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君臨星空 >第五百二十九章 看今朝碧空如洗

第五百二十九章 看今朝碧空如洗 (1/2)

小說名稱《君臨星空》 作者:風消逝  更新時間:2018-05-06 01:39  字數:4042

全場寂靜,僅有韓東的淡然聲音。

圓柱形狀的主席台,其實類似於巨塔閣樓,中間可以站人,最頂層可以登高遠望,一覽眾山小。

眾人站在中段,望著韓東。

「這雨,今天下不了。」

這麼一句簡短聲音,彷彿劃破滿空烏雲的雷霆,令全場眾人錯愕,完全摸不著頭腦。

下不了?

儘管韓東貴為法境尊者,可總歸是人不是神明,豈能掌控得了天地萬物的自然運轉?

況且科技先進,人類早就對於天地有了基本認知。

天圓地方是謬誤,古老仙神開闢世界是遐想,所謂掌管雷雨閃電的仙人壓根不存在……人類存在地球表層,地球只是太陽系中的一個生命行星,浩瀚宇宙星空中的渺茫微塵。

簡而言之。

曾經存在的仙人,無非是當今法境。

華國古代,玄乎其玄的天地秩序便是當今自然界的天然規律,與生命沒有關係,屬於物質的自行運轉。

「韓尊者,您的意思是?」廣南省最高領導忍不住問道,鐵青臉龐有些驚疑不定。

其餘官府領導也都面面相覷,不懂韓東究竟何意。

僅有稱號序列。

融合天地力的稱號序列,猶如生鏽的機械,思維緩緩轉動,心中冒出一個喪心病狂的猜想,可卻怎麼也不敢相信。

人力。

豈能抗衡這片天地。

而在這時,韓東悠然邁步,來到一米見方的窗口前。正處於迷惑的眾人急忙讓出一條寬闊道路,恭謹萬分,不敢怠慢絲毫。

他們紛紛靠在兩側。

哪怕困惑迷茫,但卻絕不犯蠢,明白偉力歸於己身的法境存在,煊赫如神,飄渺如若古代仙人,早已超脫紅塵凡俗。

再用世俗觀念束縛,簡直與尋死無異!

至高無上的力量,蓋壓一切,年齡輩分以及身份地位全都失去了意義。

所以廣南省最高領導、老者並沒有端架子,也沒有質疑韓東為何不回答自己問題,一改往日威嚴,謙恭束手,立在旁邊。

他在廣南省地界,算是位高權重。

而在冠絕當世的韓東面前,實在算不了什麼,老者深有自知之明。

韓東背負雙手,佇立窗口,望向陰雲密布的昏暗天穹。

層層烏雲遮蓋,顯得有些壓抑。高空有狂風呼嘯,偶爾響起悶沉沉的雲層雷音,渲染出了一股壓迫感。

山雨欲來風滿樓,正是如此。

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

單憑人力,萬萬難以抗衡的天地偉力!

「我還記得。」

韓東輕輕開口,吐字清晰。

他的聲音不急不緩,有條不紊,具有令人心安的磅礴寧靜,彷彿世界上沒有什麼能夠改變韓東的淡泊寧靜。

「很久之前,我遇過類似狀況。」

「當時剛剛武者境,初步接觸武術力量,不知天高地厚,不知世間有法境存在。」

「所以沉浮天地間,無能為力。」

「所以心中曾想過,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出拳轟散這遍布天穹的濃厚烏雲。」

韓東有過憧憬,嚮往,至今沒忘。

截至目前,作為入聖尊者,幾乎觸碰至聖至尊層次。因此韓東不想再任憑雨打風刮,電閃雷鳴。

今天。

他想試一試。

聽著清朗淡然的聲音,回蕩圓柱主席台中段,撞在四周牆壁,繼而彈回耳邊,撞擊在了心靈深處……所有人全都啞口無言。

什麼意思?

難道聽錯了嗎?

主要以官府領導們最為錯愕,眼角狂跳,幾乎屏住了呼吸,冷靜儀態再也不復,僅能迷茫看著韓東。

他們不懂,可有人懂。

包括稱號序列、武宗境,盡皆聽懂了韓東的語中真意。

而此時,同為法境的封余易皺眉走到窗前,打量了一會兒陰沉濃厚的天色,不由低聲似相勸:「恐怕至聖至尊全力運轉磁場,才能摧毀這些烏雲。」

「恩。」

韓東頷首。

他不需回首環視,便能輕易察覺全場狀態……官府領導們驚愕,習武人士們緊張,期待……還有站在外界練武場的眾人,抬頭望天,議論紛紛。

唿唿。

似有烏雲從西部天際狂涌,颳起一陣冷風,席捲整個練武場,吹過主席台圓柱,隱隱攜帶一些水汽。

空氣更加濕意,雷聲愈加明顯,降水量極大的暴風雨正在降臨。

韓東一步踏出,紫芒閃耀,從窗口倏然騰起,緩緩登上九重雲霄。

……

長寬各有千米的練武場,十餘萬人匯聚在此,場面空前盛大,甚至熱鬧的喧囂聲音能夠傳出十公里。

可遺憾的是。

高空烏雲漸漸堆積,狂風大作,顯然有暴風雨來臨。

而且看這架勢,絕對不是一般的陣雨。

有人帶傘了,急忙撐開傘,因為隨時都有可能降落暴雨,誰也沒法預知暴風雨來臨的時間……絕大多數人沒有帶傘,登時心底一沉。

說好的萬里無雲呢?

向來準確的天氣預報竟然出錯了?

沒等眾人詢問,手機上紛紛發出重度暴雨的警報,引起巨大練武場的一片嘩然,這麼冷的天氣,被澆的渾身濕透,恐怕要得病的。

「怎麼辦?」

「這雨肯定不小,咱們千里迢迢的過來,可都沒有帶傘啊。」

「對啊,出門在外誰還帶傘?廣達學府的工作人員也沒個解釋,應該讓他們給我提供傘具,要不然躲進教學樓,今天還怎麼看典禮?」

匯聚五湖四海眾人的練武場,議論紛紛。

但卻沒有人抱怨,因為他們寧可挨澆也想目