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二十一章 疑惑

第二十一章 疑惑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600

「這些就是我帶來的古董了,公子是否滿意?」中年男子小心的說道。

歐陽聽雙驚奇的摸過這幾件物件,卻發覺這幾樣東西年代似乎非常久遠,天刀系統給的點券也極高,光是面前這三件丹瓶,就有六百之數。

看著瓶瓶罐罐總計十多樣東西,外加幾個奇形怪狀的石頭,歐陽聽雙點了點頭,道:「可以了,你們兩人最好快些出城去。雖然有我在迎風閣不敢輕舉妄動,不過出城之後就不好說了,乘現在他們肯定沒安排妥當,你們快快回家吧。」

「多謝恩公!」中年男子點了點頭,又想跪下。歐陽聽雙急忙又制止了他,暖蘇也盈盈施了一禮,表示謝過。

「你們身上有錢回去吧?」

「有有,恩公無需費心。」

歐陽聽雙點點頭,中年男子也不顧其他東西,拉著暖蘇收拾了屋內的包袱,就對著歐陽聽雙拱拱手,重重謝過,直接出城去了。

歐陽聽雙見兩人走後,急忙走到古董處,呼出天刀系統,撫過這些古董。只見歐陽聽雙手上忽然傳來一陣吸力,瓶瓶罐罐的所有東西都被他的右手吸入,瞬間桌上就變得空蕩蕩的,只留下一小堆不被吸收的灰塵。

打開天刀系統,此刻其上早有六千多點券了。歐陽聽雙心頭一喜,加上黑市收來的五百多點券,今日收穫倒是頗豐。

急忙回到家中,和小禾說了兩句,之後將自己屋內的古物全部充入天刀系統之中,隨後就往葯閣處去了。

第二日,歐陽聽雙有些發獃的躺在床上,他昨日便以發現了任務框里多出一個任務,而且也已經完成了,也就是暖蘇父女之事。

「初入江湖贖身: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你見迎風閣暖蘇身世可憐,應允帶她脫離迎風閣和父親一同回家,成功則自動獲得兩枚破賬丹,失敗則扣除十五年壽元。」

物品欄中早就多出兩枚破障丹來,如今也用不著它們,不過留著也好以防萬一,此刻歐陽聽雙正細細看著天刀系統中的商城。

商城中早就多出許多丹藥來,最讓他在意的便是七轉增氣丹了。

「七轉增氣丹,服用周期,四十九天,每隔七天提供五千五百點經驗值,最後一次附帶破境作用。服用之後藥效之內無法繼續服用其他丹藥,但其中藥力可以被其他外力所影響或增強。註:此丹需要下氣境才可服用。」

嘆了口氣,看來這丹藥現在是沒辦法服用了,如今手裡多出如此之多的點券來,是否該考慮將五虎斷門刀升至第三層呢?

之前心中不停念著,不過到現在又有些不確定起來,「反正現在也用不到刀法,不如再看看?」

心中想著,也就沒急著將五虎斷門刀提升。門外突然傳來腳步聲,雖然極輕,但如今歐陽聽雙修為達到上蠻境,聽力自然極為敏銳。

門被推開,歐陽聽雙急忙起了身子,卻發現是宓甯。宓甯拿著一件布包,在歐陽聽雙身旁坐下,問道:「雙兒,昨天你去幹嘛了?」

「啊?沒幹什麼。」

「是嗎?那今天迎風閣的人為何送來這東西?」

宓甯打開手裡的布包,露出一尊古樸的佛像來,看得出是一件名貴的古董。

歐陽聽雙見被宓甯發現,只好撓了撓頭,也不覺尷尬,躺回床去,說道:「或許是迎風閣的老闆不敢得罪我,就派人來送這東西來了。」

「哼,你什麼時候對這東西這麼感興趣了,我聽小禾說你還去搜集那些不乾不淨的東西,是不是真的?」

歐陽聽雙看著宓甯不滿的雙眼,沒辦法,只好如實說道:「我不過是玩玩嘛。」

「玩什麼玩,那東西也是能玩的?小心沾染上什麼晦氣!」宓甯罵道,「人家碰都不碰的東西到你這還變成寶貝了,說,藏哪兒了?快給我丟了。」

宓甯橫了他一眼,把佛像放在桌上,就開始在歐陽聽雙的屋子裡找了起來。

歐陽聽雙不理她,自顧自的起了床,穿好衣物,走到桌邊摸了摸這佛像,天刀系統立馬提示這佛像能值一千兩百點點券。

點了點頭,這佛像通體透黑,十分古樸,卻是正兒八經的古董,可不是自己找的那些雜七雜八的破爛玩意。看來迎風閣的老闆也捨得花錢,竟然將這東西當做賠禮送了過來。

歐陽聽雙想了想,這東西恐怕不止一千二百兩金票,是不是要轉手賣出去呢。可是這樣一來這事就麻煩多了,畢竟自己之前表現出對古董極為感興趣,現在又將這麼一件珍品轉手賣出,要是被人知道了,就會惹人懷疑。

「還是直接充入天刀系統吧。」歐陽聽雙打定主意,將佛像放好。看了宓甯一眼,見她還在各處翻著,慢悠悠的喝了口茶,所有東西早就進天刀系統了,他還希望宓甯能多翻出一兩件呢。

宓甯正找的心煩意亂,抬眼一看歐陽聽雙竟還坐著喝茶,氣不打一處來,走近歐陽聽雙,氣道:「你這臭小子,到底把東西藏哪裡去了?」

「娘,你就別找了,東西不在府里,你就歇歇吧。」歐陽聽雙站起身來,為宓甯倒了杯茶,扶著她坐下,道:「好了,喝杯茶消消氣。」

「哼,你娘就是這麼被你氣老的。」宓甯氣鼓鼓的喝了一口,卻沒有罷休。

「我娘可是靈雲城第一美女,怎麼會老呢。」歐陽聽雙討好的說道,捏著宓甯秀氣的肩膀,道:「那些玩意都丟在府外了,怎麼會帶進來把晦氣傳給你呢。」

宓甯白了他一眼,道:「我可不怕什麼晦氣,就怕你接觸那些骯髒玩意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