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太初殿下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太初殿下 (1/3)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8-07-21 05:34  字數:6311

半個星年前,韓東離開辰河。如今韓東再歸來,與眞古蘇翁的初次見面,青袍依舊,神色如常,但開場開口第一句簡直霸氣如斯。

「等會我找他們帝主談談。」

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

平平無奇的清淡語氣。

無論帝主眞古、還是蘇翁、亦或辰河帝國的高層全都被震住了。

有時候,一個人的真正強大之處往往在於細節,為人處事的方式,足可證明一切。

「辰河在上。」

帝主那雙淡金色眼眸,閃過微不可查的驚異之色,差點忍不住胡思亂想的猜測,剎那間又收斂思緒,不露異色。

「人族殿堂的尊貴天才,統稱殿下。」

「而殿下,又分為恆沙、原始、太初等三個級別。據我所知,韓東是原始殿下,應該命令不了一個帝國的帝主。」帝主心思萬千,只是不動聲色的迎向韓東。

蘇翁也是如此。

真論起來,蘇翁所知不多。

他畢竟天資隕落,很多事情根本接觸不到,所以只知天才之尊貴,不知殿堂天才也要分等級。

帝星氣層之外,無數人垂手佇立。

只有眞古、蘇翁兩人迎向韓東。緊跟著,便聽到蘇翁唏噓道:「韓東殿下。僅僅過了半個星年而已,你竟然已經是恆宮級了。」

「一般一般。」韓東笑了笑。

恆宮級絕不是終點。

他晉陞恆宮級的同時,意識節點正式突破一萬數目。這象徵著天才級別邁過重大關隘,韓東不再是原始天才,而是一名太初天才。

當然。

殿堂尚未承認這個。

所以此次休假結束,韓東打算回到荒古殿堂薪火區,立刻闖一闖薪火山,直接升入太初星門,得到更好的修鍊栽培。

隱藏,隱瞞,沒有絲毫意義。

身在人族殿堂,就要全力以赴,享受應有的待遇。

而蘇翁不清楚這些事情。

他走到韓東面前,仔細看了看,好言勸道:「我個人建議你以後晉陞境界還是儘可能的平穩舒緩。一時之快,萬萬急不得,先鞏固境界,穩固以後再晉陞,免得中間出了差錯。」

「恩,確實如此。」韓東神色微動的應道。

他心中自然明白:蘇翁之所以當面提醒,是因為蘇翁當年有過晉級時刻犯大錯的慘痛經歷。

漫長歲月之前,蘇翁在寰宇古國成為星光級恆沙天才。

臨近加入荒古殿堂的時候,聽信旁人謠言,蘇翁誤信恆宮級加入殿堂可以使起點更高的荒謬說辭。再加上種種緣故,蘇翁著急晉陞恆宮,結果出了大失誤,天才級別掉落,終生無法晉陞虛洞級。

晉陞之時,若有差錯,其後果確實不堪設想。

譬如星光級到恆宮級,半能量化變成通透能量化,實乃生命層次的躍遷。中途出了問題,導致境界有缺,哪怕人族的至高存在也沒辦法扭轉這等生命本質的缺陷。

念及此處。

韓東點了點頭:「我以後會注意的。」

「唉。」

蘇翁喟然長嘆一聲,沒再多言。

此時目睹韓東的自信從容,流露面對整片星空的篤定膽魄。

他不由得追憶起當年往事,愈加慨然,愈加悔恨,愈加感到兩相對照之餘、內心產生悵然若失的複雜滋味。

試想……

假如自己沒有天資隕落……

又何苦縮在辰河帝國,又何嘗不會如同韓東這般的瀟洒自在……可惜蘇翁不知。假使天資猶在,他最多恆沙天才。

這一刻。

蘇翁觀察韓東,韓東也打量著蘇翁。

事實上,早在啟程來到辰河帝國的核心帝星之前,通過星際網路,詢問帝主眞古,韓東就已經知道了蘇翁目前境況。

提前查清楚,也不費事。

何必非要到了帝星再問。

辰河帝國只是國力弱些,並沒有那麼落後。星際網路時代,信息互通有無,哪怕蔚藍地球也不至於信息閉塞隔絕。更何況一個貨真價實的星空國度……經過了解威爾龍冬帝國的來意,韓東只感到啼笑皆非。

側著身揮了揮手。

韓東關閉亞空間航行器的合金艙門。

緊跟著。

萬眾矚目之間,三人飛向辰河帝星。

「我這次來,打算逛逛帝都。」

韓東笑呵呵的注視帝主眞古,又看了看蘇翁。

與往常不同。

今日蘇翁沒有赤著上半身,反而穿上紅色戰鎧,顯得魁梧雄壯,猶如歷經滄桑的戰場將軍。

「蘇翁。」韓東打趣道:「看來你的魅力已經驚天動地了,居然惹來另一個恆星系帝國的密切關注。嘖嘖,這是真愛,跨越星系的婚約。」

「我哪有什麼魅力。」

蘇翁一怔,旋即苦笑。

搖了搖頭,他又吁了口氣,哪怕真愛也沒用。玩夠了玩累了之後的真愛,誰都不願意要。

再者,蘇翁的情況比較特殊。這輩子無法晉陞虛洞級,壽命只有尋常恆宮級的一半多些,偏偏實力可以媲美最弱虛洞級。

簡言之。

蘇翁等同一個有著固定壽命期限的虛洞級戰力。

估計威爾龍冬帝國看在這點,才非要訂婚聯姻。

蘇翁猜得出來,帝主眞古則更加通透智慧:「絕不是蘇翁你想的那麼簡單。恐怕威爾龍冬帝國打算動手了,將周邊帝國納入威爾王室體系。」

「什麼,不至於吧?」蘇翁震撼的看向眞古,不敢信。

帝國與帝國之間,有爭端。

但基本都是天余帝國與辰河帝國的對峙類型,很少有吸納屬國的事例。

「怎麼不至於。」

眞古沒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