丹鳳眼,怒視著歐陽聽雙。黃衣女子此刻心中雖然氣急,但依舊覺得歐陽聽雙有些與眾不同,心中發怒的同時還有些好笑。

「至於你,我管你是不是那什麼風聞的女子,我娘不喜歡別人來看她,你們還是走吧。」

「可是。」黃衣女子一愣,卻不想這麼無功而返,想了想,見歐陽聽雙始終不肯讓路,眼神一轉,大聲喊道:「宓甯夫人,在下風舞,是風家少族長風聞的女兒,此行特來拜見叔母。」

歐陽聽雙眉頭一皺,正要發難,宓甯此刻卻打開了屋門,淡淡的說道:「雙兒,算了,放他們進來吧。」

風舞轉眼一看,卻看見一美艷婦人站在門邊,只覺她風姿無雙,雖說自己也相貌出眾,但比起她來只覺黯然失色。

愣了會神,急忙對著她行了一禮,而歐陽郡此刻也喊了句「宓甯夫人。」,宓甯回身往屋內走去,歐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