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都市最強地師 >第五百六十四章 大山歸來

第五百六十四章 大山歸來 (1/2)

小說名稱《都市最強地師》 作者:岱嶽峰  更新時間:2018-09-15 00:34  字數:3655

從貪狼衛回到城主府,秦遠詢問了一番,見到沒有異常事情發生,於是就去看望胡小仙。

來到胡小仙的房間,見到她一身清涼夏裝,一雙修長**邁動,正在練著某種功法,騰挪起躍,輕盈矯健,光潔的小額頭上沁出點點汗水,精緻的臉蛋白裡透紅,素顏之下卻似施了一層粉底又塗了兩抹胭脂腮紅。

她美麗而靈動,就像是一隻嬌俏可人的精靈。

「你瘋了?昨天剛受傷,今天就練功,不要命了?」短暫的失神之後,秦遠勃然大怒,三步並作兩步,上前就要將胡小仙攔下。

胡小仙蠻腰扭動,避開秦遠雙手,香風拂過他的鼻尖,飄然遠去。

「咦?你的傷勢好了?」

秦遠仔細看著胡小仙,她剛才的動作輕盈無比,柔滑順暢,沒有半分凝滯,根本看不出曾受過重傷,可是這怎麼可能?

胡小仙像是一隻蝴蝶般飄然落地,笑道:「不要用你們人類的體質來思考我們妖類,況且你面前的這位體內可是經過畢方神性洗禮之人。」

「這畢方神性這麼神奇?」

秦遠恍然大悟,但猶自帶著不可置信,前幾日他在天劫之下受傷,躺了許久才得以活動,胡小仙受的傷勢要重上數倍,僅僅一天一夜的功夫,竟然痊癒了,這著實讓人驚嘆。

胡小仙笑著道:「不僅僅傷勢癒合的差不多,修為也增長了幾分。說來還要感謝你,若非你帶回來畢方妖血,我也不可能發生這般天翻地覆的變化。」

「其實最該感謝的是邵老師,要不是他,我們現在都將不同。」秦遠想起了邵老師,又想起了陸小觀,不知道他們現在如何,又在何方。

「嗯,的確要感謝邵老師。」胡小仙點了點頭。

忽然之間,寬敞明亮的房間之中出現了一陣安靜,油亮的紅木傢具反射著幽幽暗淡光澤,清風掃過窗外翠竹,「沙沙」而響,兩人互相對視,氣氛有些尷尬又有些旖旎。

自從昨日那場惡戰之後,自從雙唇間印上的那兩片滾燙之後,秦遠便感覺心中多了些東西,對胡小仙的感覺變得難以明了起來。

「想不想聽聽虎哥的審訊結果?」秦遠打破了這安靜的氛圍。

胡小仙像是掩飾著什麼,轉身坐回桌前,扭過頭來時已經是小女孩般笑容滿面,道:「當然想知道,這幾個王八蛋可沒讓本仙子少遭罪,虎哥怎麼審的,快跟我講講。」

秦遠將周嘯虎如何審訊,那大凌遲術如何霸道,以及他們吐露的信息都講了一遍,他與胡小仙之間沒有什麼可隱瞞的,據實而講。

胡小仙聽完之後,卻是沒有長出惡氣的爽快,而是嘆道:「真不知這郝夫人是怎麼想的,一件玩物,卻時時刻刻為了玩物的主人著想,若是她當時聽了我的話,那她的命運將會完全不同。不說風光滿面大富大貴,但至少也是鮮花掌聲不絕,自我燦爛綻放。」

「有些人被強女~干,被強出快感,且樂此不疲,深陷其中難以自拔,命運對她很悲哀,但她的麻木不仁更加悲哀!」

秦遠搖頭說道,有些人便是這般的可憐可恨,從正常人的角度來看,當真難以明白。

「對了,那個叫老海的『特務』,你心中有眉目嗎?修行界中的事務弄得跟地下黨打特務一樣,我活了這麼多年,聽到不少,但還是第一次見到。」胡小仙說道。

「特務再狡猾,不也被我黨一網打盡了嗎?哈哈,很多人都說暗處的敵人才是最可怕,我倒是覺得既然要隱藏在暗處,那就說明他們心裡虛著呢,只要找到他們的命門,不用全力,輕輕一擊,就能將他們徹底摧毀。」

秦遠分析說道。

胡小仙想了想,接受了秦遠的理論,說道:「你找到這老海的命門了嗎?」

「他的命門很簡單,就是他自己,只要抓出他來,大刑伺候,一天不成十天,總會交代。」秦遠淡淡說道,頗有古時那掌管刑罰的酷吏的勁頭,說到這裡,他又稍稍思考一番,道:「至於這老海是何方神聖,姓甚名誰,我心中已經有了懷疑人選。」

「哦?」

胡小仙眼睛一亮,問道:「莫不是這萊城市修行界首富金贏,金大財主?這金贏從一開始就不安分,於彪之死也與他脫不開干係。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個無利不起早的傢伙,把金家大公子抓回來,一方面的確是因為他們有些能耐,但你更多的是看到了金多是金贏的兒子,想留在手中做籌碼吧?」

胡小仙的確聰慧,透過表象看本質,看清楚了秦遠耍地手段,然而秦遠卻是搖頭,道:「金贏就是老海的可能性有,但是很低。老海既然是十方宗留下來打理暗中盤子的人物,其能力必然極高,而且為了行事便利,還需要有一定的地位與名聲做掩護,那金贏很符合這兩點。」

「那你為何認為他的可能性不大呢?」胡小仙不解的問道。

「因為他太扎眼了!」

「太扎眼了?」胡小仙瞪著大眼睛問道。

秦遠笑道:「是啊,萊城市修行界的首富,又跟十方宗關係不錯,哪怕是個傻子,也會在第一時間猜到是他。所以他基本可以排除。況且這傢伙在我來萊城市沒幾天,就跟我搞事情,你說,他要是那位老海,會這般跳腳頑皮?他又不是他那沒腦子的兒子!」

胡小仙被秦遠的話逗得「噗嗤」一聲,笑靨如花,什麼事情到他嘴裡,總是會說的這般好玩好笑,但又不失道理與邏輯。

「既然不是金贏金大首富,那會是誰呢?」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