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刀系統 >第一章 歐陽聽雙

第一章 歐陽聽雙 (1/2)

小說名稱《天刀系統》 作者:心動一  更新時間:2017-12-16 19:23  字數:3476

靈雲城,凌龍府中。

這是一間狹小的房間,只有內里一處卧室和用帘子隔開的客廳,但裝飾還算不錯。此刻床上有一名消瘦青年正虛弱的躺著,身上各處都纏繞著白色繃帶,其間猩紅點點,似乎受傷不輕的樣子。

不知過了多久,青年終於喃喃的呻吟一聲,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烏黑的眼眸透露出的儘是無力之色。

似乎聽到了什麼,有人撩起帘子連忙走了進來,帶著一股香風,青年只覺一雙熟悉的溫潤雙手捧著自己的臉頰。

「雙兒,你怎麼樣?」

年輕男子的眸子轉轉,頭頂之上是精緻的黃色絲綢包裹著的木質床沿,現在半張美艷的臉龐出現在他眼中。最為特別的是一雙似水柔波般的媚眼,右眼之下還有一圈淡淡的紫色晶石,此刻正緊張的看著他。

「叫你不要去古龍堡參加比試,你怎麼會是他們的對手?」

略帶責怪的語氣,流露出的卻是濃濃的擔憂之情。青年此刻聽了女子的話,又緩緩閉上了眼睛,不知何意。

女子愛撫的摸了摸他的額頭,道:「你等著,我叫侍女幫你上藥。」

隨著女子示意,幾名穿著統一的侍女走入,十分熟練的一同幫著男子換起葯來。不過這幾名侍女表現的都很冷漠,或者說帶著一絲絲厭惡。

這在其他人身上似乎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何況他是凌龍府的嫡系四少爺,歐陽連城的二公子。不過如今卻真的出現在他眼前,在這種最有表現機會的場合,這幾名身份低微的侍女卻連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顧自的忙活著手上的事,仿似她們眼前的青年和死人無異。

青年男子名叫歐陽聽雙,前些日子是他二十歲的成人禮,按照習俗,他要去古龍堡參加試煉,完成歐陽家特有的狂血洗禮,才能真正算作歐陽家的武士。

不過他天賦只能算下等,甚至可以說是下下等。二十年來養尊處優,雖然每日有無數上等的凶獸之肉補給身體,有各種葯浴來打磨身體骨骼,但修為一直都是下蠻境的程度。

就算是普通的靈雲城武夫,到二十歲的年紀也差不多有下蠻境的實力,這還是他們絲毫不打磨筋骨,單單憑著西部地堡人強健的體魄和血脈達到的。

若是和他一樣,每日都有充足的肉食和藥物,不說那些天資縱橫之輩,就算是中等天賦的普通弟子,二十歲達到上蠻境不足為過。

可惜他歐陽聽雙是出了名的玩物喪志,從來不肯踏踏實實的練武,到最後不自量力參加試煉,被萬蛇谷的王蛇打的重傷而歸。

歐陽聽雙看著眼前的侍女一個個低著頭,耷拉著眼瞼,看都不看他一眼,更別說像以前那樣笑臉相迎了。

心中默默的嘆了口氣,在這以武為尊的世界,實力便是一切。就算他是凌龍府的四公子,以他的表現來看,連最低賤的侍女都不會給他好臉色看,因為在她們眼中,歐陽聽雙就是凌龍府里那個混吃等死的人。

只要他家人一倒,他也就會立馬滾出這裡,要麼在靈雲城裡痴痴傻傻過完一生,要麼就死在城外。畢竟一個下蠻境的人,在靈雲城中就是個普通人,普通到只能在城中打打雜,連城都出不了,城外的一隻雪狼就能瞬間撕裂他。

歐陽聽雙嘆了口氣,要不是他十歲那年從地球上猝死,不明所以的到了這個叫莽荒大陸的地方,完全不知情況,渾渾噩噩的過了好幾年,按著這具身體的原主人的修鍊進度,不說上蠻境,中蠻境還是綽綽有餘的。

當初他初來乍到,對周圍事物只有好奇,加上他在地球時是個孤兒,沒享受過這種錦衣玉食的生活,自然是想買什麼買什麼,想玩什麼玩什麼,徹徹底底的當了一回紈絝弟子,就這樣過了四五年,修鍊也荒廢了這麼久。

之後當他意識到實力的重要性之後,為時晚矣,同輩弟子都達到了中蠻境的地步,而他則在下蠻境滯留了四五年,修為也沒有寸進,等到他重新開始修鍊,為了熟悉當初的武藝,又花了年許的時間來重新學習。

好在當初他的玩物喪志成為了他之後許多事的理由,和母親宓甯說了之後,她幫著找了幾名武師,重新學習之後修鍊才終於重回正軌。

不過身體早就鬆懈下來,之前鍛鍊出的各種肌肉早就退化,他的修為也掉到了下蠻境的最底端,又花了兩三年的時間修鍊回之前的狀態。

閉上眼,想到宓甯,心中卻泛濫出無盡的愧疚之情。他前世沒有享受到的,今生卻都彌補上了,母子之情也是他最珍惜的,宓甯對他也很好,只不過這些年來她不知為了自己操了多少心,頂了多少壓力才讓家中繼續維持自己的藥材供給。

可惜他對練武和爭鬥都只有回憶,根本就沒有任何實戰經驗。所以不僅修鍊一道進展緩慢,與人切磋也是勉勉強強,毫無招式也言,前世自己完完全全就是個宅男,怎麼會做得來這種事!

此刻藥材換好了,侍女低著頭緩緩離去,宓甯又走近,坐在床旁,關切的看著他。

「覺得怎麼樣了?你手骨都被打碎了,那個王蛇下手實在太狠了,要不是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估計他要打死你都是有可能的,我不是說讓你放棄那個名額嗎,為什麼還要去參加?」

歐陽聽雙看著母親有些後怕的眼神,心中動了動,起了一股說不明的心痛之意,參加這次比試還是為了宓甯。

乾涸的雙唇動了動,慢慢的說道:「沒什麼,娘你去忙自己的事吧,別管我了。」說完,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