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七百二十章 原始爭奪的殘酷(上

第七百二十章 原始爭奪的殘酷(上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8-07-10 01:55  字數:3203

今日起,韓東名傳原始星門。

……

此言絕非虛妄,亦非預言,乃是真真切切的事實。

要知道,絕大多數的原始天才終其一生根本沒辦法升為太初。

所以在原始星門修鍊結業,也在原始星門內部廣交熟識好友,將原始星門當成天才港灣、輝煌平台、以及寄託人生起始信念的里程碑。

有人在這兒戀愛,組成家庭;有人在這兒拉幫結派,日後離開原始星門就要組構勢力雛形——原始星門充斥著形形色色的原始級人族天才。

隻身修鍊比較少。

獨來獨往也很少。

眾人基本認識,就算不熟悉,也不會陌生,相互間皆有聯絡方式。

也正因此!

原始星門入口處、山峰中間,數千名原始天才的親眼見證,就是一縷瀰漫寰宇的微風,捲起萬重波瀾,吹動數之不盡的漣漪。最後化作颶風過境般的燾燾星風,吹拂整個原始星門。

名為韓東的原始天才!

他尚且處於適應期,直入五層薪火山!

重要的是,韓東的闖山過程簡直摧枯拉朽,只用一個瞬息左右!

誰能不震動,誰不能驚奇,尤其以凰禾與白髮青年的微妙心情最複雜,彷彿煮透的雜食火鍋。

至此。

雖然達不到『無人不知』,但韓東絕對算是『聲名鵲起』。

……

與此同時,原始星門,處處響起驚詫聲音。

諸多原始天才根本沒有聽過這個陌生名字:「就算凰泉也沒這能耐吧,韓東到底什麼人,有什麼背景?」

「什麼?只是普通帝國出身?我以為是類似古國皇子的尊貴身份,快給我看看資料……初入薪火區,歸為原始級,韓東在原始星門還不滿一個星年。」

「兼修靈魂意念與生命基因的複合星光級,複合修鍊者不少,但在薪火區卻非常之少。這韓東同時維持兩條修鍊體系的天才級別,並且有顯著進步,恐怕有升入太初星門的紮實潛力。」

隨著聲名傳揚,韓東資料也傳開。

實際上,假如是一個隱修多年的原始天才,眾人不會驚詫震撼,或許會感到莫名慰藉。然而,韓東的資料、經歷與闖山的瞬間景象,彷彿最圓滿的組合。

無懈可擊。

挑不出半點毛病與缺陷。

哪怕再怎麼驕傲的原始天才也要承認韓東不凡:「服了,服了,妥妥一個標配的太初天才啊。難怪薪火區經常警戒我們不要小覷這片星空。」

以往,韓東仰望星空精彩。

如今,星空之萬千精彩,韓東成了其中的一部分。

原始星門,沒人撒謊,虛假謊言幾乎不存在,與地球華國互聯網不同。所以眾人第一時間就認可了韓東實力,有爭論,有期待。

「無論如何,韓東不可能媲美得了凰泉。天才級別的增高,主要依靠晉級時的生命升華。」

「看著吧,靜靜看看。」

「韓東離開薪火山,估計往我們這邊來了。原始爭奪戰也快要開始了。」

……

除了原始星門,極少數消息靈通的人也都收到消息。譬如薪火區恆沙星門的寰宇古國皇女、琴鸞。

琴鸞總歸貴為皇女。

就算寰宇古國歷經光族事變,但底蘊仍在,僅僅只是更換,對整個古國的影響沒有那麼大。單論身份,琴鸞與南象寸相同,只是皇室底蘊差了些。

彼時。..

收到消息的琴鸞,正在彈奏。

她坐在高山瀑布之上,捧著通訊聯絡器,與歸為原始星門的閨蜜嘰嘰喳喳聊了好一會兒,樂得不行,唇角勾勒得意笑容。

「我們古國的韓東,太生猛了!」

「光族事變帶給寰宇古國的影響尚未完全消失。幸好韓東不是出身皇室……哼,雖然韓東闖山的信息只局限在原始星門,但等到原始爭奪戰開啟,整個薪火區都能看到他呢。」

叮咚,叮咚,她輕輕搖擺,捧著雪白如玉的瑰麗琴器,纖纖玉指演奏行雲流水的曲調。

恰如大江向東流。

琴聲越來越悠揚、婉轉、清脆。

……

薪火區、預備級修鍊城池。

辰河帝國眾人透過虛空,望向原始星門:「原始爭奪戰即將開幕。據說會有虛空投影,讓我們有機會親眼目睹原始天才的強橫……你們說說,韓東殿下應該會參加吧?」

「不清楚。」

「也許會,看著吧。」

為首的白角青年徐徐搖頭,獨角時而停滯,時而轉動。

不止他,也不止辰河帝國,預備級修鍊城池的千千萬萬人們都在翹首以待的仰望淺紅虛空,等待虛空投影,映照原始星門景象。

——

事實上,最先得到薪火區公式化例行通知的,正是執事人烏俞。

叮咚。

聯絡器響起聲音,但他沒看。

再怎麼重要的事,又怎麼比得上韓東想要闖山然後參加原始爭奪戰。

「不知韓東殿下什麼打算。」

「沒有五層薪火山的水準,根本沒有希望的。」烏俞拿著高帽,懶洋洋的躺在莊園正門口,曬著雙子恆星的光熱,聞著奇花異卉的淡淡芬香,腦海思緒空蕩蕩。

不贊同,不阻攔,不置可否。

他晃了晃十米高帽,站了起來,遙望原始星門正中央。

……

時間一點點流逝。

原始星門正中央。

這是遼闊的淺紅虛空,偶爾有虛空流星經過,點綴虛空顏色,襯托成千上萬的原始天才匯聚此處,頗有些黑雲壓城城欲摧的壓迫,激烈難言的競爭目光在半空交織碰撞,甚至激起空氣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