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五百四十章 我想再喝一次

第五百四十章 我想再喝一次 (1/3)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8-05-10 17:12  字數:7201

??8??oQ?/?F?+?\_L?? S?d?8eU?4U死戰,這是生死存亡的最終決戰。

一旦獲得勝利,也就註定了鬼怪死盡、妖魔滅絕,此戰必將成為定鼎千秋萬古的輝煌之戰。所以無論中間多麼艱難,漫長,沒有人催促或者焦慮。

所有人默默祈禱,希冀期盼。

但是。

即將獲得勝利、看到曙光之時,情況發生了巨變!

世界各地的人們,無論習武人士還是奇異人士,無論普通人還是位高權重的官府,全部的目光聚焦在了冰雪覆蓋南極洲。

……

美堅國南部區域、一間門面五顏六色的酒吧。

酒吧屏幕變成了衛星圖像,黑白膚色在這裡安靜匯聚,其中四五個打算端起酒杯慶祝的年輕男女,手臂僵硬,臉色定格。

「我的天哪!那,那條蛟龍怎麼變得這麼大?」

「昂起的頭顱穿透雲霄,東方華國的至尊韓東竟然難以力敵!」一個棕色捲髮年輕人發出驚呼,臉色驚駭,心靈顫抖。

他們大約明白。

此次死戰的最關鍵,名為鷺回的星空生命出手了!

哪怕隔著封印,也能激發並且暴漲蛟龍之力,同時壓制韓東,令其幾乎失去了抗衡之力。

酒吧寂靜極了,再也沒有以往喧囂。

壓抑氛圍籠罩,坐著的人一點點站起身,看著衛星畫面中愈加慘烈的搏命廝殺,眼眶不由自主的濕潤了。

「不!」那棕色捲髮年輕人攥緊了鋁製啤酒罐,手掌青筋暴起,眼睛充滿了紅血絲:「華國至尊韓東肯定能贏!一定能贏!」

「糟了,他被打落冰川了!」

「哦上帝啊,整個冰川都被巨大爪子按成粉碎。」

年輕人們低聲尖叫。

他們聲音壓得輕微,昏暗酒吧中的畫面光芒,照在所有人的焦灼臉龐,盡皆感到萬分揪心,沒有坐著的,個個肅然起身。

酒吧燈光黯淡,有些凝固。

酒杯發出輕響,異常刺耳。

「站起來。」

棕色捲髮年輕人嘴唇發青,死死盯著沒有聲音的屏幕:「韓至尊請站起來啊!」

……

無論什麼國家,什麼膚色區域,此刻彷彿成為一個整體。

不止是美堅國,包括但不限於英法合國與其餘國家的人們,全都明白只要任意一個至尊騰出手,有機會馳援其餘區域,便是勝利之時。

但同時,絕對不能有至尊隕落!

「糟了,這位年輕的華國至尊被那個星空生命針對了!」

「至尊不能死,華國韓至尊更不能死啊,否則前功盡廢,畢竟法境至尊確實遠遠凌駕於其餘法境,幾乎決定勝負。」

至聖至尊,屹立法境最巔峰。

哪怕普通人也能輕易分辨,因為至聖至尊的廝殺區域,至少波及方圓數千米甚至是萬米,每出一拳都彷彿無數導彈洗地,每次施展法門都有如憾世之擊。

換言之,其餘法境很難參與至聖至尊的搏殺。

「快看!」

「韓至尊從冰川底部衝出,與蛟龍正面激戰!」所有人的目光全都亮了起來,萬眾一心的期盼,彷彿可以穿透屏幕。

……

華國帝都、中央廣場。

廣場巨幕清晰顯示衛星畫面,光芒崩騰的畫面沒有聲音,廣場上也沒有絲毫聲音,萬籟俱寂,無人開口。

「他站起來了!」

「蒼天在上,韓至尊不會輸得。」

熙熙攘攘的人們,時而抿嘴,時而攥緊手掌,如同一樽遵活靈活現的雕塑矗立廣場。

屏幕上。

一道青芒貫通長空,掀翻了巨大蛟龍!

即使通體碧綠、貴為龍類妖魔的上等巨妖,更有星空生命鷺回的幫助,依然不能遮掩韓東的絕世氣概。

聽不到聲音。

可卻有一股感同身受,人們默默看著。

……

江南省、江南市的商業中心。

用於宣傳電影的熒幕,聚集目光,春暖花開的三月份,微風吹拂一個個站在熒幕下方、仰望最終死戰的人們。

「韓東。」

許葭薇愣愣看著。

「韓東一人,就能抵得過所有武術生……他不會輸得,他可是有史以來的最強蓋世啊!」林則凱以及江南學府的武術生湯岳函,也全都匯聚在這繁華萬分的商業廣場。

南極洲的存亡之戰,已經超越習武人士的應對範疇。

法境才能參戰,才有資格、有武力決定人類的生死存亡。哪怕稱號序列盡數出動,也扛不住巨妖隨意一擊。

這一刻,全世界為法境而矚目,為韓東而動容!

哪怕最終輸了。

這也是垂青萬古的一戰!

許葭薇以及林則凱等人,哪裡想過平時接觸的韓東,情商不算太高的韓東竟然在此時扛起重任,肩負關鍵性的意義,為整個人類爭取一線生機。

「韓東已經扭轉了局勢。」

「雖然其餘法境很難干涉至尊廝殺,但只是很難,不是沒可能!奇異至尊亞瑟魯克已經佔據上風,或許可以等他,等亞瑟魯克馳援韓東!」

林則凱目光亢奮,激動,許葭薇雙手握在胸前,攥的發白。

而屏幕中的染血青袍,緩緩飄落冰雪之間,那般顯眼,那般寂靜,韓東再次長身而起,與蛟龍巨爪碰撞在了一起。

天地間充斥光芒!

無形衝擊波,綿延數萬米,衛星圖像看的尤為清楚,彷彿龐大光圈誕生了,整個商業廣場發出低呼浪潮,心臟都被就進了。

關鍵在於韓東實在太年輕。

所以令人們既有驚嘆,也有一絲絲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