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撼神記 >第三五五章 前世假緣分

第三五五章 前世假緣分 (1/2)

小說名稱《撼神記》 作者:江邊柳  更新時間:2017-12-16 17:19  字數:3868

那乾瘦老頭從烏龜殼裡爬出來,長長的伸了一個懶腰,樣貌十分醜陋,顴骨高高凸起,鼻子塌陷,一雙烏龜眼睛大一點點的眼睛往江邊柳和寧畫身看了看,隨後說道:「多謝二位救命之恩,老夫被困在這龜殼裡十多年,以為再也無法見到天日,想不到你不但有純陽真氣,還有龍鱗,真是無造化啊!」

「老先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可以告訴我了嗎?」江邊柳驚訝的看著那老漢問道。。。

那乾瘦老頭深深吸了一口氣,彷彿從地獄放出來的一樣,貪婪的吸著新鮮的空氣,隨後緩緩說道:「老夫拙名王正,自幼跟隨家師修真,十五年前,老夫收了兩個得意弟子,一個叫江嘯天……」

「江嘯天?」江邊柳大聲叫道,江嘯天正是他父親的名諱。

「怎麼了?你有問題嗎?」王正問道。

「沒問題,你繼續。」江邊柳想聽聽他完整的故事。

王正又道:「另一個叫張進,是你未來的岳父。」

「你說什麼?我父親跟張進都是你的徒弟?」江邊柳更是驚訝。

「不會吧?老夫兩個徒弟,竟然一個是你父親一個是你岳父?」王正反問道。

「我叫江邊柳,江嘯天正是家父。」

「對,嘯天的兒子是純陽,老夫差點忘記了。」王正道。

江邊柳頓時『精』神振奮,忙又問道:「師公,請你告訴我,十五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我父親突然入獄,而你卻被人困在這龜殼裡?」

「嘯天有你這樣的兒子,也是造化了。」王正扶起江邊柳,隨後說道:「我那兩個徒弟天賦極高,進步很快,但是張進急功近利,在官場和修鍊都是一樣,最終誤入邪道不能自拔,老夫和你父親多次勸阻無效,十五年前,他設計將你父親打入到監獄,老夫指責了他幾句,他乘老夫醉酒之時,將老夫封在這老龜身,利用八卦把老夫一直沉在那魚池裡。」

「真是喪盡天良,原來我父親是他陷害的!」江邊柳咬著牙齒狠狠的說道。

「前輩,如今你出來了,有什麼打算嗎?」寧畫問道。

「滅掉那孽徒,他心術不正,留在修鍊界,始終是一個禍害!」王正道。

「師公,你放心,他跟我有世仇,又在羅家莊要殺畫兒,我早發誓要取他項人頭,我不會讓他活在世。」江邊柳眼睛裡冒著火,說道。

「你捨得傷害你那嬌滴滴的未婚妻?」寧畫鼓著眼睛不屑的問道。

「管不了那麼多,我一定要殺他,我發過誓的!」江邊柳道。

「她不是你的未婚妻,一切都是張進設計的,一切都是假象,騙了三外公,騙了龔蘭,也騙了你江家。」王正突然冷冷的道。

「什麼?你說曼秋跟我定下的娃娃親也是張進設計的?那麼,她根本不是我前世的救命恩人?」江邊柳驚訝的問道,頭搖得像潑『浪』鼓一樣,臉『色』蒼白,原本以為腋下有一個腥紅胎記的榮慧是他前世的恩人,後來發現那是榮龍人為塗去的,現在遇到曼秋,兩人不但從小定了親,曼秋的腋下還有腥紅的胎記,並且有一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銀『色』耳墜,已然是前世的恩人無疑,怎麼可能還是假的?張進設了一個好大的局?幾乎控制了自己的一生!如此說來,自己前世的救命恩人根本還沒有出現?

想到這裡,江邊柳不知道是喜還是悲,如果曼秋不是自己前世的恩人,那麼他可以毫無顧忌的跟她說清楚,與她斷絕戀人關係,從而全心全意的跟寧畫在一起,可是,誰才是那個前世的恩人?她還會不會在自己的生命里出現呢?為什麼自己非要受那個前世的恩情羈絆?如果那前世恩人出現了,是否意味著要放棄寧畫?可是他現在絕對不可能離開寧畫,他的一切都無寧畫綁在一起了,他也答應了一定要娶寧畫,那是他第二次承諾一個『女』人要娶她!他斷無可能再去傷害寧畫!他想起了算命先生跟他講的那個情劫,情劫,果真如此痛人心肺嗎?

「十七年前,他生了一個『女』兒,是現在的曼秋,曼秋剛出生不久,我親眼看見他在『女』兒身點了一個胎記,我當時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直到三年後才得知他是為了爭奪十九年後的純陽真氣,他為了掩人耳目保守住自己的秘密,打傷你父親,將我封印在這老烏龜身。」江邊柳正在深思不解時,王正又說道。

江邊柳渾身顫抖著,突然想起在龔家村時,二傻子看到曼秋不停的說假貨來了,原來二傻子早已『洞』穿了玄機!可惜自己當時沒有領會他那話里的的意思,如果早知道,或許不會傷了曼秋。

江邊柳想了想,盯著寧畫說道:「畫兒,未婚妻的事情已經清楚,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跟你在一起了,她不是我的前世恩人,雖有婚約,但我可以退了那婚約!」

寧畫挽起他的手臂,淡淡的看著他,心裡也涌過一絲興奮,畢竟他找到了退婚約的突破口。

「師公,時過境遷,你剛出來沒有去處,不如你到我飄雲觀分舵去居住,我明日一早去找張進算這一筆賬,反正他看到『花』園被人動了,也會想到我的。」江邊柳道。

「不,我跟你一起去,我要親自收了那個孽徒。」王正說道。

三人在海邊聊了幾個小時,天將亮時,三人來到張府『門』前,張進已經起來了,正目瞪口呆的站在『花』園裡,看著八卦已經被人顛倒,老龜也被人救走,頓時癱軟在地,一頭冷汗冒了出來,見江邊柳帶著王正走了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