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七章 勝負

第七章 勝負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467

擁擠的人群中分出一條道來,歐陽聽雙毫無表情的走近。卻說他望著這場面心中有些發憷,畢竟前世是個宅男,哪裡見過這種場面。

緊緊按住刀柄,順著人群之中的通道往前走,還好馬上就到了擂台,不然他連走路都感覺有些彆扭。

一步一步慢慢走上台去,努力的想要放鬆下來,可惜不論他怎麼克制自己,那股緊張感依舊如影隨形,揮之不去。

歐陽工看著歐陽聽雙,眼中譏諷之色一閃,就連上台都搖搖晃晃,還談什麼比試。只見他身形一動,猛地就跳到了台上,對著歐陽聽雙拱拱手,說了幾句客套話。

台下,一名長發抱劍男子眼中失望失色一閃而逝,他卻是歐陽連城派來保護宓甯的侍衛,此刻被宓甯吩咐來此保護歐陽聽雙。

比武堂角落裡,一個穿著輕便,留有山羊鬍的儒雅男子搖了搖頭,對著一旁的穩重中年男子說道:「可惜了,這歐陽聽雙就是在家族中都表現的這麼懦弱,區區幾十個人盯著他,就緊張的氣喘吁吁,真是廢物一個,不堪大用!」

中年男子笑了笑,道:「族長真是多慮了,像他這種人放在族中混吃等死就是了。你看他雙眼無神,還帶著一分焦慮和恐懼,周身一點氣勢都沒有,這場比試還沒開始,就已經輸了一半。」

說著嘆息的搖了搖頭,「真是可惜,想想當初的歐陽連城,再看看這小子,真是有些搞不懂啊。」

「哼,要真的是龍生龍,鳳生鳳,那西部四大家不就屹立不倒了。只是這小子是誰的種不好,偏偏是歐陽連城的兒子,這就有些難辦了……」

儒雅男子嘆了口氣,似乎對這件事有些擔憂,不停的捋著他的山羊鬍,眼神也從擂台上轉到了遠處,不知在想些什麼。

歐陽工笑著拱了拱手,拿著烏鐵棍擺好架勢,最後說道:「堂弟小心了!」

歐陽聽雙將背後的百鍛刀取出,雪白的刀身似乎吸收了周圍所有陽光,只有刀刃處閃閃發光,似乎鋒利無比。

歐陽工皺了皺眉,望著這柄寶刀,心中驚奇的嘆嘆了一聲。畢竟刀法不是主流,莽荒大陸盛行的也是劍道,類似什麼刀槍棍棒都是小眾武器。

若不是劍法入門較難,加上如今在蠻境中無暇去練招式,他也不會使這烏鐵棍,看著歐陽聽雙拿出一把刀,歐陽工心中不屑一笑,「就算是神兵利器放在你手裡也不過是一堆爛鐵。」

看著歐陽聽雙還有些心不在焉,歐陽工絲毫不遲疑,手中烏鐵棍一轉,直直的往歐陽聽雙打去。

這棍棒自然在攻擊距離上有優勢,加上蠻境修士早就不似常人,力大無比耐力非凡,就算是打上幾百回合也不見得會有力衰之勢。若是對刀法一知半解,恐怕根本就無法從他的棍下前進半分。

歐陽聽雙抬手,用刀背一挑,將烏鐵棍挑開,刀身之上傳來一股巨力,百鍛刀差點脫手而出。

歐陽工眉頭一挑,道:「原來堂弟晉入中蠻境了,我說當時怎麼敢接受比試。不過堂弟,中蠻境里也有上下之別,你還是認輸吧。」

歐陽聽雙不言不發,手中百鍛刀一閃,瞬間朝著歐陽工砍去。歐陽工嘲諷似的笑了笑,往後退了一步。他就是要發揮這烏鐵棍的攻擊優勢,只要歐陽聽雙突破不了自己的攻勢,只能一直處於下風,被動挨打,他可不信初入中蠻境的歐陽聽雙力氣有他足。

歐陽聽雙見歐陽工又一棍打來,這回直接使出五虎斷門刀砍了上去。只見他往前一撇,將烏鐵棍打開的同時瞬間提刀猛砍,一下子就化守為攻,絲毫停頓都沒有。

歐陽工一愣,沒想到他的刀法如此犀利,連忙抽棍防守,還好他修為比歐陽聽雙強些,各方面也比他敏銳一些。在五虎斷門刀的攻勢之下堪堪能護住周身,不過看上去也是搖搖欲墜的樣子。

台下抱劍男子眼中浮現一抹不可置信之色,而在角落的中年男子也驚奇的發現歐陽聽雙一經施展刀法,整個人煥然一新,就像換了個人似的,此刻猛地出現一股十分中正的陽剛之氣。

「怎麼會?」中年男子喃喃地說道,只見歐陽聽雙刀式大開大合,手中寶刀如同狂風驟雨般打擊著面前的歐陽工,而歐陽工則是一艘顛簸不已的小船,似乎下一刻就要傾倒下來。

連忙招呼了一下身旁發獃的儒雅男子,道:「族長,你快看,這小子的刀法是跟誰學的?」

儒雅男子回過神來,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輕呼一聲,「這不是五虎斷門刀嗎?這小子使的怎麼這麼純熟,莫非他時間都花這上面了?」

低著頭想了想,搖了搖頭,道:「不對,族中喜愛使刀的人本就不多,教那小子武藝的武師都不會這門刀法,這套招式是誰教他的?」

中年男子苦笑著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曉,看著刀勢越來越猛烈的歐陽聽雙,本被他認為不值一提的歐陽聽雙,此刻隨著刀法的展開身上的那股剛正之氣卻愈來愈強,一股腦就要把面前的歐陽工碾碎。

而此刻台上局勢早已有了變化,歐陽聽雙疾風般的刀勢一頓,見歐陽工還傻傻的扛著烏鐵棍呆在原地,猛地使出一招「白虎跳澗」,身子往上傾斜幾分,跳了起來,百鍛刀高高揚起,眼神不自覺的閃過一絲殺氣,刀勢犀利萬分,似乎就要將面前的歐陽工一刀兩段。

而歐陽工眼前一花,只見歐陽聽雙近在咫尺,鋒利的雪白刀刃似乎預告著他的死期,眼中閃過一絲絕望之色。台下中年男子驚呼一聲,暗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